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6章 不如人所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我刚一说完,就感觉下巴被人擒住了,再然后,额头也被抵住了。

    陆敬修的脸离我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洒在我的脸上。

    我顿时有些心慌,想退开,但是没能如愿。

    陆敬修深沉如墨的眼睛盯着4;149430473794456我,而后一字一句缓缓问道:“好聚好散?”

    我心里更慌了,稍稍撇开头,避开他的眼神。

    “不是现在,如、如果以后我们如果不喜欢了,就、就可以……”

    分手那两个字我没能说得出口,一方面是觉得现在说不合适,另一方面,我连设想那样的场景都会心痛的不行,说出来无非增添自己的苦涩而已。

    陆敬修的呼吸似是沉了沉,但他没说什么,气氛就这样僵滞着。

    直到我先承受不住,轻轻推开了他。

    “我是说如果,如果觉得彼此不合适了,分开就好,天下的情侣都一样。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相爱的不是吗?我这个人就是直脾气,有什么就要说出来,要是都解释清楚了,事情也就过去了。只有一点,我们别互相隐瞒,也别互相欺骗。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地相信。以后要是同样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你也不要憋在心里不出声,有什么只管对我说,对你,我也不会说一句假话。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

    我其实不太确定我这样全部直白地袒露心思到底是对是错,但我一直记得一个道理,你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先付出同等的东西。

    我想要别人真诚以待,就不能太虚与委蛇,得学着坦诚,学会信任。

    陆敬修听完之后突然将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倒把我吓了一跳。

    以前我们两个在一块的时候,都是我靠着他倚着他,他可从来没往我身上黏过。

    我全身有些僵直,有点不知所措。

    然后我听到他说:“好。”

    我说以后坦诚相待,他说好。

    我的嘴角翘了翘,点点头:“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说实话,我觉得那姑娘可能喜欢你,你得找机会跟她说清楚,说你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过也别说的太严重,别伤了人家的自尊心,就那么提醒一下就好。”

    我说完停住,身边的人没回答,只有匀称的呼吸声传来。

    我低头一看,得,竟然睡着了。

    到底是有多困啊。

    我轻轻一叹,接着抱住他的肩膀,让他平躺在沙发上。

    找了条毯子过来给他盖上之后,我坐在沙发边的矮凳上,撑着下巴,直直地看了他好久。

    我当真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怎么也看不够的感觉。

    很多人相处时间长了都会觉得厌倦,但跟陆敬修在一起,我只觉得每天都要多爱他一些。

    因为越来越爱,所以越来越患得患失了。

    不过我该对他有信心的,相信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好好地在一起,都会好好地走下去。

    我俯下身,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眷恋无比。

    只是人生啊,大多数时候并不会如人所愿,如人所想。

    所有的一切,到目前为止并不是个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

    从现在开始,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转的越来越快,终有一天,会彻底失控。

    到那时候,我们会身在何处,身边的人又会身在何处呢?

    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

    ……

    第二天早晨,也不算早晨了,时针已经到了上午将近十点。

    我刚给小张打完电话来到客厅,就发现原本还沉沉睡着的男人已经坐了起来。

    他听到我走过去,抬眼看向我,眼睛里少有地出现了些迷茫。

    我轻笑着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摸了摸他有些扎人的胡茬。

    “睡饱了?”我问。

    陆敬修掀开毯子,哑着嗓子问我:“几点了?”

    我一本正经地说:“你现在起床洗漱的话,待会儿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陆敬修捏了一下额角。

    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赶紧起来。

    早餐什么的我刚才已经做好了,估计不怎么好吃,但是勉强能填饱肚子。

    边走向厨房,我边语气轻松地告诉他:“早晨的时候秦颂打电话过来,我问他你上午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他说没有,我就放心让你睡了。工作什么的确实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别太不当回事。快点起来啦,看我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陆敬修洗漱干净出来,我瞧他一身清爽,眼底的青灰也散去不少,于是就放心下来。

    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赶紧到餐桌这里来坐,想跟他“邀邀功”。

    之前他总质疑我做的东西不能吃,这一次我得好好给自己正名。

    他喝下一口粥之后,我殷切地问他:“怎么样,好喝吗?”

    陆敬修看了我一眼:“还好。”

    还好……是什么档次的评价啊?

    估计在他陆大厨那里,就只能给个辛苦分。

    我也不怎么在意,等他吃得差不多了之后,我就主动起身去洗碗。

    这时候陆敬修问我:“你不上班?”

    今天是周二,妥妥的工作日,当然是要上班的啦。

    不过为了在家陪他,我也只能翘个班,被扣个奖金什么的了。

    我幽怨地看着他,说:“不上班就没工钱,陆先生会养我吗?”

    陆敬修眼底浮现一丝笑意:“嗯,我养你。”

    我心满意足地去到厨房,迅速地收拾干净,然后走出来去换了套正式点的套装。

    刚才小张告诉我,下午公司要来一个投资公司的老总,是李显成引荐的,提醒我到时候准时到。

    这确实不是个小事,到时候我得好好招待着。

    等我收拾好出来,陆敬修也换了衣服,正统的西装衬衫,打眼看上去我们两个跟情侣装似的。

    也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先前让他拿了些衣服过来,免得在我这过夜的时候来不及回去换衣服。

    我走上前去,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口,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他:“昨天顾正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参加什么创立纪念日,还说是你的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