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8章 冬天之前应该会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沉默些许时候,才沉声缓缓道:“有点急事,很快就会回去,别担心。”

    不担心吗?

    我怎么能不担心。

    可是这种情况下我又不能说其他的,就只能继续压抑着心里的慌乱,轻声道:“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尽快。”

    “事情很严重吗?”

    “还好。”

    “陆敬修……”我顿了顿,当真是觉得眼前的一切太不真实了,过了一个晚上,怎么感觉变了这么多呢。

    我闭了闭眼睛,使劲揪了一下头顶的发,才找回声音接着说道:“你在那里专心处理自己的事,南城这边都会好好的。我……我等你回来。”

    他也停顿了片刻,之后声音愈发沉哑地应了声:“嗯。”

    收了线,我靠在椅子上,有些失神。

    小张进来的时候,我没听到响动,还是她出声叫我我才反应过来。

    “余总,您怎么了?”小张估计是看我丢了神儿,有些担心地问我。

    我将手里握着的手机放回桌子4;149430473794456上,摇摇头低声道:“没事。要下班了吧,赶紧回家吧。”

    “哦,好的。我来是想跟您报告一下,荣氏那边递过来一个案子,下面的人评估过了,觉得还不错,就让我提交给您。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您有时间可以看一下。”说着她递过来一个文件夹。

    我现在的心思是真的不在这,对她说的也没有往心里去,接过文件之后就随手放在一边,然后就起身拿过大衣准备离开。

    走出公司的大门,我看到已经渐渐降临下来的铁幕,脑海里突然生出一种念头。

    在冬天到来之前,陆敬修应该会回来吧。

    ……

    陆敬修走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没有带走,我那里的东西一切都如常,到他家里去转了一圈儿之后,发现该有的物件儿也都在原来的位置上。

    晚上我没回自己家,而是在他的公寓住了一晚。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我翻了好久的身都没能睡着。

    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干脆把他的枕头抱在怀里,假装他还在,假装我还能抱着他。

    这样果真还是有效的,睡意袭来的时候,我恍惚间觉得,我怕是太高看自己了。

    他才走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就已经这么想他。

    太想太想了。

    ……

    之后的很多天,我还没能完全从陆敬修离开的冲击中缓过神来,工作的时候时常也会走神,下班之后哪都不去,就去陆敬修的公寓待着。

    期间我也联系过陆敬修几次,但他却是很忙,不是转接语音信箱就是寥寥说几句就挂断。可饶是如此,我还是想听到他的声音,不过还得刻意控制着自己,别过多打扰到他。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周末,我因为前几天心思不定攒下了不少工作,只能用休息时间补上。

    如此也好,省的我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总是发呆,胡思乱想的。

    周末的时候公司大楼里面基本上是没人的,我早晨到了之后,保安给我开了门立马又给锁上了。

    我来到办公室,把一摞没看过的文件找出来,开始一份一份地查看。

    最初的几份没什么问题,直到我看见荣氏的案子。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现在一看到跟荣氏有关的我就会想到荣岩,当真算不上多愉快。

    大体地翻看了一下内容,我合上文件夹,有些烦闷地捏了捏额角。

    我记起来了,小张之前跟我说过这件事,说是荣氏主动提了一个案子,合作开发市中心的购物商场,底下人评估过,说这次合作盈利会很可观,而且对于企业的长久规划也十分有利。

    我看了之后也承认,这是个相当好的机会。荣氏在南城也是能排上号的大企业集团,要是能跟他们合作,对余氏的发展有利无害。

    可其他的都好说,单单就是一个荣岩,就让我有些拿不定主意,甚至心生退意。

    思索片刻,我把荣氏的案子单独拿出来,打算多考虑段时间再下定夺。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午饭时间,我没什么胃口,也不准备下去吃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当然不可能是陆敬修打给我的,至于其他人,不管是谁,都没什么差别。

    我看了眼屏幕,然后接通。

    “在干什么?”对方问我。

    我声音轻淡地回答:“在公司加班。程总有事?”

    找我的是程易江,自从上次谈妥了融资,我们还没私下联系过,我以为他早就已经把我抛在脑后了。

    此时他找来,我心里也没什么波澜。

    程易江听到我不冷不淡的态度似乎有些不满,他冷哼一声,道:“余总这翻脸的速度可比翻书都快啊。”

    我轻叹:“程总说哪的话,您的人情,我可一直都记在心里。”

    “那就好。”他的声音还是冷着的,但是语气已经缓了缓,“中午一起吃顿饭,算是要你还了这个人情。”

    我闻言则是有些讶异:“只吃一顿饭?”

    “怎么,还不愿意?”

    “不、不是。”

    我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提这样的要求。

    我欠他的那人情,说实话无论是吃多少次饭都没办法还清的,他这样轻描淡写的,我还以为是我记错了。

    但话已至此,我再拒绝也说不过去了,于是便低声应道:“地点程总来选吧,我会准时到的。”

    收了线,我看了眼桌上散布的文件,一阵烦闷。

    下楼的时候,保安老远看到我就小跑着过来,问我是不是要回家。

    我点点头,说今天就不再回来了,周一再来。

    程易江把选好的地点给我发到了手机上,我没多想就开车去往这个地址,但我怎么没想到,到了之后才发现,这哪是个吃饭的地方,分明就是个坑。

    眼前富丽堂皇的大门上明晃晃地挂着几个字:

    南国夏日度假酒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