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 不给陆先生打个电话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刚走进办公室,小张就急急忙忙地小跑进来。

    看她这个样子肯定是又有什么“大新闻”了,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够相当淡定地应对,将皮包挂好之后,我转头问她:“这次又是什么事?”

    “那个……副总,您今天看手机早报了吗?”小张一脸为难。

    “没有啊。”

    “那您……您还是看看吧。”

    然后,我还真就看了。

    看完之后,我就有一点不明白。

    你说,我也不是什么明星,更算不得个名人,怎么这群狗仔还跟踪偷拍到我的身上了呢?

    我扶着额想了一会儿,最终想出了个理由。

    大概是陆敬修太有名了吧,有名到,连我这个“陆三少奶奶”都跟着“沾光”。

    ……

    接到秦颂的电话时,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我让他老板戴了点“绿”,让他老板丢人了,他这做助理的替自己老板来找我算账,也算正常。

    接通之后,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声,心想着待会儿要是听到不怎么好听的话,我是该怼回去呢,还是怼回去呢。

    我根本什么都没做错啊我!

    我又不是真的跟别的男人开了房,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开了,那也跟陆敬修没什么关系,我们俩可早就离婚了。

    而且现在连合作关系都不是了,那天他可明明白白地跟我说,我们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以后会有别的女人接替我当他的“老婆”,我现在背的这个锅冤不冤啊我!

    稀里哗啦想了一大通,结果听到秦颂一开口,我就有点懵。

    “余小姐,您现在在哪吶?”

    问我在哪……

    “我当然是在公司啊。”

    “那就好。今天早晨发布出去的那则新闻,您不用觉得困扰,我会都处理好的。”

    “……哦。”

    “还有,您这两天最好减少不必要的外出,也最好不要接触陌生人。这并没有要限制余小姐自由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不要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哦。”

    我虽然一句句地都应了下来,可是听着的时候,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这秦颂,他没搞错吧,我可是跟别的男人出去“开了房”,还给他老板戴了“绿帽”,他摆出这么一副处处替我着想的样子是干啥呀。

    没问题吧他!

    我摸了摸脸颊,想着究竟是他不正常了还是我不正常了。

    想了一会儿,我决定还是稍微解释一下:“秦助理,那个新闻不是真的,跟我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我的朋友。”

    “是,我知道。”秦颂的声音依旧很温和,也还挺笃定。

    我轻吐了口气,接着道:“所以,不需要特地去做什么澄清,反正清者自清,我无所谓的,真的不用麻烦你了。”

    “余小姐误会了,这不是我的个人行为,是陆先生吩咐我这么做的。”

    秦颂不紧不慢说完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蠢。

    是啊,这怎么可能是秦颂自己想做的,他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是不是被人污蔑也不在人家的考虑范围内。

    而陆敬修会授意他处理这件事,深想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我现在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哪怕实质上已经离婚了,而且我俩也彻底“闹掰”了,他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让我“身败名裂”,不然的话他的脸上也不好看。

    嗯,这样其实也挺好,起码不用被冠上一个“偷人”的帽子。虽然我对名声什么的早就不在意了,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会嫌自己的麻烦太少。

    顿了顿之后,我缓了缓语气对秦颂道:“那就替我谢谢陆先生,以后我也会注意避嫌,尽量避免这样的事再出现。”

    而且我想,就算是想出现也没太有机会了吧,毕竟陆敬修已经跟我彻底断了往来,将我们离婚的消息宣扬出去也是早晚的事。

    到了那时候,我跟陆家三少没半点儿关系了,那些狗仔们会再来拍我才怪。

    我哪有那么大脸啊。

    我长吐了口气,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反正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

    跟秦颂也没什么继续可聊的了,我这边还有点事,便想着挂断。

    谁知道在我收线之前,他突然又说了句:“余小姐……不给陆先生打个电话吗?”

    我:“……”

    我是闲的吗?

    这句话我差点脱口而出,不过到底还是忍了下来,组织了一下措辞之后,我说:“我没有事要找陆先生。”

    “没有事的话,随便聊聊天也挺好的,哈哈。”秦颂自己笑的都尴尬。

    我更是一脸懵逼二脸无语:“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跟人闲聊。我还有事先挂了,再见,秦助理。”

    收线之后,我想起陆敬修和秦颂那两张脸,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混乱了。

    怎么大家都不按常理出牌呢?

    对于被偷拍的这件事,我自己看的很淡,但是周围的人可不见得如此。

    其中一部分人,像小张,会替我担心,其他有些人只当谈资围观,剩下的那一些,可算是揪着这个由头不放了,不狠狠损我几句怕是出不了他们的气。

    前阵子余淮林因为陆家的原因对我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些许,结果今天这样的新闻一出来,可算是让他抓着小辫子了,把我叫去办公室之后“语重心长”地说了一顿,明里劝暗里讽的。最后还跟我说,老爷子也知道这件事了,让我以后可千万当心着点,万一得罪了陆敬修,我会被踹开不说,还会影响老爷子的计划。

    计划,哦对,老爷子跟我说过这个所谓的计划来着,无非就是让我监视着陆敬修,顺便把陆家人的消息也探听到,回来报告给他。

    可我现在要怎么跟他说,我跟陆敬修彻底分道扬镳了,至于他的家人,我连半个影儿都没见到,能传递什么消息才怪!

    憋着一肚子气从余淮林的办公室出来,我在心里极力暗示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跟余家人置气没什么用的,只会伤到自己。

    可暗示是一回事,心情不好又是另外一回事。

    蔡骧找到我的时候,我正打算下班回家。

    他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说是想跟我一起吃饭。

    原本因为秦颂的那些话,我晚上哪都不想去的,只是蔡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要是因为子虚乌有的“绯闻”跟他避嫌,让他知道了得多伤心啊。

    而且清者自清嘛,没做错的事,我有什么可怕的。

    于是我说:“好啊,这次换我请你吃饭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