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 老相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方听到我的话,并没有表现出诧异,显然知道陆敬修身边是我有这样一个人存在的。

    她伸出手跟我交握,话说得也很客气有礼:“余小姐好,久闻大名。我是陆氏公关部的唐晓影,很高兴认识您。”

    我浅笑着应下,余光见处,是秦颂如临大敌的表情。

    以为我会当场让对方下不来台吗?

    实在是有点小看我了,我就算是再生气,再不喜欢眼前的女人,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失了颜面。

    更何况,我还得给陆敬修面子呢,我不能让他为难。

    我收回手,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陆敬修恰好也在看我,很快,他握住我的手,转而对秦颂道:“怎么回事?”

    秦颂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道:“唐经理说有急事要跟您汇报,我就把她带进来了。”

    陆敬修听完没点头也没沉下脸色,面容还是淡淡的。

    我看了眼唐晓影,发现后者的笑容已经稍稍有些僵了。

    于是我笑笑,主动松开了陆敬修的手,对他说:“我正好要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吧,我待会儿过来。”

    陆敬修这下眉头轻轻一皱。

    我却是没跟他多说,直接转身就走。

    这副模样估计会让人以为我在置气,但不是,真不是。

    我想把一个男人牢牢绑在身边,不现实,也不应该。他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私人空间,我哪能用爱的名义去破坏那一切。

    而且之前我们说过的那些,我相信他会记得的,也会遵守。

    我余清辞的男人,是能守住自己的底线的,我并不怀疑。

    来到洗手间,我补了补妆,又洗了把手,烘干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嬉笑声。

    转头一瞧,是一帮千金小姐,有几个还是老相识。

    但说是老相识,彼此之间却都看不太上,就算是偶然遇到了也只是尴尬而已。

    我勾着唇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想走。

    可经过一个人面前时,她却伸手拦住了我。

    我抬眼一看,是荣氏集团的千金荣玥。

    我跟她认识的过程,说实话颇有点曲折。

    她家里还有个弟弟,叫荣岩,年纪跟我相仿,当年高中的时候我们是校友。

    荣岩就是传说中混混那一类的差等生,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就在学校里胡作非为。

    本来我们没什么交集,只是偶然有一天,他带着几个“兄弟”在校门口把我拦下,说是要跟我谈谈“朋友”。

    我当时一听就反感的不行,当即就冷冷地告诉他,我不想谈朋友,我只想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

    结果荣岩一听就笑了,还笑的特别夸张,他告诉我,只要跟了他,以后什么好大学去不了,他爸爸在首都那边都有关系,我想去哪里都不成问题。

    这些人的嘴真是太过肆无忌惮,跟开了瓢似的,当然也极有可能是为了哄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那个时候的我也是涉世未深,不过成长环境决定了我不会轻易地相信别人,荣岩这种人在我眼里,跟个幼稚恶劣的小屁孩儿没什么差别。

    我以为我拒绝了他,就算是跟他划清了界限,谁知道他开始到处散播我是他女朋友的谣言。老师听到风声之后还把我叫去办公室,苦口婆心地劝诫我不要跟那些男生扯上关系,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正是关键的时候,我的成绩虽然很好,但只要稍一不留心就会滑下来,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我知道老师是为了我好,我自己也向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

    只是我不去找山,山来找我,我也特别生气,特别苦恼。

    悠悠众口,我一个人哪能堵得住。

    荣岩开始时4;149430473794456不时地出现在我的周围,美其名曰“保护”,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宣示主权,我赶又赶不走,躲又躲不开,那段时间当真是憋屈的不行。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偶然听到荣岩对他那帮兄弟说,晚上要去个酒吧,还有什么“好东西”之类的,几个人听到了都嘿嘿嘿笑的不怀好意。

    他还靠过来问我,要不要一块去。

    我能跟他一块去才怪,只给他翻了个白眼。

    荣岩趁我不注意摸了一下我的大腿,还色眯眯地凑在我的耳边,对我说,就喜欢我这种装清高的,改天非得办了我不可。

    那个时候遇到了这种事,我一不能回去告诉家长,二又不能转学,只能自己忍下来。

    可是忍的后果又是怎样,我有点不太感想。

    人都有保护自己的勇气和本能,当天下午放学,我就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拨了报警电话。

    我按照自己的记忆,把地址什么的都报出来,语气出奇地冷静。

    后来我正常地回到家,热饭,吃饭,写作业。

    第二天一早来到学校,我就听人说出事了。

    是荣岩跟他那帮兄弟出事了,好像是藏了什么违禁品,被抓进警察局了。

    我一边不动声色地听,一边从书包里往外拿作业本,并无任何的异常。

    不过我的心里却是在想,果然,我猜的没有错,那些“好东西”实际上是些坏东西,一旦沾上了,是要进局子的。

    但是荣岩家里可不是吃素的,听说前者很快被放出来,不过却没来上学,而是被家人送到了国外。

    当时给荣岩来办理退学手续和收拾东西的,就是他的姐姐荣玥。

    她找到我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淡着目光打量了我一会儿。

    我不清楚她究竟知不知道是我报的警,只能强撑着冷静,不让她看出什么漏洞。

    后来她倒是很快走了,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跟她算是认识了,在之后的很多年时间里,见到彼此,都只剩下审视和冷清。

    所以对于此刻她拦下我的行为,我颇有些意外。

    我看向她,轻笑着问道:“荣小姐找我有事?”

    荣玥双手抱胸,她比我稍高一点,所以垂着眼睛看向我,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淡淡问道:“你跟顾正,是什么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