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冷血到这个地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弯掉头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心底里的那股子杂音。

    咚咚直响,闷得我喘不过气。

    在赶往另一个目的地的路上,我找机会打了两通电话。

    第一个打给了沈嘉安。

    江佩澜的行踪,我觉得他怎么样都该知道。

    而要怎么做,便凭他自己的抉择。

    第二个则是联系到了程易江。

    本来约好了今天上午十点在他下榻的酒店咖啡厅见面,他说有事要跟我谈,我也有事要跟他说。

    只是现在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不能赴约,当然要跟他说清楚。

    电话接通后,我简单地解释了几句,没有细讲,还有点含糊。

    他是什么样的人,很快就听出了我话里的心不在焉和焦躁。

    “发生什么事了?”他沉着声音问我。

    不是我故意隐瞒他,是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可多说的,因为就算是说了,他也没办法明白。

    我抿了一下嘴唇,声调略有些不稳:“我家里的人出了点事,我得赶过去看看。”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为这通电话可以到此为止,可就在挂断的前一秒,我听到那道沉冷的男声传来:“你现在在哪?”

    “程总,我是真的有事……”

    “我问你,你现在在哪。”程易江打断了我的话,仿佛我说的都是废话。

    我现在已经上了高架,待会儿还要上省道,没工夫跟他继续纠缠下去。

    深吸一口气后,我说了个地点,然后放轻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等我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到时候您只要不提太过分的要求,我都会帮您做到。程总,我不说了,先挂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将车停在东郊一家废弃不久的楼盘前。

    这里的地竞标时余家也投过标案,只是当时是由江峥负责这个案子,比竞争公司报低了两个百分点的价格,最终失去了这块地。

    这里最终归属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花了两个亿投下。

    短短两年的时间,这里从一片荒芜到地基深嵌,眼见着层层高楼就要竖起,谁曾想当初大出风头的那家公司会突然倒闭。

    投资商没了,资金链断了,施工队跑了。

    于是成了眼前这副荒芜景象。

    江佩澜起初跟我说这个地方的时候,我还有些不理解,她怎么会来这。

    而在看到另外一个人之后,我才有点恍然。

    江佩澜被绑住手脚,灰头土脸地坐在地上,目光略有些呆滞。

    在她的身后,站着的是她的亲舅舅,余淮林。

    余淮林此时也没了往日的精神模样,没了昂贵的西装和锃光瓦亮的皮鞋,穿着一身工作装的他像个垂垂的老人,只有脸上的阴狠表情昭示着他的愤愤和怒恨。

    他看着我的同时,我也看向他,目光算得上平静。

    都到这一步了,我总不能被吓得尖叫出来吧,那样有什么用呢?

    我想了想,最终先扬声说道:4;149430473794456“大哥,佩澜是你的亲外甥女,你可不能伤害她。”

    余淮林闻言笑了声,阴嗖嗖的,嗓子也沙哑的很:“你他妈给我闭嘴!我弄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你这个贱人搞的鬼!”

    趁着他发狠的时候,我瞥了眼四周,发现到处都是施工留下来的残骸,地上石头毛料随意散落堆积着,走几步说不定都会被绊倒。

    而在余淮林的身后,还有几根叠放起来的钢管。

    我收回目光,继续看向那个眼睛发红尚在暴怒的男人。

    “大哥,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好好算,但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看来血缘亲情的份上,你先放开佩澜,我就站在这里,哪儿也不会去。”

    我原本以为余淮林怎么也会顾及一点舅甥情分,谁曾想下一刻,余淮林竟然抬脚踢了江佩澜一下。

    江佩澜身子瘦弱,这一脚没受得住,直接向前栽倒,脸扑在土里。

    我一见就有些忍不了:“余淮林,你真的就冷血到这个地步?”

    “我冷血?哈哈,我去他妈的冷血!当初要不是她那个蠢哥哥,我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该死的江峥,该死的臭娘仨儿,你们都该死!”

    说着他又踢了江佩澜的腰一脚,后者估计是已经没力气了,饶是这一下再狠,她也没什么反应。

    我一边担心她,一边又是真的不解。

    余淮林这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怎么现在的矛头都指向江佩澜和江峥他们了。

    他说,说江峥害他到今天这个地步,江峥明明已经坐了牢,他还能做什么危害别人的事。

    我着实不明白,可又知道就算问了也没用,余淮林才不会好心地跟我解释。

    在他的心里,估计更恨我入骨。

    果然,他的矛头很快落到我的头上,要不是我们之间隔着十米左右的距离,我觉得他手上那根绳子随时会扔过来勒住我的脖子。

    “余清辞,你今天到了这,就别想走出去。我告诉你,我已经在里面挖好了一个坑,那就是你的坟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