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今天交待在这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给我准备好的坟墓啊。

    余淮林,我倒是要看看,我们两个今天谁活不了。

    我扯扯嘴角,估计脸寒的像冰。

    在场的三个人,江佩澜被捆住手脚动弹不得,剩下我跟余淮林,一个身弱,一个老迈,真要是较量起来,谁也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我穿着从车上换的一双平底鞋,脚踩在硌人的石子儿路上,动了动脚踝。

    而余淮林也恶狠狠地瞪着我,紧紧握住他那根手指粗的绳子,仿佛下一秒就会冲过来。

    我见状稍稍调整了一下站的方向,面上还是绷着。

    这么僵滞了十几秒钟,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禁展眉一笑:“余淮林,你该不会以为我笨的一个人赴约吧。佩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察觉出事情不对劲,来的路上告诉了沈嘉安,还报了警。你可以猜猜,他们什么时候会到。”

    余淮林闻言目光更像淬了毒,恨不能将我一条条地撕开。

    过了会儿,他终于动了,慢慢地向我走来,同时嘶哑着嗓子沉沉说道:“在他们来之前,你就已经死了……”

    余淮林朝我扑过来的时候,在他抓住我肩膀的前一秒,我侧身一闪,同时左腿一抬,用尽全身力气踢在了他的膝盖上。

    大学的时候沈嘉安嫌我总是闷在自习室里,非得拉着我出去“活动活动”,参加学校里各式各样的社团。

    当时的我木讷又无趣,琴棋书画什么的不用说了,连演讲和话剧社也不喜欢。

    后来沈嘉安没办法,只能拖着我去了散打团,他当我的陪练,拉着我练了两年的散打。

    这么长时间过去,技术早已生疏,但是本能还在。

    将对手打趴下,扭得他筋骨错乱的本能,还在。

    余淮林被我踢到当即失去了平衡,整个人眼见着要往前扑去,我绕到他的身后,朝着他臃肿的后背又踢了一脚。

    这一脚踢得我小腿发麻,但余淮林吃的苦头也不小,他倒下的时候,地上正好有一些废弃的钢板,棱角分明,里面的钢筋也露出来,狰狞可怕。

    方才我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我故意用身体挡住这些,为的就是现在。

    余淮林的头正好撞在上面,鲜红的血迹喷溅出来,洒在地上,蹭在了钢板上,骇人极了。

    我见他半天动也不动,原本想着上前去看看,可别闹出什么人命。

    我就算是再痛恨他,也从没想过要真正伤害到他的性命。

    只是还没等我走过去,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

    江佩澜还倒在地上,像是身上痛的厉害,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我连忙跑过去,替她解开绳子,见她浑身冰凉,又将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自己的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毛衣。

    “佩澜,佩澜,醒醒……”我轻轻摇晃着她的肩膀,想让她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她可不能昏过去,不然的话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带走她。

    好在她没多久就睁开了眼睛,迷茫地看着我,眼神空洞得像是没有任何东西。

    我4;149430473794456则是舒了口气,接着揽住她的肩膀,轻声问道:“能站起来吗?现在没事了,我带你回家。”

    江佩澜没立刻回答,似乎是在理解我话里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愣愣地点点头。

    我扶着她站起的时候,一个没站稳,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趔趄。

    除了那一丁点儿散打的功底,平日里我也属于四肢不调的那一类型,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等到这一回过去,我非得找时间去锻炼锻炼不可。

    只是今天的时还远远没有结束,以后的场景,还离得太远。

    走到余淮林身边时,后者还趴在地上,看样子伤的不轻。

    等到我将江佩澜扶到车上之后,我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想来应该还来得及。

    我收回目光,继续扶着江佩澜往前走。

    谁知道没走出去几步,突然听到她说了一句话。

    话语有点含糊,我便凑过去想听清楚。

    然后,她一字一句重复了遍:“小姨,回头看看,回头看看……”

    回头看看?

    后面会有什么呢?

    饶是存着疑惑,我还是不自觉松开了手,转过了头。

    等到事后想起,我便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蠢,跟个大傻蛋似的。

    有些事情不能用常理去思考一下吗?

    不过现在的我根本没办法意识到,火烧眉毛的时候,哪还能想那么多,而且就算能想到,别人也没给我这个机会。

    还没等我转回头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撞上了一股大力。

    方才还虚弱站不住的女人,此时此刻像是一块蛮石,拼尽了全身的力气,露出了全身的棱角,将我向后撞了个趔趄。

    这一回我没能站住,退了两步就蹲坐在地上,胳膊没来得及撑住,头也差点着地。

    巨大的震惊和疼痛中,我看到不远处的人摇摇晃晃地动了几下,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踉跄着跑了。

    要是这地界上只剩我一个人,那我怎么也不会有事,缓过神儿来怎么也能走。

    但是事与愿违,这里偏偏就多出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想着要我的命。

    极粗又极结实的绳子绕上我的脖子时,我感觉到喉咙一下子被勒住,脆弱的喉骨像是很快要断了似的。

    我的双手拼命地去抓绳子的边缘,但后面的人显然用了狠力,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挣不开绳子,更挣不开他。

    江佩澜,余淮林……

    好啊,真好,我余清辞着了你们的道儿,今天居然就真的交待在这儿了。

    你们、你们可都小心着点,有人可会给我报仇的。

    我的脚在地上使劲儿地蹬,除了踹起一层黄土其他的根本没什么用。

    我现在看不到余淮林的表情,但基本上能想象出是副什么面貌。

    脸上都是血,面容扭曲,表情狰狞,还有双手,双手死死勒住绳子,死死地勒住我的脖子。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不,或许更短,我慢慢挣扎不动了,眼前一片模糊,白茫茫的,像是瞧见了不太真实的光景。

    以前听人说过,那叫海市蜃楼。

    在那里,有一个人朝我伸出手,对我说,余清辞,回家吧。

    回家。

    你来接我回家啊。

    好啊,我跟你回去。

    以后我再也不乱跑了,只守着你,只跟你在一起。

    完全陷入那片苍茫的时候,恍惚间,不知道是不是仍旧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有人握住了我的手。

    紧紧的,像是再也不放开。

    我也是。

    陆敬修,我们不分开就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