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4章 这辈子欠了你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通之后,陆敬修微哑的声音潺潺传来:“吃完饭了?”

    我“嗯”了声。

    “那我去接你。”他说。

    我则是赶紧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开车过来的,待会儿就回去了。”

    还没等陆敬修再说话,林婉这时接口道:“老三要来的话就让他来吧,正好老爷想他想的紧了。”

    她这么一说,我便想到陆老爷子刚才说的话,犹豫片刻,我便低了低声音:“那好吧,你来接我吧,我等你。”

    半个多小时之后,外面的门铃响了。

    佣人小跑着去开门,我也有些紧张地往门口看去。

    果然,来的就是心里想的那个人。

    跟他的目光相触的刹那,我一下午加半晚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老三来了,快过来坐。刘妈,再上杯茶。”林婉起身招呼了一句。

    我也跟着站起,望着陆敬修,就是抿着嘴笑。

    他看我的时候,眼里也都是柔和。

    看他这身打扮,应该是从工作场合直接过来的,可等他走近了,我才闻到他身上淡淡的4;149430473794456酒味。

    我察觉之后便小声问他:“晚上喝酒了?”

    陆敬修旁若无人似的摸了摸我的头发,他的脸凑近时,我都以为他要亲上来。

    我刚想着后退一步,别在长辈面前失礼,就看到他笑了出来,哑声回答道:“有个饭局,推脱不了。”

    好嘛,推脱不了就推脱不了,喝酒就喝了,又没醉。

    可你干嘛要摆出一副跟我如胶似漆的模样啊,我见了都直起鸡皮疙瘩。

    旁边林婉一直没出声,估计是没眼看,也不好意思阻止。

    趁着人家反感之前,我赶紧推了陆敬修一把,示意他端庄一点,矜持一点。

    后者见此倒是配合地站得远了些,不过却朝我挑了挑眉毛,没了平日里的清冷疏淡,愣是多了几分痞气。

    一定是喝了酒的原因,一定是!

    酒精害人啊,就连陆敬修这样的男人都着了它的道,我更得离得远远的了。

    林婉让我跟陆敬修先坐,她上去找陆老爷子下来,还说后者总是念叨着让老三多回家看看。

    我转头看陆敬修,想看看他的态度。

    他察觉到我的目光,先是眯着眼对我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

    陆敬修这时开口,不过不是对我说的,那明显就是对林婉。

    “我不留了,下次再说。”

    然后又贴近我:“走吧。”

    被陆敬修拉着手离开陆家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一路跑着跟上去。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眼前的男人并没有任何醉态,更不是个醉鬼。

    可是他做的事,怎么就这么让人弄不明白呢?

    走到我的车前,陆敬修的手放在驾驶座的车门上停了一下,之后打开,让我上去。

    我照做,很快他也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里的空间不算大也不算小,却可以将外界的一切暂时隔绝开来。

    也只有在这里,这个时候,我才能问某人:“刚才为什么不见你爸爸啊?也不给林姨面子?”

    陆敬修扯了扯领口,像是有些热,听完我的话,他看向我,眼里含着笑意。

    我估计也魔怔了,不然我为什么觉得他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很快,他懒洋洋地说:“故意的。”

    故、故意的?!

    我听完这个回答,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不过他却是没那个精神跟我再说下去,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将头靠在车座上,有些疲惫地说:“回家吧。”

    ……好嘛,回家就回家。

    我不再追问他,而是倾过身去,帮他把安全带系好。

    不知道喝了酒的人是不是身上都特别沉,反正单单系个安全带还花了我不少力气。

    于是我忍不住低低吐槽了句:“这辈子真是欠了你的了。”

    本来以为他听不到,哪想到他居然捉住我的手,张口轻咬了一下我的手指,还颇有点得意道:“嗯,就是欠我的。”

    我:“……”

    我今天大概也是遇上了一个假的陆敬修!

    ……

    到家之后,这次到的是他的家,路上我问他去哪,他说要回家看份文件。

    都这样了还想着工作,我应该称他为劳模。

    上楼的时候,他胳膊搂着我的肩膀,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沉的要命。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抗议:“让我这么个柔弱女子扶着你上楼,好意思的吗?”

    陆敬修这时突然贴近我的耳边,呵着热气叫我一声:“老婆。”

    我:“……”

    陆敬修,你耍的这个假酒疯还能不能过去了!!!

    我心里气得不行,脸上却是面红耳赤的。

    明明现在的气温特别低,可我背后生生冒出了一层汗。

    我撇开头,懒得去看他,也没伸手把他推开。

    好容易进了家门,我累得热得直喘气,他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闲适地倚在墙边,看我换鞋。

    我瞪了他一眼,先找出他的拖鞋,然后走到他的身边蹲下。

    “抬脚。”我没好气地说。

    他就配合得抬了一下脚。

    “另外一只。”

    另外一只也抬起来了。

    给他换好鞋之后,我才坐在矮凳上开始脱高跟鞋。

    今天为了去陆家,我特别好好打扮了一番,里面是米白色的长裙,脚下踩着的是五公分高的裸色高跟鞋,不过因为站立的时间太长,我都感觉小腿要抽筋了。

    不过这个时候抽筋什么的还是小事,我边揉着腿边抬起头,看向某个不正常到极点的男人。

    我在大脑里努力思索加搜索了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你今天心情很好吗?”

    陆敬修左边的眉毛挑了挑:“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

    “好。是。”

    得,又恢复之前惜字如金的风格了。

    我睁大眼睛瞪了他一会儿,后来觉得眼睛疼,干脆就不看他了。

    就让他自己一个人疯去吧,我是不管了,管不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