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 你可以找我帮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回到市里之前,我看了眼时间,上午十一点,估计待会儿到了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刚才被冻得暂时忘了感冒,此时反过味来,那股子闷胀又涌上头来。

    我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也顾不上跟司机瞎扯了,就自个儿忽冷忽热地难受着。

    好一会儿,我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勉强睁开眼睛,拿出手机来一瞧。

    是陆敬修。

    我看到他的名字我顿时跟打了针强心剂似的,倏地坐直了身体,也不管车里坐着谁,直接接了电话。

    “喂,是我。”我的声音不自觉地放轻,还带着点掩藏不住的欣喜。

    车里不知道是谁哼了声。

    陆敬修听到我的声音顿了顿,之后问:“嗓子怎么了?”

    我一时间委屈的不得了,语气也软糯着,跟个求关爱的小孩子差不多:“我感冒了,就昨天淋了点雨,今天早晨起来就不舒服……没吃药,不想吃……现在还有点事,没办法回家休息……我晚上去找你4;149430473794456好不好,你做好吃的给我吃……”

    我说的时候没察觉,等到暂时收了声,才听到又有人哼了声。

    司机大叔才不会这么无聊,估计又是后面那个大佬干的。

    难道是嫌我的声音太大影响到他了?

    真是,就没见过这么难相处的男人。

    不过我也明白公共场合打私人电话是不该太张扬,刚才我就是病的脑子都糊涂了,一听到陆敬修的声音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现在冷静下来,我也要“忍痛割爱”了。

    “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挂了,还有事呢。”我的声音还是软软的,这次多了一点失落。

    陆敬修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他低应了声,然后哑声道:“晚上去接你。”

    我无声笑笑:“好啊,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其实我现在就想见你了。”

    收线之后,我有点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放回兜里。

    偶然一转头,看到的就是司机大叔有点尴尬的表情。

    “姑娘,刚才这个才是你对象啊?”

    我笑容扩大:“是啊,我男朋友给我打的电话,我们感情可好了。”

    “哦,好好好,真好……”

    我心满意足地继续靠在座位上,却是忘了去瞧瞧程易江的神情。

    唉,也不用瞧,不出意外的话还是那副冷淡刻薄的面瘫相,有什么可看的。

    下车的时候,照例还是我付钱,然而大佬却没动身。

    我付上钱之后有些疑惑地回过头,心想着这人又怎么了。

    我试着叫了声:“程总……”

    程易江缓缓地转头看向我。

    我笑笑:“该下车啦。”

    他不说话,亦不动。

    我没办法只好下车,亲自打开后车座的门,俯身看他:“程总,我们别耽误人家司机师傅做生意,快下来啦,下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程易江目光难测地看了我一会儿,好一会儿,接着才动了一下他尊贵的腿,下了车。

    我这人有一点优点,那就是做人很实诚,从来不说假话。

    就算是说那也是因人而异。

    我讲了要带程易江去吃好吃的,那就半点不食言,直接带他去了一家鱼馆,点了几条特新鲜的海鱼。

    “程总,南城的海鲜算是国内一绝,今天带你来的这家鱼鲜做的特别好,你要是爱吃,下次我再带你去吃其他的。”

    刚才我还夸自己不说假话,结果这个时候就破例了。

    我是疯了才会以后再带他出去吃饭。

    程易江也不知道相没相信,反正他从来都是同一个面瘫脸,情绪波动什么的让人半点都看不出来。

    等待上菜的时候,我闲着无事,又不太想主动凑上去跟程易江说话,就自顾自地翻看起手机来。

    其实也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件事,余氏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差了,余淮林近来像是又有什么动作,不知道能折腾成个什么样,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来得及阻止他。

    股价一跌再跌,不出多久,股民手里的持股都会变成一张张的废纸。

    这一行里有个词叫触底反弹,但也是有条件的,不是谁都能被冠上奇迹的名号。

    我看着网上的财经分析,有一篇是专门针对余氏写出来的,题目叫什么《家族企业的兴与衰》。

    余氏是由老爷子一手创立起来,规模虽然比不上那些超大型的商业集团,但是能在南城屹立这么多年不倒,也有它自身的根基和实力在。

    只是这所有的所有,到了今天,都要败在一个人的手里。

    子承父业,有时候就变成了,子倾父业。

    看完之后我忍不住轻叹一声,这一声其实很低,但不知道为什么程易江就是听到了,好像他一直注意着我似的。

    他问:“因为你们公司的事?”声音还是半点不带温度。

    这件事没什么可否认的,余氏什么情况,我相信李显成也会跟他说。

    “是啊,公司的情况有点不太乐观,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垂下眼睛笑笑,“人不都是这样吗,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有的可以迎刃而解,而有的,就只剩下无能为力。”

    程易江没回答。

    我也就是自己感叹一下。

    今天不是谈这些事的好时机,起码得等我脑袋清醒了好好计算一番才能豁出去争取和谈判。

    而且我的无奈和失落,我也并不想对着一个近乎陌生的人展露。

    菜上桌之后,我发挥了一下主人的待客之道,招呼着程易江开动。

    他看上去兴致并不高,我以为他是不喜欢这些东西,胃口不好,刚想说什么,就听到他冷淡却又沉定地说了句:

    “余清辞,你可以找我帮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