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到我怀里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觉睡得格外的长,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通身舒畅,舒服的好想伸个懒腰。

    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而且今天是个好天气,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一些,在地上透出斑驳的影子。

    我在床上赖了一会儿就坐起了身,揉了揉有些糟乱的头发。

    现在头不疼了,嗓子不堵了,脖子也松了,真是神奇。

    我掀开被子下床,走出陆敬修的大房间,边揉着眼睛边去洗手间,谁知道还没走到,半路就杀出了个“程咬金”。

    啊不对,是“陆咬金”。

    我看着陆敬修,眯着眼睛噙着笑:“怎么那么看我啊,我现在可好丑。”

    陆敬修的目光还是灼灼,我说完之后,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我面前,倾过身在我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不会,很美。”

    我闻言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

    女人啊就是这样,有时候明明知道是假话,还是忍不住为此动了心。

    他看着还想抱我,我见状连忙退了两步。

    “我还生着病呢,别传染给你。还有,人有三急,你先让让,我要去方便方便。”

    陆敬修:“……”

    这次终于是我让他哑口无言了,哈哈。

    方便完也洗漱完之后,我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来到厨房。

    原本我是想找点东西吃,睡了一晚肚子都空了。

    只是瞧着里面的背影,我便顿住脚步,趴在门框上揶揄地说道:“会做饭的男人简直太帅了!陆先生,给你点三十二个赞,棒棒棒!”

    陆敬修闻言根本没回头,估计是懒得搭理我。

    我也承认太“热情”了些,可在陆敬修这样的男人面前,我要是也那么闷骚,我们两个过得可就太累了。

    我哼着小曲儿来到餐厅等着投喂,没曾想刚一坐下手机就响了。

    手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我趿拉着拖鞋小跑过去,结果看到来电的名字后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犹豫了一会儿,我接通。

    “大哥。”我低唤一声。

    来电的确实是余淮林,而我现在还叫他一声大哥,纯粹是给他面子。

    但他显然不愿意领我这个面子。

    “余清辞,你敢在背地里搞我!”他的这句话,几乎是用尽胸腔的力气吼出来的。

    我不自觉地把手机拿的远了些。

    深呼吸一口气,我说:“不是我要搞你,是你做的事太过分了。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但还不至于完全不掌事。你这么心急,就算把他逼上绝路也在所不惜吗?”

    “当初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余清辞,你别在这里给我假惺惺的,我比谁都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恨不得我们余家人都死!我告诉你,识相点的就给我滚远点!别管我们的家事,不然的话我管你身后有谁,我照样弄死你!”

    要弄死我啊,听起来还真是挺可怕的。

    我不是什么神人,更没有三头六臂,涉及到生死的问题,我也会害怕。

    只是余淮林的4;149430473794456震慑来的太晚了些,要是他早些年这么跟我说,我说不定真会知难而退。

    有钱有势固然重要,但性命还是放在第一位的吧。

    但现在已经太晚了,现在的我已经陷得太深,牵扯的太多,根本没办法一身洁白如初地脱离出来。

    我无声扯了扯嘴角,放低放缓声音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你说得对,我对余家没什么好感,对你们更是厌恶透顶。按理说余家收养了我,我该时刻抱着感恩的心,想方设法地去报答。我现在这样,你说我忘恩负义,我似乎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我嗤笑一声:“可是我大概从来没有说过,我宁愿在福利院里跟人抢食长大,也不愿意吃余家的一口饭,盖余家的一张被。在余家长大的这二十年,我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看不见顶的深井。表面上它可以护我的周全,让我不受一点风吹雨打,实际上它困的我几乎要发疯发狂。很多次我想攀着岩壁爬上去,但爬一步就有人拉我的腿,爬一步就有人踹我的头。于是我就只能继续待在暗无天日的深井,等着发霉,腐朽。余淮林,你可以扪心问问自己,你对于我,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你把我当过你真正的家人吗?不,你把我当过人看吗?你以为给流浪狗喂了几天吃的,等你拿棍棒去打它的时候,它还会在原地等着心甘情愿被你打吗?不可能,起码对于我来说,我宁愿拼死争上一回,也不会束手被你们圈死。你们想把我培养成时时可以抛弃的棋子,我偏要用棋子的身份站稳脚跟。你们内斗斗个头破血流,我偏要渔翁得利分一杯羹。我余清辞,可不是任你拿捏的蠢货,这你应该早就知道了,但你大概没有放在心上。你会想,就这么个小玩意儿能翻出什么风浪,我让她生她就生,让她死她就死。好啊,现在你可以试试看了,看看你让我死的时候,我能不能生……”

    还没等我说完,旁边便有一只手伸过来,拿过了我的手机,挂断。

    我泪流满面地转过头去,看到的人像都是模糊的。

    陆敬修没说话,亦没动作。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模样,肯定特别丑,特别特别丑。

    连我的心,都是蒙了灰的。

    我猛地低下头,眼泪便嘀嗒落下来,落在了光洁的地板上。

    我现在其实特别想抱住陆敬修,想让他安慰我,想从他那里感受到安全感。

    一直以来,我太怕了,太孤单了。

    一个走人生这条路,太难了。

    但我不敢。

    我怕他会推开我。

    知道了我心底里最深处的黑暗,我怕他会厌恶,会退缩。

    然后对我说,余清辞,走开。

    “余清辞……”他开口了。

    我眼泪掉的更凶。

    “到我怀里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