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4章 想把他套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接到我的电话之后说是很快就到,还让我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别再着了凉。

    我甜甜地应下来,笑意藏也藏不住。

    收线之后,我便立马收敛起笑容,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浮夸。

    但被有心人看过去,还是招来了非议。

    “余总跟男朋友的感情真不错。”一道掺杂着冷淡和嘲弄的声音传来。

    得,刚才还是余清辞,现在又变成余总了。

    大佬们变脸的本事太强了,我们这种面对大佬的人就得把自己的心脏训练得强一点。

    我轻咳了下,回答:“一般一般,就那样吧哈哈。”

    程易江不置可否。

    我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本来嘛,他看上去有点心气不太顺,估计是看不太惯秀恩爱的行为。

    而我又不能违心说我跟陆敬修的感情不好。

    两相权衡之下,还是不要多解释了,越说越错。

    程易江的司机来的很快,一辆黑色的慕尚,看着竟然有点眼熟。

    不过也正常,看得见买不起的豪车,换谁谁都眼熟。

    司机从车上下来打开后车门,副驾驶座上好像还有一个人。

    程易江要走的时候,我抛却心里所有的想法,只剩下礼貌地告别:“今天跟程总玩的很开心,以后有机会,希望还能带您一块出去转转。”

    中国人讲究客套,不管做不做得到,先把话说的漂亮再说。

    但在国外生活时间长的人,应该是分辨不太清楚的吧。

    程易江闻言凉凉地说:“真的开心?不见得吧。”

    我假笑:“……开心开心,特别开心。司机还在等着呢,程总慢走。”

    程易江又哼了声,对我是一贯的看不太上。

    他抬步离开之前,最后对我说了句:“下次见面的地点,我来选。”

    这句话我还没听得真切,他就已经走远了。

    ……

    等待陆敬修来的时候,我坐在餐馆外面的长椅上,裹紧衣服,冻得瑟瑟发抖,病得迷迷糊糊。

    一天下来,小感冒已经发展成大感冒。

    有事情做的时候还好说,一旦放松下来,整个人就跟霜打了似的,蔫儿的不行。

    有人走到我面前时,我勉强抬头看过去。

    陆敬修也正看着我。

    他今天也是一身黑色的大衣西裤,里面灰色衬衫的扣子有两颗没扣上。

    我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问他:“冷不冷啊?”

    陆敬修摸了摸我的额头,反问我:“怎么坐在这?”

    我整个人更蔫儿了:“我怕你找不到我啊……陆敬修,我们回家吧,我太想回去了。”

    迷糊之间,我听到他低低应了声。

    我现在脑袋已经晕的不行,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摇晃。

    当趴在某个人的背上,手不自觉揽住他的脖子时,某个瞬间我顿时清醒了一下。

    “喂,你干嘛啊……”

    陆敬修稳稳当当地背着我,说话的时候嗓音低沉得不像话:“好好靠着,别说话。”

    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很听他的话,这一次也不例外。

    虽然心脏像是猛地冲上了云霄,被缠在绵软的云彩里,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处。

    到了车前,秦颂打开车门,我的脸贴在陆敬修的背上,有气无力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啊,秦助理。”

    秦颂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余小姐好,刚才陆先生让我快点开车,可是路上实在堵,绕了好多路才过来,您多担待。”

    我听完搂紧陆敬修的脖子:“嗯嗯,没事的。”

    转而我又问某人:“我好像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陆先生。”

    陆敬修似乎低笑了一下:“嗯,你不是。”

    ……

    回去的路上,我的头躺在陆敬修的腿上,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一个劲儿地冒冷汗。

    身上又是忽冷忽热的,特别难受。

    恍惚之间,一只大掌一直在轻抚我的头发,后来又轻轻摸了摸我的额头,替我擦去薄薄的汗。

    然后我听到有人说:“让刘医生来一趟。”

    找医生什么的还是太兴师动众了些,我想让他别这么做,可是哪怕是想说话,嗓子也跟堵了铅块似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好像停了。

    陆敬修将我的头放在车座上,自己先下了车。

    我挣扎着也想坐起身,奈何身上真是没劲儿,折腾了一会儿也没能转个身。

    被陆敬修抱在怀里的时候,我的脸贴在他的脖子上,温温热热的,滑4;149430473794456滑细细的,特别舒服。

    这次我没发问,亦没挣扎,就将自己全然卸在他的怀里。

    而我的心里在想,我怕是真的被这个男人下了蛊了,被他全然蛊惑住了,不然我为什么可以在别人面前像个金刚战士铁打一样,在他面前却半点硬撑不住,只想让他抱抱我,亲亲我。

    我也想抱抱他,想告诉他,陆敬修啊,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像是把所有的爱都倾泻出来,付诸一人。

    ……

    陆敬修说的那个刘医生最后还是来了,还带着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像是助手或是护士。

    他给我量了量体温,又检查了一下其他地方,最后得出结论。

    我这是伤了寒,有点发烧,需要输液,再好好休息一晚就可以了。

    陆敬修这时候站在一旁,听完刘医生的话,他轻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

    我见了觉得有点好笑。

    真是,皱着眉干什么呀,跟个小老头似的。

    后来睡过去的时候,我浑身觉得舒爽了不少。

    手上输着液,身下是陆敬修家特别舒服的大床,盖着的是他的被子,还有点属于他的气味,像是他陪我躺着抱着我一样。

    一整天下来的疲累与难受,从这一刻开始终于慢慢从我的身体里抽离而去。

    然后我想,完了,我离不开他了。

    这一辈子,我都想把他套牢了。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