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程易江像是一时之间理解不了我说的话,脸上有明显的怔愣。

    不过我是没耐心跟他继续解释了,我太冷了,想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换衣服,然后美美地躺在被窝里睡上一觉。

    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而且我总有种预感,程易江他会答应注资的事情的,如果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干嘛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显然是有这样做的价值。

    商人重利,莫衷如是。

    对于我欠他的,我也总会找机会还上。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将车里的暖风调到最高,但还是冻得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身体刚刚养的差不多了,今天又淋了一场雨,估计又得感冒了。

    陆敬修知道了,大概又要心疼了吧。

    “阿嚏——”

    我揉揉鼻子,将车缓缓停下,因为前面的车排起了一溜的长龙。

    每逢下雨就堵车,我早就习惯了。

    干等着的时候,我仰靠在车座上,不敢闭眼,就是浑身难受,想放松一下。

    约莫过去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前面的车终于动了十几米,我赶紧追上去。

    这个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我将车重新停好之后才看过去,发现给我打电话的人是顾正。

    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大约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吧。

    我仍然记得那次的会面不是很愉快,他拿陆敬修前女友的事情来“刺激”我,我还真就受了刺激,下了大雨还跟陆敬修闹,结果到最后被困在车上,还是被人救下来的。

    想想就丢人。

    除此之外,想想就觉得自己特笨。

    怎么别人说几句话就信了呢,我最该相信的人,难道不是陆敬修吗?

    想明白这一点,我终于是不纠结不苦恼了,就是对顾正再没了什么好感。

    因此这个时候他给打电话,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接。

    万一真的是有什么事……

    我摁了一下额角,拿起耳机接通。

    “是我。”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犹豫。

    真是,电话打都打了,还犹豫个什么。

    我又气又好笑,说出来的话也没什么威4;149430473794456慑力了:“嗯,我知道,有事吗?”

    “嘿嘿,小嫂子,你该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对方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有些讨好。

    我则是毫不留情挡回去:“我可当不起顾总这声小嫂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有事。”

    “哈哈,是这样的,过两天是我们公司成立两周年的纪念日,想请您赏光莅临,赏光莅临。”

    前面的车又挪了几米,我轻踩油门跟上,因而没顾得上说话。

    顾正在那边以为我不同意,嗓音忽然变得苦哈哈了:“小嫂子,之前是我错了,真的,我跟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计较了。这次的活动摆脱您一定要来啊,一定一定啊!”

    他跟我道歉我还能想出点理由,但非得让我去那个两周年纪念日,我就有点费解了:“为什么非要让我到场?”

    “嗨……这、这不是……”

    “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现在就挂了。”

    “唉别别别,我说!是老三告诉我,要是想让他去的话必须得来征求你的同意,你同意了他才答应。小嫂子,我是真没脸见你,上次说了那些混话,我自己回去想了都特别后悔,老三还瞅着空把我打了一顿……咳咳,总之就是这次的酒会他必须得到场,您就算给老三个面子,您就答应吧,昂。”

    他说的乱七八糟的,我倒是能听出个大概。

    大概就是,他想让陆敬修去,而陆敬修的条件是我去,所以他才来跟我道歉,又跟我装可怜的。

    只是我怎么就觉得这么上火呢?

    一个两个的,都太不可理喻了。

    我压着火气,努力平静着声音跟他说:“我恐怕没时间。”

    “您都不知道哪天呢,您怎么就知道没时间了……”

    我:“……”

    真不知道该说这人是耿直还是死脑筋!

    我抿了一下嘴唇,居然又有点想笑。

    其实要问我想不想去,我是真不想去。

    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那样应酬的场合,去了纯粹浪费我的时间。

    但是如果这件事对陆敬修来说很重要的话,那我就得多斟酌一下了。

    我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了两下,然后放缓声音,对顾正说道:“那我回去考虑一下,决定了再给你答复。”

    “小嫂子……”

    “打住,甭在我这博同情了,没用。”

    “……好,那、那就麻烦余总了。”

    收了线,我长叹一声,甚是无奈地笑了出来。

    本文首发夏至网(http://om),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回到家,我径直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套干爽的衣服,又把湿透的衣物都放进洗衣机里,接着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客厅。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一点,陆敬修的会应该开得差不多了吧。

    我找到手机,给他发了条信息:“会开完了吗?”

    一两分钟之后,对方回复:“嗯。”

    开完会了啊,我顿时高兴得不行,找到他的号码就拨了过去。

    只是刚才还给我回信息的他,这次却没有接电话。

    我有些奇怪,于是又拨了一遍。

    这回倒是有人接通了。

    但是接电话的人……

    不是陆敬修,亦不是秦颂。

    而是个女人。

    “您好,陆先生现在有事不在身边,我是他的秘书,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您转达。”

    我握着手机的手指顿时收紧。

    秘、秘书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