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好在我不嫌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尚在怔愣着,电梯门到了时间就要关上了。

    这个时候,还是秦颂眼明手快跨前一步,挡住了电梯门。

    我继续:“……”

    秦颂见状嘿嘿笑了声:“余小姐还站着干什么,快上来啊。”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攥得手机紧紧的:“不用了,我还要打个电话,我等下一班吧。”

    蔡骧那边还没收线,听到这边的声音之后立马问我:“怎么了怎么了,碰着谁了?”

    我咬牙,我微笑:“……没碰着谁。”

    “别唬我了,平时你可不这样,让我猜猜,你是不是看到你前夫了?你们俩面对面遇上了?”

    我继续微笑,继续咬牙,这次却没回答。

    只是在心里想着,蔡骧啊蔡骧,你这样的干脆去算命好了,还做什么生意呢?给人算命也保准赚个盆满钵满的。

    在衡量了一下到底是跟蔡骧继续扯皮,还是硬着头皮跟陆敬修坐一班电梯下去之后,我长吸两口气,最终选择收线,然后迈步进电梯,站在离陆敬修最远的一个角落。

    在刚才那么久的时间里,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眼睛好像也没往我这边看,就跟没见着我这个人似的。

    呵,他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他好不好。

    电梯门缓缓合上之后,我盯着一个个下降的数字,默默在心思倒数着,很快就出去了,很快了。

    秦颂原本离得我稍远,这个时候突然走到我身边,挂着他那招牌的笑问道:“余小姐这是要回公司?”

    我“嗯”了一声,其他的没多说,反正人家也没多问。

    “哈哈,真巧。陆先生马上也要出去一趟,待会儿刚好能路过余氏,不如送余小姐一程。”

    我是真对这些人无语了,一个两个的都说要接我要送我,我干嘛要人接送啊,我自己有车啊!

    我忍下心里的暴躁,闭了闭眼睛缓和一下心情之后,才面无表情地转头对秦颂道:“谢谢,不必了,我自己会开车回去。”

    秦颂闻言又笑了笑,只是笑里已然多了些尴尬。

    尴尬,是啊,是很尴尬。

    因为某个人的缘故,哪怕他一句话没说,一眼都没看我,但仅仅因为跟他同处在一个密闭空间内,我就觉得尴尬,尴尬得要炸了。

    最后电梯到达的时候,我边往外走边在心里吐槽。

    这陆氏哪哪都好,就是这电梯太慢了。

    虽然看着蛮高档的,但中看不中用,真是慢死了!

    我暗暗咬着牙,脚下的高跟鞋蹬蹬蹬走的又快又响,也不管有没有什么淑女气质了。

    在陆敬修面前,老娘就是个不知好歹不懂分寸的泼妇,一点儿好的地方都没有。

    我要是不赶紧走,我还得碍人家的眼。

    翻白眼这项技术我不太熟练,现在只觉得眼球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而没好好看路,脚步走的又快,高跟鞋又高,反正种种因素恰巧凑在一起,我便崴脚了。

    崴的这一下还不轻,疼的我半天没敢再挪步。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没蹲下坐下顺带捂着自己脚踝哎哟作痛,那样会显得我多刻意似的,老娘才不是装腔作势装可怜的那种人。

    我抱着手臂站定在原地,等到后面两个人走过来了,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毫不在意”地说道:“那个……你们公司的空调还挺足的,我凉快一会儿再走,你们先走吧。”

    我左脚基本上已经疼的开始发麻了,可这两个人不走,我也不能随意摆出一副“我很疼疼的要命”的神情,只能强撑着忍着。

    秦颂好歹是陆敬修的贴身助理,当他“一脸关切”地凑过来时,我真想敲敲他的脑袋,然后咆哮一句,眼力见儿呢?眼力见儿呢秦助理???!!!

    “余小姐的脚没事吧,好像是扭到了,严不严重啊?”秦颂的声线温和又有磁性,但我现在听了只想打人。

    我刚想咬着牙回复一句——我没事!!!不要问我了!!!

    此时突然有个人走到我身边,半句话也没说,紧接着蹲下了身。

    我整个人僵在原地。

    陆敬修的手指触上我的脚踝时,我吓得心砰砰砰直跳,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小退了一步,结果扭到同一个地方,疼得我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

    他一只手还放在我的脚踝上,另外一只手则是握住了我的小腿,应该是让我别再乱动。

    我全身只僵的更厉害。

    “疼吗?”他修长的手指稍微用力捏了一下。

    我:“……有点。”

    “应该是没伤到骨头,回去记得冷敷。”

    我:“……哦。”

    陆敬修又查看了一会儿之后便站了起来。

    他立在我面前,笔直挺拔地站着,目光微微下垂。

    这大概是今天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我。

    我却是突然不想去看他了。

    切,之前还不把人当一回事,现在假惺惺地来帮我看脚是做什么啊。

    真是从来没见过如此喜怒无常又阴晴不定的人。

    一边胡思乱想的同时,心还在咚咚咚地跳个不停,于是我又想,我不光是脚不大好,我连心脏都不大好了。

    我有些不适地抚了抚胸口,刚想别扭地说声谢谢,就听他低哑着声音说道:“你的脚伤成这样,不能再开车了,让秦颂送你吧。”语气里再没了让我又生气又难受的冰冷和绝情。

    我闻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之后我缓缓抬起头看向他,盯着他沉默地看了好一会儿,接着才低声道:“不用了,有人会来接我。”

    陆敬修听完竟然轻笑了一下,不过我觉得那笑里像是夹杂着淡淡的嘲讽。

    “那个叫蔡骧的男人?”他问。

    我胸口一闷,但反应却不慢:“怎么,不行吗?”

    他的笑意敛了敛。

    我愈发气闷了些:“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我们两个又没什么关系了,我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你也管不着!”

    我承认这句话是气话,我现在不光不想跟蔡骧在一起,其他男人我也根本不感兴趣。

    但是话就是这么脱口而出了。

    因为我实在是生气啊,你说明明是他先把人给贬得一文不值的,现在都要分道扬镳了,还对人指手画脚的。

    凭什么啊!

    你陆敬修就算是再厉害,我余清辞也不怕你!

    许是被我瞪得狠了,总之最后是陆敬修先移开目光,接着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走吧。”

    我的气还不顺:“我才不走呢,我等人!”

    “余清辞。”他的声音微微沉下来。

    “干嘛?”我也不甘示弱,语气有点冲。现在谁怕谁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才没什么顾忌了我!

    “你真是……”他似是轻叹一声。

    “我真是怎么了?话能别总是说一半吗,说句话怎么就那么累呢?”要不是我现在脚疼,我恨不得踹他一脚。

    吊人胃口什么的最可恶了。

    而陆敬修这回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终倒还真是把话给说完整了。

    他说:“你真是个坏脾气,脑袋又不灵光,好在我不嫌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