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 可以带你一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吃完早餐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打算今天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不出门了。

    但我自己想的挺好,有人却不让我如愿。

    接到程易江的电话,我整个人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现实比预感更可怕。

    他让我今天带他去考察一下余氏的项目状况。

    大哥,今天是周末知道不?

    今天我休息啊!

    有钱的大哥却不管我休不休息,就言简意赅冷淡地问了句:“去吗?”

    去吗……

    去,我去!

    ……

    开着车来到程易江下榻的酒店,我在楼下拨通了他的电话,告诉他我已经到了。

    后者闻言淡淡地应了声,接着什么都没说就收了线。

    对于休息日还被人叫出来当司机当陪护的遭遇,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愤愤不平,到现在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且算是心甘情愿地接受。

    反正早晚都要来这么一遭,早晚都一样,除非我不想要那笔融资了。

    程易江下楼之后,我眼尖地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然后连忙打开车门下去。

    “程总好。”我跟他客气地打招呼。

    程易江凉凉地瞥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算是想明白了,在拿到钱之前,金主就是大爷,金主说什么都对,总之把他伺候的周到就成了。

    至于他满不满意,高不高兴……随便吧,随缘吧。

    我打开后座的车门,尽职做到了一个司机的本分。

    程易江也不客气,直接坐了进去。

    路上,我跟他简单介绍了一下现在要去的地方,是余氏去年标下的一块地,在南江湿地的周围,预计将建成本市最大的湿地别墅区。

    程易江一直静默地听着,没出声。

    我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发现他阖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

    于是我不确定地喊了声:“程总?”

    “嗯,我在听。”他的声音低沉微冷。

    我则是松了口气,在听就好,不然的话我就白浪费口舌了。

    距离目的地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介绍完了项目的情况,我跟后面的金主也没有其他能聊的话题,为了不那么尴尬,我想了想便提议道:“程总想听歌吗?”

    没有回答。

    哦,那就是不太想听了。

    就在我打消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句:“你说着话,别停下。”

    “什么?”我有点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

    程易江这次居然也耐心重复了遍:“别停下。”

    我:“……哦。”

    虽然已经决心有求必应了吧,但这个要求,我还真没想到,也没什么准备。

    可不就是跟人扯话题聊天嘛,想想……也没那么难嘛!

    开始的时候我说起了余氏这几年的发展情况,从我进到公司之后,发生种种变化,我的种种感悟,很是浮于表面,在他听来应该也是挺无关痛痒,但每次我顿住看他的时候,发现他都是闭着眼睛静听的姿势,也并没有出声将我打断。

    如此我便定了定神,继续往下说。

    公司的事情说完了,再往前追溯,就是大学的生活。

    这项应该挺有共鸣的,毕竟都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

    这一次我没只顾自己说,而是趁机问了他一句:“程总的大学是怎样的?”

    等了会儿,后面的男人回答:“不怎么样。”

    我:“……”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我被噎了一下,也没有气馁,因为我说的嗓子都已经干了,我太累了,必须得想个法子把话题引到他那里去。

    轻吸一口气,我再接再厉道:“程总真是谦虚了哈哈。我从小生活在南城,大学也在南城念的,心里一直特别向往外面的世界。程总之前一直在国外,见多识广的,能不能跟我聊聊那边的情况,让我也开开眼界?”

    说着我还看了一眼他的反应。

    程易江这回倒是睁开了眼睛,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顿了顿,他反问:“你想出国?”

    我:“……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他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他高兴就好。

    程易江又顿了会儿,而后道:“你要是想去,以后我可以带你一起。”

    要不是他这句话说的冷硬又正经,我肯定又得想歪了。

    还带我一起去国外?

    程总,咱们两个的交情可没有那么好哈!

    我在心里笑笑,没再多说,怕话题扯得越来越远。

    好在目的地很快就到了,我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接着就想下车替金主开车门。

    但程易江没等我走过去,自己就已经先下来了。

    我走到他身边,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地方对他道:“那就是南江湿地,而我们脚下的这块地,未来就会建起南城最大的湿地别墅群。”

    虽然现在都是荒草丛生一片,但只要资金充足,条件充分,图纸上的设计和脑海中的念想早晚都会成真。

    程易江的眼睛落在湿地的方向,我见状便问他:“程总想去那边看看吗?那也是很美的自然风光,将来规划好了,申请建一个湿地公园也未尝不可。”

    他听完点点头,接着抬步向前走,我见状连忙跟上。

    我出门的时候就预想到要来什么地方,所以特地穿了双舒服轻便的运动鞋。

    程易江穿的像是定制的手工皮鞋,踩在这样泥啊土啊的地方,我都觉得有点心疼。

    但也没办法了,又不能让他光着脚走路,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怎么在意。

    离着湿地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我便开口:“程总,就在这吧,前面就不太好走了。”

    他依言停下,同时视线也落在我的身上。

    这大概是今天他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我,眉目冷淡清晰。

    我也不躲避,光明坦荡地回望着他。

    这一次是他先发话:“你在想什么?”

    我嘴角弯了弯,反问:“程总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他的目光略沉了些。

    我转过头看向右手边的广阔湿地,在这样震撼的自然风光面前,人的心境大概也会跟着开阔起来。

    想了片刻,我最终还是回答:“我在想,我要怎么运用我手中的权力,又要怎么样担负起我身上的责任。以前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只顾自己,其他的什么都不必想。但是现4;149430473794456在不一样了,现在的我,几乎是牵一发动全身,所走的每一步,都要瞻前顾后,不容许有一点差错。而且为了大多数人的福祉和目标,就算偶尔让自己受委屈也在所难免。这都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哪怕再难走,也得走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