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0章 你要陪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淮林笑的毛骨悚然,像是把所有的仇恨都掺杂进去。

    站在后面的两个狱警过来摁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

    余淮林的脸贴在大理石台面上,一双眼睛还是不依不饶地看着我,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余生的每一天,都会用最深的恨意诅咒着我,不会随着时间的逝去消散。

    我坐在原处,也望着他,回想起那么多年的景象,竟然觉得全部变得模糊起来。

    我已经想不起那个家里有什么具体的事让我痛苦,让我怨恨,或许它们早已融进我的骨子里,化作了一缕轻烟。

    但它们是真真实实存在着的,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会固执地刻印在我的心底。

    余淮林平静下来之后,他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脊背却是弯的,直不起来。

    我这次来是有话想跟他说,若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我刚才起身就会走。

    我拿起电话,顿了会儿之后,低声开口道:“你说我把你们都送进了监狱,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要不是你们自己犯了罪违了法,我就算有心,又能对你们怎么样。”

    余淮林冷笑一声,没说话。

    我在心里叹口气,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就算说的再多也没用,眼前的人根本听不进去,更不会去反思反思,自己落得这个下场,究竟是谁的错。

    “老爷子前阵子已经离开南城了,走前并没有通知我,之前他曾经说过,想回苏城。”我沉了沉语气,“这件事,你事先知道吗?”

    余淮林又是冷笑:“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

    我点点头:“是,是不关我的事。只是老爷子这一走,以后你们可不一定什么时候能见到了,我是怕你会觉得遗憾。”

    余淮林听到自然是不信,一双眼睛掺着鄙夷和怒气,像是要把我烧穿。

    其实我早就知道,余淮林之前会做那些事,基本上就是抛去了那一层血缘亲情。甚至老爷子脑溢血住院的时候,他都没露面去看过一眼。

    现在我也终于可以死心了,原本我还4;149430473794456想着,透过他能知晓一些老爷子的行踪。

    不去找是一回事,但最好还是别断了讯息。

    今天来算是一无所获,临走之前,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问出了心底里长久的疑问:“竞标东郊地块的时候,你明明知道就算拍下了也没有什么利润,还可能把公司拖垮,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铤而走险?”

    余淮林这回没有冷笑,亦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怒恨,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像是在发呆。

    这让我更看不透了,发什么呆呢,这当中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我握紧电话,忍着没有出声催促,担心激怒他,最后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等了挺久的时间,眼见着会客时间要结束了,我才终于听到里面的男人沉沉说道:“得不到的东西,还不如毁了。老爷子……他把持着余氏那么多年不放手,他不走,我就换个方式让他知道,我有能力打败他,打败他手里的余氏,他老了,早该退了……”

    ……

    离开身后那座威严沉闷的监狱,我看着外面蓝的不像话的天空,突然有种感觉,我们处心积虑想得到的那些,无论如何也要握在手里的那些,其实哪有那么重要呢?

    自由的空气,自在地活着,难道不是比什么都要来的珍贵。

    还有,能随时随地看到自己爱着的人,感受着他的心跳和呼吸,更是我们毕生幸福的所在。

    我停住脚步,看向不远处倚靠在车门上的男人。

    他今天穿着件驼色的大衣,是我给他选的,那些黑咕隆咚的衣服都让我暂时丢在了一边。

    我就想给他好好打扮打扮,他帅帅气气的,比我自己亮眼夺目还要高兴。

    走到他面前,我微微仰着头看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

    陆敬修接过我手里的包,然后习以为常地问我:“笑什么?”

    我歪着头想了会儿,十分郑重地给了他一个答案:“笑你比昨天更帅了。”

    陆敬修对我时不时的无厘头已经能够做到泰然处之,他无奈勾勾嘴角就替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坐进去之前,我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今天你就是我的专职司机,待会儿我还要去个地方,你要陪着我啊。”

    陆敬修没问是什么地方,估计是对当前的形势了解的十分透彻。

    无论去哪里,他都是我的司机加随从,改不了了。

    ……

    我去见的人其实是程芳。

    余淮林入狱之前,两个人已经离了婚,程芳得到了余小涵的监护权,还有一大笔资金和房产。

    她联系到我的时候,我也正巧想找她。

    没什么具体的事,就是觉得,我怎么样都要见她一面。

    我们约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环境很好,很适合谈事情。

    走进咖啡馆,我看了眼时间,早到了十几分钟,程芳估计过一会儿才能到。

    我把陆敬修先差遣到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女人之间的谈话,他坐在一边好像不太好。

    陆敬修对这安排也挺满意,只不过暂时分开的时候,他还是叮嘱我一句,有什么事记得找他。

    真是的,我又不是去见什么洪水猛兽,能有什么事。

    但不可避免心里软乎乎的,声音也是:“记得啦,保镖先生。”

    ……

    程芳到的时候,老远的我朝她招了招手,她看到我便径直走过来,坐到了我的面前。

    我先问她:“想喝点什么?”

    “都可以。”她说。

    我招来侍者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以前我喝咖啡的时候喜欢什么都不加,就喜欢那种苦涩涩的味道,但是现在口味变得太多了,如果不加奶和糖,我一口都喝不下去。

    只剩下我跟程芳的时候,我也得以好好地看看她。

    她的状态比我想象中要好上许多,我原本以为,余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余淮林又坐了牢,她会因此伤心许久。

    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哪怕现在分开了,也不是立刻就能斩断的。

    在我还在想着要怎么说的时候,程芳倒是先开口了:“清辞,我找你出来,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