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他的妥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骂出来之后,我听到自己的心“咚,咚,咚”地跳个不停,跟打鼓似的。

    说实话以前我从没跟人这样吵过架,哪怕是气得不行了,充其量也只是把自己气出个内伤,表面上还是能忍着。

    但对程易江,我是实在忍不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对陆敬修之外的其他人,向来缺乏耐心和宽容,更何况我跟程易江不熟,一点都不熟。

    程易江在那边沉默良久,沉默到我都以为他挂了电话。

    我不确定地看了眼手机屏幕,发现还在通话中。

    又过了会儿,他倒是终于开口了,声音比方才愈发沉寒:“余清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长吐出一口气,语气尚有生硬:“我知道。程总,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得到应有的尊重。我不是你的下属,更不是你的债务人。换句话说,我并不听命于你,更不欠你。”

    ”谁说你必须听我的,谁说你欠我的了?“他冷冷地、不带好气儿地反问。

    我却是被噎了一下,这人,话说的是真好听,但你做的那都叫什么事儿啊?

    你是没明着说,但你做的桩桩件件可不都是使唤我,可不都是瞧不起人吗?

    我暗暗咬了咬牙,思忖着到底是继续跟他呛下去还是“悬崖勒马”。

    但凡是有半点可能,我都是4;149430473794456想“和气生财”的。

    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听着程易江的声音,这财我就不想取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尚在犹豫间,最先开口的人竟然是程易江。

    最先示弱的人……也是他。

    他突然放缓声音,说:“在我身边的人,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我不尊重他们。”

    我暗哼一声,那是他们碍于你的权势,不敢说。

    他接着道:“你跟我说了,以后我就会注意。”

    这次我没忍住问道:“程总真的能改?”

    “能改。”他回答,听不出真假。

    不过他这样的人,也没必要跟我说假话吧。

    之前程易江给我的感觉,那就是霸道得不能再霸道,骄傲得不能再骄傲。

    让他认错,或是让他低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可现在这不可能的事儿真真切切发生在我眼前了,我又有点接受不了了。

    我开始反思,是不是我做的过分了。

    或许程易江真的就是那样的脾性,不是故意针对我,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而我劈头盖脸地把人骂了一顿,他却没劈头盖脸地再骂回来,怎么说都是我有点理亏。

    我这个人一大优点就是知错能改,有时候叫能审时度势,既然程易江都主动给了个台阶下,我也不至于端着强硬到底。

    我轻咳一声,斟酌着说:“既然程总都这么说了,我那就决定相信您一次。还有,我也要道歉,刚才我说的话有点冲,您别介意。”

    这番话说的很有妥协的意味,也不算是妥协,是他先服的软,我再顺着台阶下来的。

    而程易江也像是要略过这个话题,他转换了一下语气,变得比方才还要轻和了些:“如果你明天没时间,我们可以改天再约。”

    我明天其实还没安排,刚才会那么说,无非是怒气上头赌气说出来的。

    到了现在,我便决定实话实说了:“我明天有空,可以跟您见面。地点就像上次说的,由您来定吧。”

    “好。”过了会儿,他低低应了声。

    现在的我对程易江基本算得上一无所知,除了见到过他这个人,对他的过往,他的背景,他的一切都无从知晓。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当我知悉了他的本质,他的全部,我才明白,他这个人啊,真真切切就是那种霸道无理的性子。

    跟别人服软,向别人妥协?

    狗屁!

    ……

    回到家的时候,我边去换衣服边捶着脑袋。

    今天这一档接一档的事儿,让我真有种疲于招架的感觉。

    只是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松懈的时候。

    我迅速地洗了个澡,之后就去到书房,开始整理一些资料。

    余家的事,终于到了要彻底清算的时刻,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而越是逼近结果,越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还有不会被轻易扰乱的心神。

    这一晚我睡得很早,因为我还惦记着明天要赴程易江的约。

    今天闹出这不愉快的一出,我心里总是存着个小疙瘩,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也存着个小疙瘩。

    如果明天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当面说道说道,毕竟是要合作的伙伴嘛,坦诚点总是好的。

    要是有可能,我还要跟他申明一下,我跟人合作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他交待给我的事,如果太过出格,我也不能答应。

    只是最后的事实证明,我想的这些略有些多余。

    因为我根本没能见到程易江的面。

    在赶去约定地点的路上,一切都还正常。

    真正让事情偏离轨迹的,是一通陌生来电。

    准确点说是陌生的号码,而打电话的人,我却是认识。

    江佩澜。

    这个时候她竟然找到了我,语气慌张急促,情绪很是不稳定。

    “小姨……小姨是我……”

    “佩澜?”绿灯正好亮了,我起步要过路口。

    “是我,小姨,你、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见见你……”她话说得颠三倒四,声音也压得很低,跟方寸大乱似的。

    我的心也瞬间跟着提了起来:“有什么话你慢慢说,我在听。”

    “我好怕,我想离开这……你来救救我吧,救救我……”

    前面有辆车突然停下,眼见着要追尾,我赶紧踩下刹车,轮胎与地面产生刺耳的摩擦声。

    我余惊未消,却听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痛苦的哭声。

    “救我,救我……”

    反反复复的,只剩下这一句绝望的呼救。

    【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