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 怎么可能害他大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声别人先不说,我瞬间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老三,叫的自然就是陆敬修,可陆董事长为什么说他大胆,说他糊涂。

    我看向陆敬修,后者的神情还是淡淡的,并未有任何的动容。

    但越是这样不动声色的他,越是让我觉得没底。

    陆远征的声音落下后,站在他一旁的林婉立马柔声劝道:“远征,先别怪敬修,现在最重要的是敬峰醒过来。”

    女人有时候没办法抵御千军万马,但只要能驾驭一个男人,那她想做的事大多便能完成。

    总之林婉说完之后,陆远征虽然还能见气怒,却已然收住了方才的责问。

    其他人依旧不敢出声,但各色的目光投射过来,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我没再看陆敬修,而是不自觉地向他的身边靠了靠。

    陆敬峰昨晚出了车祸,伤到了头和腿,连夜做了手术,现在麻醉药的效力没过去,他便还睡着。

    我虽然没有离得太近,但老远的已然能瞧见他苍白、没太有人气儿的脸。

    陆远征待了一会儿便起身要走,周围呼啦啦的一堆人也跟着动作。

    我跟陆敬修一直站在外围,他们一动,我们便要让路。

    陆远征走的时候,路过陆敬修的面前停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这位英气勃发的老人,用一种特别痛心疾首的表情说道:“老三,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这次陆敬修没有沉默以对,他望向他的父亲,用不输于后者的沉定气度说道:“不是我。”

    “都有目击者,说撞敬峰的车是你的,你还狡辩什么。”陆远征显然并不相信儿子的辩解,而且我看到他眼里的失望越来越深,像是沉入了深不可见的谷底。

    而他的话,也让我的心跟着直直下坠。

    说撞陆敬峰的车是属于陆敬修的吗?

    怎么可能,就算是,里面的人也绝对不是他。

    我咬紧嘴唇,希望陆敬修能继续解释,跟他父亲说,不是他做的,他怎么可能害他的大哥。

    可没有,他的神情淡漠又肃正,嘴唇却没动,并不欲解释。

    傻瓜,这个时候不说话,不就是默认了吗?

    不是你做的事,为什么要认?

    在陆远征含怒要走的时候,我抓住陆敬修的手,眼睛却是看向前者,一字一句认真道:“伯父,昨天晚上敬修一直跟我在一起。我们、我们一直睡在一起,他根本没出门!”

    此话一出,房间里更静了些,有几个人的脸上还带着些轻讽。

    我也晓得把男女房里的说出来有多难堪,可现今这情形,我要是不这么说,怎么证明陆敬修昨晚并不在场。

    果然,陆远征听完脸色缓了缓,但没有完全相信:“他没去,不代表没有让别人去。”

    “可是世上有谁会那么笨,想要害人性命,却留下了那么明显的证据和把柄。这是您的儿子,您应该比谁都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我没被他的威吓吓退。

    陆远征这下子不说话了,他盯着陆敬修看的时候,竟也顺带着瞧了我一眼。

    就这一眼,我全身的冷汗更甚。

    同时心里想着,这大人物就是不一样哈,随便那么瞥过去,都让人觉得自己被看透似的。

    我费尽全力撑着没退缩,过了会儿,陆远征便走了。

    没留下一句话。

    很快,原本还满满4;149430473794456当当的病房顿时显得空落落的。

    留下的人里除了我跟陆敬修,还有陆敬希和慕萱。

    陆敬希的眉头轻蹙,像是还在为他大哥担心,只是对陆敬修,他也不像陆远征那般责难数落,仅仅是叹了声,道:“父亲是因为大哥的伤伤心过了头,脾气有些着急,你别放在心上。”

    陆敬修闻言顿了顿,好半天才低应了声。

    陆敬希又说,陆敬峰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几乎已经没了心跳,动了几个小时的手术才从鬼门关救回来。撞他的那辆车已经逃逸,送他过来的一个热心的市民说是看到了那辆车的样子,跟警察描述了一下,警察又调出了监控比对。

    陆家在南城什么地位,很多信息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道,很快他们便认出,那辆黑色的沃尔沃是陆敬修刚回国时配的一辆私车。

    沃尔沃算不上什么太豪华的车,尤其是在南城这种地界上,豪车遍地走,大街上同时出现两辆全球限量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那辆车多了个东西,就变得独一无二了。

    陆老爷子信佛,为了归国的小儿子在南城平平安安的,特地去庙里求了个平安福,正正当当地挂在陆敬修的车上。

    当把监控拉近时,那个平安福的模样也清晰地显现。

    所以,即便是没有车牌,陆家人却都晓得,那辆车是陆敬修的。

    但这件事没人跟警察提起过,陆敬希说,是老爷子下了封口令,只要谁敢多说一句,就滚出陆家的门。

    “老三啊,父亲是最疼你的,就算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他也舍不得罚你。”陆敬希叹着气拍了拍陆敬修的肩膀,“现在只等大哥醒过来,到时候你给他道个歉,再去父亲那里认个错,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次陆敬修没应声,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觉得他侧脸的棱角绷得像铁。

    陆敬希走后,我刚想问问陆敬修想留还是走,一直沉默着坐在床前的慕萱却突然走到我们面前,说话了:“老三,能让我跟你媳妇儿单独说几句话吗?时间不会很长,很快我就把她还给你。”

    她说这些的时候微微笑着,并没有因为丈夫的伤重愁云密布,亦或是对身为“嫌疑人”的陆敬修摆什么面色。

    甚至我觉得她都有点娇嗔的意味。

    陆敬修闻言没立刻回答,而是转头看向我,似是在问我的意思。

    我的意思,这样的情况,我好像不应该拒绝吧。

    我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胳膊,声音放得更轻:“你先去外面等等我吧,我跟大嫂说两句,很快就来。”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