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变好了,还是变不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有些呼吸困难地推了推他的胸膛,他察觉到之后倒是给了我喘息的空当,可哪曾想,他竟然环抱着我往身后的方向挪,我们俩手脚几乎打结。

    最后倒在沙发上的时候,准确的说是被人压在沙发上,我整个人已经不太好了。

    他他他……他该不会是想在这里那啥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

    办、公、室、激、情???!!!

    被自己的雷的说不出话,只能呆呆地看着身上的男人。

    而等到陆敬修低下头重新吻上来的时候,我的大脑几乎已经不转了。

    眼睛也没闭,就直直地看向他。

    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在我被亲的七荤八素之后,就感觉到他的手往上,再往上,最后停在一个地方……

    我到底还有根叫理智的弦绷着,见他如此放肆,如此急迫,我一个着急,就重重咬了一口他的舌头,毫无章法,只用了蛮力。

    很快的,嘴里就多了点儿血腥味儿。

    陆敬修微微抬起头,墨黑的眼睛盯着我,看不出什么喜怒。

    但我觉得,他就是生气了。

    我平复下心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顺毛,赶紧顺毛。

    “那个……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回家再探讨,再做嘛。在公司这样的地方,不太方便,不太方便哈……”说的同时我还用手在他背后捋一捋啊,顺一顺啊,盼着他可别再闹了。

    昨晚的酒疯怕是还没过去呢。

    陆敬修又静默不语地看了我片刻,然后将脸埋在我的脖颈间,闷闷地笑了出来。

    我被他笑的有些莫名其妙,但见他不似生气的样子,倒也放下了心。

    我们俩现在这姿势,说实话还是有些一言难尽。

    他压着我,我抱着他,有点儿说不出的色情。

    不过抛去其他的不说,我还是挺喜欢这样的,跟他靠得这样近。

    过了会儿,我挠了挠他脑后的头发,娇嗔着问他:“你什么时候起来啊?你好沉,压得我都要喘不过气了。”

    话音落下我身上的重量便轻了些许,不过某人给出的回答还是霸道傲娇的:“不起。”

    我拥着他的手臂紧了些:“嗯,不起就不起吧。反正待会儿你的助理要是走进来,丢脸的人可不光是我。”

    不知道是不是搬出了秦大助理的缘故,反正陆敬修最后是放过了我。

    我们俩坐在沙发上整理被弄乱的衣服,彼此4;149430473794456的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现在让人一瞧就知道刚才这里发生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但是偏偏当事人之一,且同样是肇事者的某人却根本不在意。

    我看着陆敬修冷淡从容的侧脸,还有跟他气质不太相符的衬衫上的褶皱,还有脑后翘起的一撮头发,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还有点窝心。

    我整理好自己,然后就伸手帮他整理,边动手边“告诫”道:“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在家里怎么都好,在外面可得时刻注意着。特别是你这样的身份,多敏感啊,让人看到了容易对你有负面评价。”

    比如风流成性,色令智昏什么的。

    陆敬修闻言突然似笑非笑地看我,让我有些莫名:“怎么了?”

    “都是因为你。”他说。

    我:“……怎么还是我的错了?”明明我是被迫的那一方好吗?

    嗯,我承认,后面我是有点半推半就的嫌疑,不过事件的主犯绝对不是我,我哪会在这种地方造次!

    可陆敬修就是一副笃定的样子,他慢条斯理地继续道:“不是说让我哄你开心吗?”

    我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哄我开心来……

    要从此路过,哄我开心来……

    哄我开心来……

    开心来……

    我追悔莫及地长叹一声,无甚颜面地捂住眼睛。

    到底我为什么会说出那么丢脸的话,做出那么丢脸的事啊……

    真是,我的一世英名啊啊啊!

    【本文首发夏至网(http://om),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

    离开陆敬修的办公室时,我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着,不是很想面对他的注视。

    就连道别也很是敷衍。

    我想,短时间内我是不会再踏进这里了,我得好好疗治一下内伤。

    陆敬修应该也明白我的心情,但可恶的是,我的懊悔窘迫在他看来跟个笑话没什么两样。

    他甚至还装作浑然不知地亲了一下我的额角,不知道的以为我跟他有多如胶似漆呢,可实际上我却把他嘴边那抹幸灾乐祸的笑意看的特别确切。

    等他退开,我忍不住愤愤地说:“陆敬修,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他丝毫不否认,还很有兴趣地反问我:“变好了,还是变不好了?”

    我:“……我不知道!”

    呜呜,这个男人真是太坏了,太会扎心了他!

    还不如恢复到以前那个不懂风情的闷葫芦呢。

    我有些憋屈地从陆敬修办公室走出来,还没等走出几步,秦颂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吓了我一大跳。

    他一脸嘻嘻笑意:“余小姐带回来的饭菜特别好吃,都要吃撑了呢!”

    我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哦,喜欢吃就好。”

    秦颂见状上前迈了一步,似是有些担忧:“余小姐这是怎么了?”

    我轻皱着眉看向他,犹豫片刻,最终开口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你老板……有什么反常啊?”

    “陆先生?没有反常啊。”秦颂有些不解地答。

    我也不指望能从他这里套到什么消息,反正现在只要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的就好。

    我得好好适应现在的陆敬修,以防被他撩的神魂颠倒,不知道哪一天就着了他的道儿。

    而最后的现实证明,我还真就着了他的道儿。

    这世上有谁没由来地就性情大变呢?

    没有的。

    人嘛,无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目的在。

    谁也不例外。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