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有些事有些人还没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蔡骧抱在怀里,听他用那样熟悉的称呼叫我,我的心里到底是软的厉害。

    其实我从没跟他说过,跟他相处的那段时间,是我一生当中少有的能感觉到被人关护的时光。

    虽然日子短暂,但留给我的记忆却是极深刻的,也掺杂着些许美好。

    我笑了笑,带着发自内心的喜悦道:“好久不见啊,蔡骧。”

    ……

    请完假拿好东西下楼,蔡骧还站在门口等我,见我走过去,他还龇着牙跟我挥了挥手。

    真是个傻大个儿。

    以前我被他逗急了就会在心里这么喊他,有一次不小心喊出了声,他便上来提住我的头发,逼我喊他哥哥,而不是什么傻大个儿。

    他没揪痛我,而我也不怕他。

    只在心里腹诽着,要我喊你哥哥,怎么那么美呢,我才不喊呢。

    不过到了以后,想喊了,却也再没机会了。

    ……

    我带着蔡骧去了公司旁边的一家海鲜餐馆。

    本来我想去西餐厅,结果他听完抬手摁了一下我的头,说跟他在这装什么,我们两个谁不知道谁啊。

    我一想也是,吃西餐无非就是吃个气氛逼格,像我们这种要气氛没气氛,要逼格没逼格的关系,还是找个接地气的地方吃个痛快吧。

    点完餐之后,我拿起水壶开始烫碗碟,烫完自己的之后就开始替他烫。

    蔡骧见了乐呵呵地笑了笑,性格倒真是比以前温和了许多。

    他本身长得不算太好看,但也不差,只是因为个子高大又壮实,所以有点“凶神恶煞”的气势。

    但没人比我更知道,他这个人不坏。不但不坏,还很照顾弱小。

    当年要是没有他,我能不能挨过来都是问题,更别说走到今天了。

    等待上菜的时候,我想了想问他:“你这几年都去哪了,突然之间没了音信,害的我担心了好久。”

    蔡骧闻言哈哈笑了声,露出他那口整齐的白牙:“南下做生意去了,本来想给你捎个信的,结果没来得及,后来就没什么机会了。”

    切,他这话我才不信呢,要是真有心找一个人,怎么也能找到,还说什么没机会。

    不过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会质疑什么,只道:“下次你要是再离开,千万记得要跟我说一声。”

    蔡骧笑意更深了些:“以后大概不会再走了。”

    “你生意都做完了?”

    “生意哪有做完的,不过是挣了点钱,想好好享受一下了。”

    “哦,也是。事业差不多了,就该考虑一下家庭了。”

    “小丫头。”

    “嗯?”

    “听说……你结婚了?”

    我听完怔了怔,之后点点头:“算是……结了吧。”

    虽然后面又离了,但是只要陆敬修一天不松口,我也不能把这个消息广而告之。

    蔡骧听完也点点头,不过稍稍垂下了目光,没再多说什么。

    海鲜上桌之后,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抓起一只螃蟹就上手剥。

    蔡骧见状连忙夺过去,嘴上还念叨着:“你这细皮嫩肉的,小时候稍微捏那么一下都能起印子。海鲜壳硬,你别动手了,我给你剥。”

    我看着他奋力跟螃蟹壳拧巴着,动作并不熟练,显然之前很少做这样的事。

    也是,他蔡骧走到哪都是“大哥”级别的人物,都是人家围着他,哪会让他做这样的事。

    除了在面对我的时候。

    我总觉得,蔡骧一直把我当妹妹一样照顾着,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妹妹。

    我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等到他把蟹肉放到我的盘子里,我才轻叹一声说道:“我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也早就已经长大了,蔡骧。”

    蔡骧闻言手一顿,但很快反应过来,手上继续剥,还咧着嘴对我笑笑:“你长大了我就不能给你帮你剥个蟹了?小丫头片子。”

    我闻言也跟着笑了笑,心里则是在想,时间过得这样快,但原来有些事有些人还是停在原地没有变的。

    之后我们说起了小时候的事,虽然那段经历对我来说算不得多么美好,但毕竟是我跟蔡骧少有的能聊得起劲的话题。

    聊聊笑笑,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

    要离开的时候,我起身打算去结账,谁知道蔡骧一脸揶揄地看向我:“在这磕碜我呢是吧。”

    我无奈笑笑:“我这是尽地主之谊好不好?你来找我一趟,我难道连顿饭都不能请你吃?”

    “真要请我吃饭,等下次吧。在这等着,哥马上回来。”说完他径直走向收银台,我见此也不再坚持,反正像他说的,还有下回呢。

    走出餐馆之后,我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下班的点。

    这个时候也不用再回公司了,我转头问蔡骧:“你是什么时候来南城的?有住的地方吗?”

    蔡骧闻言耸耸肩:“实在是太想你了,行李都没带就来找你了,今晚打算露宿街头。”

    我听完有些无语:“蔡骧,你有没有个正经啊。”

    “有啊,我不是很正经地在跟你说话吗?”

    我:“……”

    我拒绝跟你交流,拒绝!

    ……

    最后蔡骧倒是跟我说了实话,说他昨晚到的南城,现在住在一家酒店。

    我想了想什么都没说,反正又不能让他住我家,住酒店挺好的。

    只是在分别之前,他跟我说给我带了礼物,让我跟他一块去房间拿走。

    我一听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睛。

    这次换做蔡骧无语了:“我的姑奶奶,就拿个礼物,真的!我哪敢动别的心思啊!”

    我哼了声,觉得很有道理。

    他是什么人我还是信得过的,而且他要是对我有什么想法,那早八百辈子就动手了,还会等到现在?

    之后我便跟他去了酒店的房间,也拿到了他给我的礼物。

    原本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因为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面临的一切都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