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想毁掉点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坐上出租车之后,我用手机打出一行字,是我家的地址。

    看到的时候司机还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估计是惊讶于一个这么漂亮的大妹子居然是个哑巴。

    我懒得跟他解释,等到车子发动之后就靠在车座上,嗓子疼的厉害,咽口唾沫都疼。

    期间我迷迷糊糊地有点想睡,但是握在手里的手机一响,我就猛地清醒过来。

    是陆敬修。

    是了,他怎么都要联系我的,躲不过去的。

    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接他的电话。

    焦躁了一会儿之后,我摁下了拒听键,然后给他发过去一条信息。

    “亲爱的,我现在有点事不方便接电话,你找我有事吗?”

    信息送达之后我长舒一口气,心脏跳的有点快。

    大约一分钟后,手机“叮”得一响,我一瞧,果真是陆敬修给的回复。

    “在哪?”他问。

    我咬咬唇,想着这次是非得撒个谎了,不光是今天,以后挺长一段时间内估计都得这么躲着。

    我是真的不想让陆敬修看到我伤成这个样子,无论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我都不想让他知道。

    我回复:“在我家老爷子这边呢,短时间内不会走。嗯……最近几天都得在这。等过了这一阵儿我去找你,别太想我昂。当然了,我还是会想你的,嘻嘻。”语气跟平时说话的时候一样。

    老爷子的病房是陆敬修不会踏足的所在,我对自己编排的这个理由还是相当满意的。

    而陆敬修也没察觉出什么异常,又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回复了一句:“嗯。”

    将手机放好,我是半点困意都没有了,就转头看向窗外。

    凋零的树叶,灰蒙蒙的天气。

    秋天很快要过去,冬天应该不远了,我想。

    ……

    到达小区的门口,我付好钱下车,自己步行来到楼下。

    本来我是想买点吃的,可我这样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就打算回去喝一点水就行。

    我走路的时候习惯性地看脚下,因而一抬眼,看到一辆车停在不远处的时候,我还诧异地不行。

    不过更让我诧异的还在后面。

    从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人,挺高的个子,整齐的西装,还有那熟悉的笑,我一见,顿时一身冷汗。

    秦颂还没察觉到我异样,还乐呵呵地笑着,示意我赶紧过去。

    我赶紧过去……我想跑啊……

    我僵在原地不动弹,任凭秦颂怎么眨眼睛我都视若无睹。

    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后车座的位置,透过车头,我能瞧见里面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他很快也下来了。

    陆敬修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三步,手里还拎着一袋子药。

    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塑料袋还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有点刺耳。

    初始的时候我还震惊的不行,现在反应过来了,我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了陆敬修的注视。

    撒了个谎,却被人抓了个现行,大概没什么场景比现在更尴尬了。

    我稍稍撇开头,动作却牵扯到了脖子,又是一阵的刺痛。

    但我这个姿势没保持太长的时间,在我想到应对的法子之前,陆敬修已经伸出手,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慢慢给正了回去。

    我不得不重新看向他,看到的就是他一双黑得不像话,也暗得不像话的眼睛。

    “陆……”我想喊他一声,可怎么喊得出来,反倒是疼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

    陆敬修没说话,手指慢慢往下,指腹触到了我的喉4;149430473794456骨。

    上面是青紫一片,特别骇人狰狞,我自己在医院照镜子的时候都被吓了一大跳。

    好在我穿了一件带领子的毛衣,出门的时候刻意遮盖一下,也不会有人注意。

    不过现在是遮不住了,陆敬修的手在上面轻轻摩挲的时候,我不仅觉得疼,还觉得委屈,还觉得丢脸。

    “怎么弄的?”他问。

    嗓音是我从未听过的沉哑,又像是掺着细碎的刀片,将我的心扎的特别疼。

    我吸了吸鼻子,说不出话,眼泪先溢了出来。

    陆敬修倒没再说什么,仅仅是眼神变了。

    变得,蒙上了一层狠绝。

    他鲜少有情绪太过外露的时候,但此时此刻,我觉得他像是要毁掉点什么。

    毁掉的应该不是我吧,那会是谁呢……

    我向前跨了一步,将脸靠在他的胸前,药扔在地上,手抱住他的腰。

    如果这个时候我能说出话,我可以好好解释,好好安抚,让他别太担心,我没什么事。

    但没了话语的加持,我发现自己原来能做的很少。

    我什么都做不了,就连抱他,身体也在轻抖。

    陆敬修没回抱我,他的身体挺直地站着,不为所动。

    透过他的肩膀,我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秦颂好奇地张望着,或许还有一点担忧。

    他老板的反常,他应该也能看的出来。

    过了一会儿,我见陆敬修还是没什么反应,便决定先退开。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想带他回家,找个能冷静,能用纸笔交流的地方,慢慢地、好好地跟他谈。

    不过我没想到,待我刚一退开,陆敬修方才一直垂在身侧的手突然揽住我的腰,在我尚在怔愣间,他的头毫无预兆地接近。

    嘴唇,毫无预兆地吻上了我的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