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后的几天,我依旧是每晚加班到深夜的节奏,主要是现在CK的融资还没到位,在资金到账之前,我得把公司规划和项目计划都审核确定好,到时候可以尽快把资金投入使用。

    我这么忙的同时,陆敬修也不轻松。

    自从我们两个上次忙里偷闲吃了顿午餐,这几天都没能顾得上见面。

    就算是偶尔通个电话也是寥寥几句就挂断。

    对此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本来嘛,两个人就算是再亲近,也不可能跟个连体婴似的整天黏在一起,更何况我始终坚信距离产生美,每天什么都不做一门心思缠着别人的行为,我做不来,而陆敬修也不会喜欢。

    但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哪怕不是刻意安排,有情人机缘巧合之下也可以一解相思之苦。

    我周三的晚上有个应酬,跟个开发商老总吃饭,商量着共同开发南山的一个项目。要是能谈成的话,余氏明年上半年的业绩也能有个保障了。

    我定的地方是南城大饭店,陪着那个开发商赵总进门的时候,在我们的前面还有一帮人,估计也是来这参加饭局的。

    这当中站在最中心的那个人,我定睛看了一下,忽而笑了出来。

    “余总,这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旁边五十多岁快要秃顶的赵总笑呵呵地问我。

    我转头轻笑着答:“当然,有幸能跟赵总一起吃饭,我比什么都高兴。”

    来都包间,双方的人都落座。

    我今天带来的人有主管业务的一个经理,还有公关部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听说很能喝,这种场合离不开酒,我自己招架不了,就得提前预备着点。

    赵总那边也差不多,都是酒桌上的老手,知道该怎么对付。

    上菜之后,话不多说,就得先喝上一杯。

    我看着满满的一杯白酒,胃里一阵抽搐,但没办法,这个面子总不能不给人家。

    赵总先仰头喝完,之后拿着空酒杯挑眉示意我,这下是真的避不开了,我轻吸口气,一股脑灌了下去。

    “余总爽快!哈哈,我就喜欢跟痛快人打交道!”赵总笑的是开怀了。

    我这从喉咙到胃部都是火辣辣的感觉,不过还得装出一副“我很OK”的表情出来:“哪里哪里,赵总过奖了。”

    开席之后,赵总找着机会就找我喝酒,我不动声色地示意了一下右手边,业务经理和公关部的小伙子便轮番过来敬酒,我这才逃过了几次。

    但是次数多了赵总也不乐意了,说我不实在,还问我是不是看不上他这个糟老头子,连杯酒都不愿意跟他喝。

    我听着相当无奈又厌烦,可是一想到合作案,还是得忍啊。

    几杯白酒和红酒下肚,我觉得血气一阵往上涌,便借口去洗手间走了出去。

    都这么多年了,我这酒量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自己也觉得特没用,特糟心。

    现在去吐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洗了洗手之后,我就靠在洗手间外的墙上,打算稍微清醒一下再回去。

    这期间我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

    拿出来一看,是陆敬修。

    哈哈,真不到是该说心有灵犀还是什么了,刚才我在那么多人里一眼看到他,他却是没瞧见我,还在问我在哪。

    我略略一思考,便回过去:“我在的地方你肯定想不到,要不要猜一下?”

    要是他知道我就在离他十几米的范围之内,他会不会惊讶的不得了。

    嘻嘻,肯定会。要是待会儿他猜不出来或是猜错了,我再坦白告诉他,吓他一跳。

    谁知道半分钟之后他回过来:我刚才看到你了,在哪个包间?

    刚才看到我了……

    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脸往屏幕上凑了凑,发现确实是真的。

    陆敬修他……真的看到我了。

    ……

    坐在二楼的休息区的时候,我基本上隔几秒钟就会转过身向四周看一看,想瞧瞧我等的那个人到底来没来。

    同时我还瞅着时间,把赵总晾在那太久就不好了。

    大约三分钟之后,我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朝这边走过来。

    还没等看清楚来人的脸,我就蹭的站起身,朝他挥了挥手。

    等他走近了我也看清了,果然是陆敬修。

    我现在认他都不用非得看样貌了,靠感觉就能认个八九不离十。

    陆敬修走到我面前站定,我先是左右看了眼,然后伸出手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你都看到我了,干嘛不早说啊?”害得我自作多情了一场。

    陆敬修没回答我的话,反倒是轻皱了下眉,沉声道:“喝了多少酒?”

    我闻言抬起自己的胳膊闻了闻,心想着我身上的酒味很大吗?不会吧,我还没喝多少呢。

    接着我挠了挠脖子,斟酌着回答:“也就两三杯吧,我心里有数。”

    陆敬修不置可否,但从他的眼神看来,他应该是不信。

    嗯……鉴于我“前科”累累,我也有点不太相信我自己。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嘛,谈生意哪有不经过这一关的。以前我应付这样的场合还少,现在身处在这个位子,我半点不能推脱,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上上了。

    我觉得再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肯定不会太愉快,于是脑子一动,话锋也一转:“你今天到这来也是谈生意吗?刚才我没看到秦颂诶,他没跟着来?”

    陆敬修听完突然抬手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语气有些凉淡:“别岔开话题。”

    我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心想着你今天打定主意是要批我一顿了,我惹不起你,我躲得起总行了吧。

    我清了一下嗓子,平着声音道:“我不能出来太长时间,得赶紧回去了。你也接着忙吧,我们有时间再见。”后面几个字我是咬4;149430473794456着后槽牙说出来的。

    好不容易见上这么一回,还没等你侬我侬呢,就这么不欢而散了,我好心塞。

    陆敬修闻言居然也没什么表示,就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嗯。”

    我于是更心塞了,什么话都不想说,转身就走。

    不过没等我走出几步,突然感觉到垂在身侧的手被人握住了。

    我惊诧地猛一抬头,看到的自然是那张冷淡又清俊的脸。

    “你……”我一口气有些上不来。

    陆敬修则是看也不看我,声音还比方才更淡了些:“不是说要回去吗,走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