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等着他凯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出医院的大门,便将那些压抑和滞闷也抛在了身后。

    外面来来往往无数的人,每个都是行色匆匆,根本没人察觉和在意跟自己无关的存在。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全然无顾忌地握住陆敬修的手,轻笑问他:“现在想去哪?回家吗?”

    陆敬修的脸色还是冷淡着的,听到我的话,我感觉到他的手也微微用了些力。

    “你先回去。”过了会儿,他开口,声音很是沉冷。

    他让我回去,想来是因为现在并不需要我。

    哪怕他遇到了麻烦,哪怕我特别想陪着他,他也不需要。

    平日里我虽然挺黏他,但更多时候,我还是懂得适度和分寸,强人所难这种事,我不常做,更不会对他做。

    我边点着头边收回手,并不表现出失落,脸上还是带着笑意:“好啊,那我先回去,等你有空了,记得告诉我。”

    这次他没回答,脸部的线条依旧绷着。

    我在心里轻叹了声,接着便转身走下台阶,走进人群里。

    我不愿意看人离去的背影,这回就让他看我先走。

    只是还没等我走出几步,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一股大力握住,再然后,猝不及防跌进一个宽阔的怀抱里。

    这个怀抱的主人,我不用去看他的脸就知道是谁。

    我微微仰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先是怔了会儿,接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敬修?”

    这大概是第一次我这样叫他,带着无可言说的亲密,还有平等。

    往日里,我一般“陆敬修陆敬修”地喊他,偶尔想开玩笑了就喊他陆先生,他从来不着恼,也不在意。

    这个时候他的呼吸稍稍有些重,但不说话,就将头埋在我的发间。

    来往的人终于注意到我们这一对的存在。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除了看热闹的,有些年轻姑娘的还捂着嘴笑,带着激动和艳羡。

    我不是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小女孩了,但身处在这样的场景下,不自在是有,可血液里也像是掺进了些教人血流加快的物质。

    虽知道不应该,还是忍不住大脑发热,心头发软。

    我闭了闭眼睛,静默了片刻,也享受了这片刻的亲密和宁静。

    之后,我睁开眼,双手抵在他的腰间,轻轻推了他一下。

    “有很多人看着呢,我是不打紧,可别让他们认出你来。”

    他现在一定程度上算是麻烦缠身,能对他造成影响的可能性,自然是越少越好。

    陆敬修终于也松开锢住我的腰的手,缓缓地站直身体,然后低头看向我。

    我也看着他,他的影像大概是倒映在我的瞳孔里,我多想能将它定格,将它永远存住就好了。

    我对着他笑笑,明知道不太现实,却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他高兴起来。

    “是舍不得我吗?我也舍不得你呢。可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距离产生美’,我们两个整天腻歪在一起也不好,说不定很快就厌倦了,适当的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嗯,你要是有时间,晚上我们就可以相聚。到那时候,你说不定会觉得我更漂亮了,更讨人喜欢了。而我呢,大概会觉得更爱你了。”

    我搜刮肠肚想出这么些肉麻话,为的就是让陆敬修笑一笑,哪怕是假装笑笑也好。

    苦中作乐,否极泰来,人生的路不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走过来的吗?

    只是他这人可真是不解风情,又木讷的很,女人都说这样的话了,他也不给个面子,还是冷着脸,沉着眼。

    他这样,我也装不下去了,嘴边的笑意一寸寸隐去。

    “你应该有事要去忙吧,去吧,别在意我,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们在一起这么久,谁都没有把彼此当成自己的全部。相爱是一回事,自己的人生又是另外一回事。”我稍稍撇开眼睛,“你的麻烦我没办法替你解决,我的责任你也没办法替我承担。我们就去好好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好好地在一起,这样的结果是我想要的,也是最完满的,不是吗?”

    我的话音落下不久,就听到眼前的男人沉哑着声音说了句:“是。”

    就这一个字,让我的眼泪差点决了堤。

    最终坐上出租车离开的时候,我靠在车座上,努力不让自己回头去看,忍住不去看那个男人。

    陆敬修,我宁愿你毫不留恋地走掉,也不想你被牵绊住了手脚。

    哪怕绊住你的那个人是我,我也不愿意。

    以前我总在想,要是你时时刻刻都待在我的身边就好了,我也能时时刻刻地伴着你,你想去哪,我都可以陪你。

    只是慢慢地我发现,这样的想法有多狭隘,多可笑。

    要是你只是个普通平凡的男人,我时时粘着你,也不是不可能。

    但你不是。在你的世界里,只要错了一步,面对的就是深渊。

    甚至你根本不需要走,站在原地,陷阱就已经布好。

    而这些我根本没办法替你招架,它们超出我的承受范围,让我望而生畏。

    于是只能你自己去做。

    你做好了,你才能获得周全,我们也可以有未来。

    因为这些,在察觉到你对我鲜少表露的依赖和脆弱时,我才会狠心将心里的悸动全都抛开,那样不留情地推开了你,转身离开。

    4;149430473794456我常说你不解风情,其实我也是。

    或许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数着感情过日子的场景太不真实,我们唯一能做,唯一应该做的,只有拼搏和向前。

    拼一把,赌一把,才有赢面。

    我用手摁了一下眼睛,上面酸酸疼疼的,好在没有眼泪。

    动不动就哭出来,真是太没出息了,我自己都觉得丢脸。

    陆敬修的女人,可不能这么没出息,这么丢脸。

    我得好好的,好好地去做好属于我的本分,然后再等着我的男人回来——

    等着他凯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