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3章 这样的我才配得上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种事没什么可否认的,他既然问了,那我就照实回答:“嗯,是我男朋友。”

    “他是干什么的?”他接着问。

    这个话题就让我有点不太舒服了,要是朋友之间说说还好,我跟他又算不上什么朋友,他问这么隐私的问题,自己不会觉得不合适吗?

    但碍于面子,我咬了一下嘴唇思考了一下,还是温声答道:“这对我跟程总之间的合作,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是没什么影响。”他点点头,“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女人,交的男朋友肯定不会是普通人。他如果不是普通人,那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为什么不出手帮你一把,反倒是要你出来求别人。”

    得,这人的想象力也够丰富的,而且猜的大部分都对。

    我的男朋友确实不是普通人,而且他也确实没投什么钱给我的公司。

    但那又怎么样,程易江他知道什么,他以为一个男人不给女人大把花钱,就是不爱她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坐在对面的男人皱了皱眉:“笑什么?”

    我耸了一下肩:“就是觉得好笑。程总对待一个不认识的人,都能做出这样的评价,我是觉得您很厉害。”

    程易江的脸色稍稍沉了些,显然能听出来我说的并不是什么好话。

    我不再虚伪地恭维他,神情也肃正了些许。

    还是那句话,别人怎么说我、怎么对我都好,我能忍都会忍,但一牵扯到陆敬修,他受到同样的对待时,我是一口气都忍不下去4;149430473794456。

    我稍稍撇开头,也不管气氛变得有些滞闷,继续解释,也不算解释道:“他是我心里最好的男人,他做的任何事,我都无条件地支持。而且程总,我说的不知道你信不信,他不止一次说过要帮我,但我都拒绝了。您既然那么会猜,不如再猜一次,我为什么会拒绝?”

    程易江不置可否地笑笑,不晓得是在笑谁。

    看他这态度,像是不愿意再听了,正好,我也不愿意说了。

    陆敬修的好,我恨不得藏在心里只让自己知道。

    理智告诉我现在应该继续忍着,等到略过这个话题,我们就能继续谈注资的事情了。

    但我觉得有点闷,胸口特别闷,再坐在这里,我怕是会难受的不行。

    我就算是再想要这笔融资,也不至于让自己这么憋屈。

    深吸一口气之后,我拿起包站起身,准备离开。

    “今天这一餐是我请程总的,算是跟您道个谢,您之前救了我,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心里特别感激。至于其他的,我们改天再约个时间谈吧,现在我就不奉陪了,再见。”

    我转身刚要走,余光就看到程易江也跟着站了起来。

    然后,他伸手攥住了我的小臂。

    “不就是说到你男朋友,还没具体说什么呢,这就受不了了?什么脾气。”话听着有点不满,但他的语气却是闲淡的。

    我扯扯嘴角,想甩开他的手,但没成功,于是我转头对他说:“我这个人喜欢公事公办,谈公事的时候,不是很喜欢牵扯到私人问题。”

    “OK,不牵扯私人问题。”程易江一副配合的模样,“但我投资一家公司的时候,往往会将负责人的身家背景也调查清楚,为了减少以后的风险,也为了合作愉快。”

    “程总到底想要知道什么?”我又吸了口气。

    程易江笑笑,这次不带着轻讽了:“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要你男朋友的钱。”

    我:“……”

    程易江这个人,绝逼有问题!他脑子大概是有泡!

    ……

    走出餐厅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下大了,幸亏我的包里带着伞,走出去的时候不至于被淋湿。

    只是待我刚把伞撑开,后面就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了我的伞柄,然后一个用力,将我的伞给夺了过去。

    我陷入了万分的震惊,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身边站着的男人。

    看着他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只觉得这个人也许是疯了。

    不,是我疯了,我要被他逼疯了。

    程易江好整以暇地看我一眼,估计是我的情绪太过显露,衬得他风轻云淡的很:“一起撑?”

    我:“……这是我的伞。”

    “我知道,一起撑?”

    我:“……不必了,您自己撑吧,这把伞送您了。”

    我冷冷收回目光,然后把风衣的领子一提,冒着雨下了台阶。

    今天真不知道是走什么“运”了,跟程易江那种人吃了饭,正事也没谈成,现在还要被雨淋,所有的衰事一起发生在我身上,搞得我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我的车停的地方不算远,但奈何雨太大,走到半路我就感觉差不多湿透了。

    早知道就拿两把伞了……不对,早知道一把伞都不要带了,我淋了雨,那个人也不会好过。

    快要走到车前时,我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雨滴瞬间少了许多,当然不是雨停了,而是某个假惺惺的男人拿着我的伞来假惺惺地做好事了。

    我冷笑一声,不去管他,继续往车前走去。

    程易江一边装模作样地给我撑着伞,一边不死心地继续问:“说说啊,你为什么不要你男朋友的钱?舍不得?不好意思?还是怎么样?”

    我一言不发,高跟鞋蹬蹬蹬踏在石板路上,恨不得一脚一脚都踩在某人的身上。

    一直到了驾驶座的前,我刚开锁想要开门上去,男人的胳膊便伸过来,抵在了车门上。

    看样子是不得到一个答案不罢休了。

    一瞬间我心里居然没那么怒恨了,甚至还噗嗤笑了声。

    程易江有些不解地问我:“笑什么?”

    “笑你幼稚,别人想告诉你的时候你不听,不想说了你又上赶着来问,跟个小孩儿似的。”还是个又霸道,又阴晴不定的小破孩儿。

    程易江脸立马黑了。

    我乐得见他这样,他不痛快了,我才会觉得痛快。

    而且看在我痛快的份上,我大发慈悲地告诉他想到的答案:“我不想要他的钱,是因为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跟他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一直仰赖他的帮助而活。我喜欢的男人,我希望他光芒万丈地活着,与此同时,我也希望自己光芒万丈地活着。这样的我才能配得上他,你懂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