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章 没耐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设想过很多她可能说的话题,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

    程芳见我有些意外,便笑了笑,继续道:“是的,我要跟你说声谢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不会过得这样好。说句难听点的,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被连累。”

    我依旧默然,虽然我也明白,这样对她来说确实是很好的结果,但却不能拿表面来衡量所有。

    这当中的一个变量,就是余小涵。

    果然,程芳很快也提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说起她的时候,前者的脸上的笑意便多了几分真挚和宠溺。

    “之前打算离婚的时候,4;149430473794456我曾经很担心,担心小涵会因此怨恨我,破坏了一个完整的家庭。不过后来的一天晚上,她来到我的房间,钻进被子里抱住我,对我说,‘妈妈,你想离婚就离吧,我已经长大了,懂事了,不会受什么影响。以后就算只有我们两个,我们也会生活的很好。我会好好孝顺你,好好听你的话,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还没说完,我就看到她红了眼眶,声音略有哽咽,但嘴边的笑意还在。

    女儿的理解和支持,终是比所有理智的劝说都要来的有用,或许就从那一刻开始,程芳要离婚的心才变得那样坚定,再没有什么能阻挠和打垮她。

    这下我也终于释然,一直以来的隐忧,也终于消散。

    我也笑笑,说:“这样就好。”

    程芳平复了一下情绪,重新看向我的时候,眼里呈现出来的是平静和温和。

    曾几何时,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还总是畏畏缩缩地躲在丈夫的身后,忍受着丈夫的冷暴力,承受着别人看不见的痛苦。

    如果还站在原地,那一切都不会变。

    人生其实就是如此,变中求变,是唯一打破现状的办法。

    而这件事外人没办法替你做到,只有你自己想通了,自己动手去做,那样才有出路。

    咖啡上桌,我小口地抿了一下,甜味掩盖了大半的苦涩,刚刚好。

    现在的气氛也刚刚好,要是就这样结束,这算的上一次挺愉快的会面,但我知道,程芳也知道,有件事,有个人是绕不开的。

    “他判的时间虽然有些长,但想要见见的话很容易。另外……我之前挺担心你怨我,很多事情,我一定程度上也是身不由己。但现在一瞧,是我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不是杞人忧天,你会那么想,很正常。我确实想不通犯过浑,想不通你做的一切。后来还是小涵对我说,为什么要把错都归结在别人身上,你明明没做错什么,相反,如果没有你,我们娘俩儿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还有,他会坐牢,都是他咎由自取的,也怪不着别人。”

    程芳的理解,或者说余小涵的豁达,到底让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在余家里,我最不希望受到伤害的就是她们两个。

    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尽我所能让她们生活的更好。

    程芳听到我的意思,先是愣了一下,之后轻笑出来:“清辞,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可能没办法报答。”

    我摇摇头:“不用报答,你们只要过得好就行了。”

    程芳笑意更深了些,还夹杂着轻叹:“我离婚的时候分到了一大笔钱,足够让我跟小涵下辈子无忧。说真的,如果不是决心离婚,可能最后落在我手里的只剩一点点,其他的都是外面那对母子的。现在我算是彻底看开了,守着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有什么用,苦都是自己吃的,福都是别人享的。以后我不会再做那样的傻事了,我带着小涵,我们的日子会过得很好的。”

    一席话说的,我都忍不住有些感动,也有些向往了。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重新开始,都还不算晚。

    我本来准备了一些劝慰的话,现在也没什么用了,人家自己想的够透彻明白了。

    真希望以后,大家的生活里只剩下美满的,幸福的,其他不愉快不痛快的景象,都赶紧翻篇儿吧。

    【本文首发夏至网(http://om),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

    跟程芳分别的时候,我有些话一直堵在喉咙里,到最后也没能说出来。

    我想问问她知不知道李燕母子跟方耀的关系,也想问问她怀没怀疑过李然并不是余淮林的亲生骨肉。

    只是存在于我心底里的这些疑惑,我并没能忍心说出口。

    她现在只想跟女儿过平静的日子,我何必拿这些已经无关紧要的事再去扰乱她的心思。

    程芳离开后,我在原处又坐了一会儿,脑子满满的,却理不太清在想些什么。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样子,我的面前又坐下一个人。

    我抬眼看过去的时候,映入眼帘的那件驼色大衣格外显眼,格外好看。

    陆敬修神色淡淡的,却不掩眉眼间的英俊和沉定。

    我晓得让他等了挺长的时间,心里面很感动,不过话说出来还是娇嗔的:“这么一会儿就等不了了,你们男人就是没耐性。”

    陆敬修闻言向前倾了一下身体,俊脸离得我更近了些。

    “我没耐性?”他一个字一个字,微哑着嗓音问我,带着让人抗拒不了的蛊惑。

    我故意不看他,眼神往四处乱瞟:“嗯,你没耐性,就是没耐性。”

    我在他面前很多时候处于说话不经大脑的状态,往往图个一时最快。

    但陆敬修也往往身体力行地让我明白,到底什么是真,什么偏差太大。

    就比如,之后我很快发现,其实之前也老早发现了,他才不是没耐性的那种人。

    在床上的时候,他耐性可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