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失去了冷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所说的请教,就是一大堆我听不懂的名词,好像都是医学用语。

    以前他当过医生,这件事我可从没忘记,但他现在拿出这些来说,我就搞不懂了。

    那边断断续续说了一会儿,后面的一句话我终于听明白了。

    “会有后遗症吗?”他问。

    那边不知道给了什么回答,我听到他的声音缓了缓:“好。”

    日后机缘巧合,我见到了这位陆敬修口中的“老师”,在伦敦某医学院任教的华人讲师,他趁着某人不在,跟我好好“八卦”了一件他的好学生的“糗事”。

    他先说陆敬修上学的时候属于特牛气的那种人,不是他不尊重师长,而是学什么都快,学什么都好,在医院实习的时候表现的也十分亮眼,毕业之后顺利地进到了一家心内科的权威医院做医师。

    说这些的时候他带着为人师的骄傲和自豪,陆敬修是他的得意弟子,哪怕前者之后不做医生了,这层关系也没有变过。

    但是话锋一转,他损起自己的得意弟子来也不遗余力。

    他说有一次陆敬修找到他,问了一个颈部受伤的案例,还紧张兮兮地问会不会有后遗症。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Ian不自信的样子,我一直很奇怪,他治疗过那么多的疑难杂症,很少有失手的时候,但为什么那次会失去了冷静。”

    我没好意思告诉他,陆敬修不自信、不冷静的根源,大概就是我。

    是因为我啊。

    ……

    此时此刻,我当然不能预见未来,我还是靠在墙上,等着陆敬修打完电话,然后等了一会儿,如心中所想那般,“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

    陆敬修发现我之后先是微微一怔,待发现我光着的脚丫,目光又有点冷了。

    他先让我坐到沙发上,双脚离地,自己则起身去到房间,把我的拖鞋给拿了过来。

    他半蹲着给我穿鞋的时候,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他的头发不像我软塌塌的,而是有棱角似的,有点硬。

    真是个帅到了骨子里的男人,浑身上下我找不出一点不好的地方,也找不出一点我不喜欢的地方。

    他给我穿好鞋,接着就起身要离开,我见状连忙拉住他的手指。

    我做了个吃饭的动作,意思是我想吃东西。

    陆敬修低下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什么也没说,只重新蹲下身,亲了一下我的手心。

    ……

    之后的一个星期时间里,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出门,就在家养伤。

    陆敬修也推了不少的工作应酬,在家陪我。

    于是我发现,这受伤之后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起码我跟陆敬修可以多相处一阵儿了,前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忙,难得能一待待整天或是整晚。

    不过在家归在家,我们两个都闲不住。

    原先属于我自己的书房现在变成了我们两个共同的办公场所,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也放不下余家那边的事。

    警察局传来的消息是,余淮林已经被收押,尚在取证阶段,如果进行顺利的话,很快就会被移交检察院。

    余淮林现在不仅涉及故意伤害的罪名,听说还有洗钱、盗取商业机密这样的商业犯罪。

    得知这些后我忍不住有些意外,我以为余淮林只是急功近利想要余氏,谁曾想他还做了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当中的曲折,还是秦颂调查之后告诉我的。

    他说,余淮林前几年偷偷用他情人的名义开了个公司,叫悦然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是李燕。这家公司曾经因为一举拿下东郊的一块地而一举成名,但好景不长,在楼盘开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该公司因为资金链短缺,工程无以为继,只4;149430473794456能宣告破产,盖了一半的高楼也成了烂尾楼。

    听他说完后,我也终于恍然,余淮林为什么会选在那个地方跟我做个了断。

    当初竞标那块地的时候,余氏也是势在必得。

    但当时的负责人是江峥,他没什么经验,又急于求成,虚抬了标价。

    我还曾为此不安过,因为就算拿下了这个案子,利润也是微乎其微,甚至会对公司的资金链造成影响。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是悦然独占鳌头,以高于余氏百分之二的价格得到了这块地。

    当时业界一片哗然,都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这个小公司,悦然算是大放光彩,只是公司里面的人很是低调,很少有高层露面。

    不过一时的风光太过短暂,不出一年,这家公司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我也没想到,此时再提起,竟是在这样的机缘下。

    除此之外还有些疑点,秦颂没跟我细说,我自己琢磨着也能猜出个大概。

    余淮林跟我对峙的时候,曾经说过,他的事都让江峥给毁了,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现在倒是慢慢懂了一些。

    如果当初不是江峥虚抬价格,如果不是悦然非得压余氏一头,那余淮林就不必付出高于市价几千万的价格得到那块地,悦然也许就不会资金链出现问题,也许到现在还会运作的很好。

    但真要是把一切都归结于此,似乎又有点牵强。

    余淮林干嘛非得从余氏的手里抢地,这次得不到,留在下次岂不是更好?

    还有,他毕竟是余氏的总经理,如果想要得些好处,干嘛不借用职位的便利替自己谋取呢?为什么非要用这样迂回隐秘的方式呢?

    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

    我窝在书房的小沙发上,有点苦恼地敲敲头,这个时候有人走到我的身边,从背后将我圈住。

    “晚上喝南瓜红枣粥?”他贴着我的耳边问我。

    我脑子里的混乱一扫而空,听完他的话之后,我捏了捏他的手指,表示同意。

    这几天他变着法儿地给我熬粥,我虽然喝的味觉淡得不行,可只要他做了,我就一定会喝下。

    算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亲爱的,我可喜欢你做的粥了,棒棒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