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 霸王硬上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洗完澡吹完头发,我倒在陆敬修房间三米宽的大床上,眼皮沉的直打架。

    我刚想卷着被子睡过去,就感觉到一边的床铺塌了下去。

    咦,他不是要看文件吗,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我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意思是问你现在就要睡觉了吗?

    陆敬修撑着头侧躺在我身边,看着我的眼睛里也像是闪着光。

    我们大眼瞪小眼看了会儿,还是我先忍不住,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捏了一下他的脸。

    手感还不错……

    “陆先森,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啊?你这样我很方的。”

    陆敬修任我在他脸上造次,没甩开我的手,反倒是上前凑了凑。

    靠的近了,不出意外的呼吸就有些乱了。

    我今天真4;149430473794456是累着了,我才不想做那档子事儿呢,我要睡觉!

    我连忙收回手,不再招惹他,并且还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恨不能连头发丝都藏起来。

    为了观察某人的反应,当然眼睛还是留在外面的。

    陆敬修见我态度如此坚决,反应如此激烈,倒也不勉强我,只是往我的身边又靠了靠,脸埋在我的脖颈处。

    刚才还没什么感觉,这么靠着,心跳顿时也快了节奏。

    要是他现在再勾搭我一下,说不定我就就范了。

    不过没有,他没动,空气里一片宁愿。

    我被被子裹得有些热,再加上他这么半抱着,整个人很快有些受不住了,开始扭来扭去的。

    我本来以为陆敬修见我难受就会让我踢开被子,谁能想到他居然一把将我牢牢抱住,连带着被子一起,跟抱个蚕宝宝似的。

    “那个……我有点热,你把我放开吧,昂……”我跟他好声好气地商量。

    他却是岿然不动,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将我搂的更紧了些。

    我真是又败了,我干嘛在他手下造次啊,我什么时候在他那里占过上风啊。

    呜呜呜,我好热,我要起痱子了。

    好在他还是有点“良心”,见我实在透不过气,倒是给我敞开了一条缝。

    久违的凉风渗进来,让我舒服地喟叹了声。

    “还躲着我?”他恶作剧一样往我耳朵里吹了一口气。

    我浑身汗毛四起,脑袋也一抽一抽的。

    得,今晚这戏是过不去了。

    没办法,那我只好配合他的表演了。

    我抬起头咬了一口他的嘴唇,毫不示弱道:“躲着你怎么样,你又不敢霸王硬上弓。”

    他的目光顿时暗了,嗓子也哑了:“不敢……霸王……硬……上弓?”

    我:断句不是这么断的啊陆先森……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

    反正眼前这个霸王,最后像剥蒜一样把我剥出来,然后真的……硬……上了……

    事后我浑身跟水洗了似的,吊着一口气趴在床上。

    转头看了眼旁边神清气爽的男人,我突然憋了口气,然后拖着酸软又麻木的四肢,手脚并用地朝他爬过去。

    老娘非得让你知道厉害不可。

    不过我这小身板儿想想也指望不上,反倒是让人跟拎只小鸡仔儿似的扯到了怀里。

    我被迫趴在他的肩膀上,气咻咻地差点咬上他的脖子。

    这时候他满足了,畅快了,就开始替我顺毛。

    大掌在我脑后抚啊抚,摸着摸着,我就没气了。

    ……算了,他难得发这么一次疯,以后再看到他这副模样,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呢。

    其实吧,我也不是那么讨厌他现在的样子,甚至有点小喜欢。

    我努力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巧他低头,我们便互相看进对方的眼里。

    我轻咳了声,也哑着嗓音问他:“你真的不跟我说说,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

    陆敬修敛了敛眉眼,然后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

    “离着目标,进了一步。”

    目标?

    我顿时一个激灵,全身的血液还隐隐有点沸腾。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起……他的目标。

    我顿了顿,然后平复着声音又问道:“目标还远吗?”

    他回答:“很远,但早晚会实现。”

    是啊,真的早晚会实现。

    曾经我以为在余氏站得一席之地是比登天还难的事,但不过短短半年多的功夫,我已经站在以前不敢想的最顶端。

    他的目标肯定比我更大,不过他也比我更厉害,能不能如愿,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我重新趴在他的肩膀上,想了想,我说:“努力地去做把,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就像之前你一直陪着我那样。

    这次陆敬修没回答,不过他听到了我的话,也会明白我的心。

    ……

    第二天一早醒来,昨晚那个略显肆意轻狂的男人果然已经不见了,又变成了往日那个不苟言笑、板正严肃的陆敬修了。

    我一边觉得正常,一边却又有那么点遗憾。

    要是时不时能见到他那一面就好了。

    今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但陆敬修还要出门。

    他昨晚睡得晚,早晨我让想让他多睡会儿,便自己起来简单弄了点早餐,他也简单吃了点。

    要出门的时候,我踮着脚亲了他一下,然后抱住他的腰,仰着头羞涩道:“你再叫我一声啊。”

    他轻皱了一下眉头:“叫什么?”

    “就是昨晚在电梯的时候你叫的啊……”

    叫老婆什么的,嘻嘻。

    陆敬修的眼眉还是敛着的,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他突然轻叹道:“要迟到了。”

    我:“……哦。”所以是叫还是不叫嘛。

    看他的模样,是不想叫了。

    我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心里则是狂吐槽:传说中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男人,昨晚在床上的时候,你说的叫的可好听呢……

    我要不理你了……

    陆敬修离开之后,我仰天嚎了声,纠结着到底还能不能再从他嘴里听到那两个字啊。

    还不如他一开始就没叫过呢!

    好生勾人啊啊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