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 有钱是大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闻言神色淡淡地回答:“想去就去,不想也不用勉强。”

    我将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扣好,然后后退一步,颇为无奈地说:“可是听他那意思,好像不是可去可不去的场合啊。”

    陆敬修竟然还点点头:“的确。”

    我语塞:“那为什么你还说不用勉强。”

    “他做错了事,不能太轻易原谅。”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了:“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你好像打了他一顿,是吗?”

    “……是吗,我不太清楚。”

    我:“……陆敬修,你变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可爱啦!”

    说着我一把上前,抱住他的腰,恨不得亲他一口。

    陆敬修垂下眼睛看着我,眼里颇有种“你静静演戏我静静看”的意味。

    好嘛,我知道是有点夸张了,但是心里高兴是真的。

    出门临分别的时候,我拉住他的手,认真地对他说:“他毕竟是你的好朋友,能去的话还是去吧。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没放在心上,你也不用介意。”

    陆敬修没回答,只是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

    来到公司,恰好员工们午休结束。

    我走进办公室,小张见了也跟进来,将一份资料交给我。

    我边挂大衣边问:“这是什么?”

    “这是下午要来的投资公司传真过来的资料,请您查看。”

    我点点头,说:“放在桌上吧,我待会儿看。”

    小张应了声,但还站在原地,好像还有事要跟我说。

    我发觉了便问:“还有什么事?”

    小张貌似挺纠结,双手也绞在一起。

    她这个样子,我也跟着纠结了。

    我撑在桌面上,上身前倾,用眼神示意她赶紧说。

    过了好半天,小张才开口:“余总,我听说了一件事……”

    “嗯,什么事?”

    “就是、就是……哎呀,就是杨总他们好像也要辞职了,听说别的公司开了大价钱挖角呢!”

    杨致明要离开的事其实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是余淮林的心腹,现在余氏易主,但凡他是个有筹划的,都知道要另谋出路。

    于是我对小张说:“我知道了,顺其自然吧。”

    小张低下头,声音也跟着低了些:“余总,公司这段时间走了很多人,剩下的很多也都在观望,我是真的怕……”

    “怕公司会垮了?”

    “不是不是,我是怕会影响到您。您可不能失去信心啊,我有预感,余氏早晚会好起来的,真的!”

    我从办公桌后绕过来,来到小张面前,稍稍弯下腿歪着头去看她的脸。

    刚才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声音都有点哽咽了。

    傻丫头,现在都开始操心她老板了。

    不过我听到了,真的觉得特别窝心。

    我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我也跟你一样有信心,只要我还在,我就不会放弃。”

    ……

    下午两点半,小张内线告诉我,约好的投资老板已经到了。

    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资料,然后去到第一会议室。

    人来的时候,我起身去迎接,看到的就是一张熟悉的脸。

    原本这种情况下突然遇到熟人,我是该觉得尴尬的,但很奇怪,我居然没什么特别的感受,连惊讶都没有。

    或许很早之前,我就隐隐有了些预感。

    程易江在我面前站定,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也淡淡笑着,伸出手:“程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程易江看了一眼我的手,然后缓缓抬起手臂,跟我相握:“余总客气了。”

    这一次李显成也跟着来了,他站在程易江身边,照例是有些殷勤,有些恭维。

    不过对我倒是也客气了许多。

    双方公司的人都落座之后,按照程序,我把余氏这边的情况大体介绍了一下。

    其实这些我之前已经都跟他说过了,但那毕竟是私下,真正要落定,还是要放在台面上来说。

    程易江看着听得很认真,但他那双眼睛一点没往我给他的资4;149430473794456料上瞟,反倒是一直有意无意地盯着我看。

    盯着我看个毛啊,我脸上有字啊。

    因为昨晚的事,我对他还有点气,并不是很想理他。

    都说完差不多了之后,我才公事公办地问了句:“程总还有什么情况想要了解?”

    程易江将眼前的文件夹合上,身体向后一靠,略显清冷地说道:“余总刚才说的,我已经知道了。但是实际情况怎么样,我还需要确认一下。”

    我点点头,他提这要求并不过分:“程总想要怎么确认?”

    这次他没说话,而是看向李显成。

    李显成反应过来,低声对我说:“不如你带着程总实地考察一下。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要是能谈下来,余氏就有救了!”

    虽然我稍稍有点反感,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对。

    程易江怎么样是他的事,只要他的钱到手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于是我轻吸一口气,在程易江志在必得的目光下,顺了他的意。

    ……

    程易江跟他的助理要离开时,李显成在一边鼓动着让我送送。

    于礼我是该送的,但是我这人大概有点反骨,别人越想让我做什么,我偏偏不太乐意。

    想了想,我转头对李显成说:“李总跟程总是旧识,肯定还有话要聊,不如由你替我送送程总吧。程总是贵客,我怕怠慢了。”

    李显成一听有些尴尬。

    倒是程易江,闻言赞同似的点点头,接下来说了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跟余总再聊,不差这一回。”

    送走了这些人,我长舒一口气,突然对一句话理解的特别深刻。

    没钱是孙子,有钱是大爷啊。

    诚不欺我也。

    不过不管怎么说,融资的事情算是成功了一半,也让公司的人都稍稍安下了心,员工们干劲也足了很多。

    在这个当头,顾正所说的那个创立纪念日,也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