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我不是个软弱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跟着陆敬修一块回到包间的时候,我能清晰地察觉到里面的气氛突然变了。

    原本还有些闹哄哄的热闹场面,在我们推门进去的一刹那,瞬间消了声。

    我见状连忙打圆场,指着身边的男人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还没等我说完,已经喝上头的赵总忽然站起身,还把凳子往后带了一下。

    “陆、陆总……”他的脸胀得更红了些。

    我转头看向陆敬修,后者的神情没什么变化,没过多久,他便抬步径直走过去,伸出手跟赵总握了一下:“幸会。”

    因为陆敬修到来的缘故,在场的所有人都没了刚才热火朝天劝酒的架势,都端端正正地坐着。

    陆敬修坐在了原本我坐的位子上,紧挨着赵总,我便走到他的旁边坐下,惹得业务经理一个劲儿地给我使眼色,大约是我想问我怎么回事。

    我很想仰天长叹一声,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会想到,陆敬修居然也跟着过来了。

    赵总虽然喝的不少,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知道在场的人谁能一个劲儿地劝酒,谁勉强不得。

    反正陆敬修落座之后,他刚才豁出去灌我的架势没了,说话的时候都带着点恭敬。

    陆敬修则一直都是凉凉淡淡的表情,偶尔应上那么一两声。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应该是担心我抹不过面子,在别人那里吃亏吧。

    真是,我有那么没用吗?我一看情况不好,我不会撒腿就跑吗?

    合作案固然是重要,但还不值得我“以身相换”的地步。

    不过说是这么说,现在当真是最好的结果。

    我不必再忍着不舒服喝酒,赵总看上去也不像会继续难为我的样子。

    陆敬修毕竟是还有自己的事,在这里坐了不到十分钟就起身要走。

    走前他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说饭局结束了等他一会儿,跟他一块回去。

    他说话的声音不算小,加上周围又安静,在场的人肯定都听到了。

    我闻言点点头,有些尴尬,也有点小甜蜜。

    待他一走出,我看到赵总的4;149430473794456脸色顿时缓了缓,估计刚才是真的紧张。

    而他看向我的时候,目光里面掺杂了不少揶揄:“余总可真是好福气,有陆三公子这么一个靠山,以后哪还用出来应酬啊,大把的案子都直接找上门去了!”

    我听完脸色一僵,心里也像是塞了块儿石头似的,有点堵。

    过了一阵儿,我才缓过神,努力笑着说道:“赵总别开玩笑了,我们是很有诚意合作的,所有的条款,都基于双方互利的基础上。我们草拟的合同已经带过来了,您要是有意愿,现在我们就可以详谈……”

    ……

    饭局散了,赵总也带着他的人走了。

    我站在饭店门口,对着同来的两个人说,让他们自己打车回家。

    年纪大点的业务经理闻言立马应下,什么都没多说,倒是公关部的那个小伙子问了句:“余总是要等人吗?”

    还没等我回答,业务经理便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似是示意别多嘴。

    我见状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是啊,我要等人。你们快回去吧,今晚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

    等到这两人也走了,我便回到大厅,找了个休息区的位子坐下。

    之前喝的酒这时候终于上了头,我晕晕乎乎地有些迷瞪,便闭上眼睛靠在位子上,本来就想稍微眯一会儿,谁知道这一眯就完全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下有些颠簸,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人背在背上。

    能背我的人无非就是那一个,我反应过来之后,便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安心地喟叹了一声。

    “怎么不叫醒我啊?这么背着我多累。”我囔着鼻子问了句。

    陆敬修托着我大腿的手微微用了些力:“上次跟你说过的话,又忘了。”

    上次跟我说过的话?

    他跟我说过那么多话,我哪能都记得啊?

    更何况我现在脑子一片浆糊,半点儿分不清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我也不能说实话,不然他还不一定得怎么折腾我呢。

    他这个人我算是看清了,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一旦心气儿真的不顺了,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人知道他的厉害。

    如此,我把脸贴近他的脖子,状似讨好道:“我记得呢,都记得。不过形势所迫,我也没办法的啦。别怪我啦,陆先生。”

    陆敬修什么话也没说,仅仅是把我向上托了托,我伏在他的背上,闻着他熟悉好闻的味道,只觉得睡意又来了。

    上车时,我看到他把我放在后面的座位上,自己则去了驾驶座。

    我瞬间有点清醒了:“怎么,你要开车吗?”

    陆敬修轻应了声:“坐好了。”

    我:“……奥。”

    能让他陆老板亲自当司机的待遇,真是不多见啊,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路上,为了不让陆敬修觉得无聊,我强撑着睡意没睡过去,靠在车座上搜刮着话题跟他聊天。

    陆敬修对此并没什么兴趣,不过我说什么他总是会应上一声,不至于让我觉得尴尬。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绕到了今天的饭局上。

    当然,我不排除有点人为故意的因素。

    我说,在商场上这种场合总是不可避免的,这一次过了还有下一次。

    陆敬修这回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拼。

    我听完笑了两声:“这才哪到哪儿啊,跟其他事情比起来,这算是很简单的了。我要是连这些都搞不定,以后还怎么管好一个公司。”

    他没出声。

    我想了想,继续道:“陆敬修,我知道你对我好,担心我。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不是个软弱的人,绝大多数的场面,我都有准备和信心去面对。”

    【稍后第四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