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章 手下留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过程芳之后,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下了。

    其实到了现在,比起报复,比起仇敌伏法,对于我来说,还是关心的人得到安宁和平静要来的重要些。

    余小涵听说也回到学校正常生活了,偶尔她还会给我发条微信,跟我说起身边的趣事。

    有一次,大概是半夜11点多,我因为看文件还没睡,她发消息的时候我正巧看见。

    “小姑,我有点想我爸爸,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看他。”

    消息送达不到十几秒,就被撤回。

    当晚我想了许久,算是无师自通想明白了一件事。

    人与人之间有许多种关系,有的是天生的纽带维系,有的则是社会关系的加成。

    后者易断,前者难清。

    不管余淮林变成什么样子,余小涵作为他的女儿,总不能像我们这些外人一样,冷漠相对,铁石心肠。

    第二天一早,我给余小涵回过去一条长长的信息,大意是这世上虽然时常有不如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去爱一个人,去挂念一个人。所以不要勉强自己不去想,想看也可以去看,她的妈妈会理解她的。我也是,我也会一直支持她。

    余小涵这边生活步上了正轨,另外一边,李燕母子的近况我也一直在关注。

    之前我一直怀疑,李然并不是余淮林的亲生儿子,但是慢慢地我发现,是与不是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们跟方耀之间有什么关系,也不是我应该管的事。

    充其量,看到他们三个人从一辆车上笑着下来时,我会关上车窗,直接驶离,再不会想起。

    余家的人似乎都有了自己的结局,或缺憾或圆满,唯有一个,我已经好久没听过她的音讯。

    江佩澜。

    当初余淮林被抓后,她也曾被带入警局调查,但是后来很快被释放。

    那一次我听到陆敬修给秦颂打电话,让后者去找姓江的女人,我就知道他说的是谁。

    我不是个多宽容大度的人,对于曾经置我于水火的人,我做不到心里毫无芥蒂。

    但是……也不用做的太过分。

    因为江峥和余秀琳的事,江佩澜对我怀着愤恨,并不难理解。

    沈嘉安打电话找到我时,我正在跟陆敬修吃饭,看到他的号码,我有些意外,于是噎了一下。

    “怎么了?”坐在对面的陆敬修淡淡问我。

    我抚着胸口咳了几下,决定“坦白从宽”,把手机屏幕递到他面前:“是沈嘉安。我……该不该接啊?”

    陆敬修顿了一下,之后轻哼一声:“想接就接。”

    我嘿嘿一笑,心想着吃醋就直说呗,还装的这么淡定。

    不过电话怎么都是要接的,现在的沈嘉安不会无缘无故找上我,想来他是有什么事。

    果然,接通之后,沈嘉安并不多寒暄,直接说到正题,声音略有些疲惫:“我准备带着佩澜离开南城一段时间。”

    “离开南城?”我闻言有些讶异,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走呢?

    沈嘉安似是轻笑了声:“离开也好,起码不会再给你造成什么困扰。”

    我才不管什么困扰不困扰,他做出这个决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我问:“为什么决定要离开?”

    “佩澜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我想带她去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养段时间。应该也不会太久,等她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回来。”

    “可是……”我想说点什4;149430473794456么,不过话到嘴边,却有些打结。

    还没等我理出个大概,沈嘉安倒是又开口了:“还有,替我谢谢陆敬修一声,他是手下留情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后者还在吃饭,神色如常。

    沈嘉安估计也就是来通知我一声的,说完这些之后,我们也没有其他能聊的话题。

    我也不打算多问了,反正问了依旧没什么用。

    收线之前,沈嘉安最后说了句:“对不起清辞,这句道歉,是我跟佩澜欠你的。以后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补偿,但是我真心地希望你能过得好,过得比谁都幸福……再见了。”

    我挂了电话,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沈嘉安怎么突然就决定跟江佩澜离开南城了?还有,他说要谢谢陆敬修,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将手机搁在桌子上,将胳膊搭在桌沿,十分认真地看向某人。

    “你就不想问问,刚才沈嘉安跟我说什么了?”一上来,我决定先吊一下他的胃口。

    陆敬修听完神色依旧如常,淡定地咽下东西之后,他擦擦嘴角,语气更轻淡道:“说什么了?”

    我对他的回答十分满意,当即就笑开,说:“他跟他老婆要离开南城了,说是江佩澜现在的精神不太好,要找地方休养段时间。还有啊,他让我谢谢你,说你什么手下留情。你对他留什么情了?”

    陆敬修的手点了点桌子,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突然有些“翻脸”了。

    “吃完了,收拾一下吧。”说着就要起身。

    我当然不能这么“放过”他,见此立马挡到他面前,将他截住。

    “快点从实招来,你们之间到底从事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了?”我抱住他的腰,以防他趁机逃跑。

    陆敬修对我的行为显然是有些无奈,不过他倒是也不躲了,顿了会儿,他不紧不慢地开口:“大概是因为,我没有追究他老婆对你做过的事。”

    江佩澜对我做的事。

    我瞬间恍然,他让秦颂找到江佩澜,肯定不会是单纯地找到那么简单。

    换个角度想,如果别人要害陆敬修,还差点真把他给害了,我估计跟人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而他最终决定放过,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

    我笑眯眯地贴过去,仰着头问他:“难道是怜香惜玉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想逗逗他。

    陆敬修不置可否,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尖之后,他不带一点商量地说道:“去洗碗,别耍赖。”

    我悻悻地退开,心想着我不耍赖,我从来都不耍赖!

    不过今天没有听到的答案,以后我到底还是弄清楚了。

    也明白了,我爱着的这个男人,他的心思到底有多沉,多不见底。

    别人得罪了他,他要追究,向来不易于被人发现,但却比任何一种方式都要来的彻底,来的深重。

    【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