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0章 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先回了一趟自己的房子,洗了个澡,又找出套干净舒服的衣服换上,之后片刻未停直接出了门。

    余家那边的事不能再拖了,最晚这几天,我一定要做出个了结。

    跟陆敬修在一起,我也不能太怂不是。

    我先去的地方是老爷子的病房,听护工跟我说,老爷子近来的情况已经比较稳定,医生说可以准备出院了。

    老爷子出院也好,时时往医院跑,我也觉得不方便。

    我来到病房外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一点钟,都快要吃午饭了。

    不过我并不觉得饿,也不想吃东西,就想来看看能不能尽快帮老爷子把出院手续办好。

    只是我没想到,就在病房的门口,我见到了一个绝对想不到会来的人。

    沈嘉安。

    他看到我的时候,也有点惊讶。

    “清辞……”

    我缓步走到他面前,虽然有点意外,但表现尚算得上轻淡:“你怎么来了?”

    “哦,我、我来看看姥爷。”他有点结巴着解释。

    我点点头,想着来探望就探望吧,反正余家现在这个样子,谁来,谁不来,都没什么所谓了。

    我想推门进去,沈嘉安却先一步拦住我。

    他握着我的手腕,我便有些凉意地看向他。

    “对不起,我有点着急……”他连忙撤回手。

    “没事,”我轻吸一口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聊吗,这里有点不太方便。”他小心地提议。

    我其实想跟他说,面对我的时候不需要这样瞻前顾后,也不需要太过小心翼翼。

    只要放下了过往,彼此坦然客气地相对,我是不排斥跟他像普通朋友一样聊聊天的。

    但这样的话说出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以后我们不会经常见面,见了也不会多说什么。

    之后我们还是换了个地方,来到了高干病房专门辟出的一个休息区。

    沈嘉安坐在我的对面,双手放在桌子上,有些不安地交握在一起。

    他的表现自然让我联想到了一些可能性,比如:“是跟佩澜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

    沈嘉安闻言怔了一下,而后忽然抓了一把头发,像是苦恼焦躁极了:“她、她现在变得有点多,跟以前很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有点不敢面对她……还有,她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也找不到她,想来想去,只能来医院,看看姥爷能不能知道她去了哪里……”

    沈嘉安说的并不连贯,还停顿了很多次,看得出他是真的方寸大乱,真的没办法了。

    而他的话,也着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其实从余秀琳被收监之后,我就再没关注过跟她有关的消息。

    无论是她本身,还是她的儿子,她的女儿,我都已经将其排除在了我的生活之外。

    我本来也以为,余秀琳跟江峥出事之后,江佩澜有沈嘉安的陪伴应该没什么事。她那样一个娇生惯养不经事的大小姐,遇到了这种事,应该会哭一哭,或是伤心一阵子,但生活还是会继续下去,沈嘉安也会好好照顾她。

    但是、但是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沈嘉安不会骗我,这种事他没必要骗我。

    那就是真的了。

    我在心里迅速地思量了一下,也思量了很多,最后才定了定神问:“她离家多长时间了?”

    “四天。”

    四天……

    “为什么不报警?”这都可以构成失踪案件了。

    “我以为她是心情不好,想出去散散心,没想到她会离开这么久。而且……而且我家里人也不同意张扬,怕……”

    “怕你们沈家媳妇失踪这件事张扬出去,坏了你们家的名声。”我冷笑一声,替他说完。

    沈嘉安已经将十指插进头发里,胳膊撑在膝盖上,低下头,显得无比懊悔。

    “我知道是我没用,当时我没用,失去了你,现在还是没用,保护不了我的妻子。可是清辞,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妈妈常年多病,我不敢让她受一点刺激。造成的这一切,我只想好好去弥补……对你,你早就已经不需要我了,对你最好的补偿,就是远离你的生活,我也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么做。对佩澜,我承认,我之前会跟她在一起,是有一些说不出口的原因,但现在我愿意跟她好好生活,会一辈子照顾她,做一个好丈夫。”

    曾几何时,我将沈嘉安视作最好最有担当的男人,他可以学业社团工作两不误,可以处理好跟每一个人的关系,大家都很喜欢他,对他很信服。

    而后来他毫不留情离我而去的时候,这份认知也随之坍塌。

    都说信任一旦出现裂缝4;149430473794456,就再也没有修补的可能。

    多年来我对他也一直打心底里瞧不起,厌恶。

    事到临头就始乱终弃的男人,有什么可取之处。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现在这一刻,我竟然能理解他一些了。

    一个人存在于这世上,往往不只有他一个人,牵扯到的会有他的家庭和身家。

    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真的可以抛却一切的干扰,只遵从自己的心意来吗?

    不可能的。

    以前的我或许可以做到,可现在,我也有了放不下的牵挂。

    那个人不喜欢的事,不喜欢的人,我大概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远离。

    想的又远了。

    我轻叹一声,收回思绪,让自己继续说江佩澜。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找到佩澜。我可以帮着问一下余家的人,你去找找她的朋友同学。最晚今天晚上,如果再找不到人,立马报警。”

    沈嘉安闻言抬起头,先是愣了会儿,之后连连点头应下:“好,好,我这就去办。”

    “不用太担心,人会没事的。你们以后,也会好好的。”

    我放缓了些语气,声音里应该也掺杂了些安慰。

    现在最难受的人就是他,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往人的心口上撒盐,更不会冷嘲热讽地去博得什么快慰。

    而与此同时,我的心底里慢慢浮起一层不安。

    人真的会没事吗?

    以后……真的会好好的吗?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