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2章 为什么不亲自找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跟陆敬修说完要去陆家给林婉过生日的事情之后,我也算是安心地开始准备了。

    最重要的当然是挑选礼物,像林婉这样的身份肯定什么都不缺,挑给她的东西就得多花心思,起码别出什么差错。

    为此我还问过慕萱,想问问她林婉平日有什么喜好。

    谁找到后者颇为无奈地告诉我,她也正为此苦恼呢,不晓得要送什么东西比较好。

    如此我也就不难为她了,自己想了很久,最终选择买了幅正宗的苏绣,纯做观赏用了。

    到了林婉生日的这天,我提前三个小时离开了公司,先是回家换了套衣服稍稍打扮了一下,接着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就开车去到了陆家。

    到了陆家的大院,我看到里面已经停了两辆车,估计是陆敬峰和陆敬希都回来了,毕竟是当家主母的生日,哪怕是再从简,也不能太马虎的。

    进到家门,佣人迎上来替我拿着东西,我点头致谢,余光见处,一大家子人已经坐到了一起。

    因为以前余家的关系,我对这样的场景莫名有些排斥,也有些担忧。

    怕太过格格不入,显得自己太不合群。

    听到我走过去的声音,最先抬头看过来的是慕萱。

    她今天还是打扮的颇为庄重,举止也端庄,只是眼神交汇的时候,那抹俏皮还是露了出来。

    我看到了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也就是在心里笑一下,表面上“不为所动”,一直到走近了,我挨个问了声好,才看向慕萱,偷偷跟她眨了一下眼睛。

    陆老爷子看着我表情依旧很严肃,但是我能清晰地分辨出来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恶意,也没有笑里藏刀的轻蔑,就是一个很肃正、很正派的男人,而且陆敬修的大半五官都是随了他,因而我看过去的时候,敬畏是有,除此之外竟还觉得有些许亲切。

    林婉还是温柔贤淑的样子,坐在陆老爷子的身边,显出的有女人的娇小,还有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亲密。

    剩下的就是陆敬峰和陆敬希两兄弟。

    陆敬峰一贯对我看不太上,也曾明里暗里地嘲讽过我,但毕竟是大家族出来的男人,该有的气度还是有的。哪怕是再不喜欢我,也没有到撕破脸皮的程度,充其量就是看也不看我,眼不见为净罢了。

    相比较起来陆敬希还算是温和的多,我叫他二哥的时候,他也微笑着点头应了声。

    这么问候了一圈儿,我还端端正正地站在一旁,陆老爷子这时候便开口让我坐下。

    他的声音跟表情一样严肃,要不是早就见识过了,我都以为他在生气。

    我走到慕萱的身边坐下,没挨得太近,中间隔了段距离。

    虽说这4;149430473794456时候是一家人坐在一起,但气氛还是有些凝重的,大约是陆老爷子在场的缘故。

    林婉轻声细语地说着些家常,偶尔陆敬希也搭上句话,其他的人就基本上不出声,就沉默地坐着,喝着跟前的茶。

    从一开始我的全身就处于紧绷的状态,茶水几乎也没动,林婉说着什么我都仔细听着,不过并没有出声的想法。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不要插嘴的好。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饭的时点,起身的时候我稍稍舒了口气,慕萱便趁机低声问我:“怎么样,累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想说真的是太累了。

    陆家的规矩多,我生怕出什么差错,每一根神经都扯得紧紧的。

    慕萱估计也猜到了我是什么心情,但她非但没安慰我,反倒是有点幸灾乐祸地说了句:“没有你家老三保护着,你就这么怂了,丢不丢脸啊。”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着你来试试啊。

    我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还一个人闯这龙潭虎穴,我容易嘛我!

    事实证明,真是不容易。

    吃顿饭可比光坐着聊天累多了。

    陆老爷子坐在上首,吃饭的速度很快,又绷着脸不说话,其他人也都不敢造次,跟着埋头苦吃。

    放在我面前的是一道苦瓜酿肉,我平日里最讨厌吃苦瓜,因此一口也没夹来吃,光低头吃白饭了。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也跟着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角。

    这个时候陆老爷子突然沉声开口:“老三媳妇儿,你跟我来一趟。”

    “老三媳妇儿”叫的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我听着这称呼,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起身随老爷子离开的时候,一桌子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

    我便垂下目光,不跟他们任何一个人对视。

    陆老爷子叫我去的地方不是书房,而是一楼的露台。

    外面的冷风吹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冷,但面前的老人显然并不觉得怎么样,身体看着就很硬朗。

    他没立刻说话,而是背对着我,点了一根烟。

    我就静静站在后面,等着他开口。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的样子,我的手脚都冻得有点麻了,陆老爷子才终于转过身,目光如炬地看向我。

    我莫名有些不自在,仿佛整个人被看穿了似的,却又不能躲。

    很快我听到他问:“最近跟老三联系过吗?”

    听到这句话,我原本紧张得不得了的心情居然稍稍缓解了一下。

    果然,果然是跟陆敬修有关,真被慕萱猜对了。

    我咽了咽,恭声回答:“联系过,我们时常会通个电话。”

    陆老爷子吸了口烟,白色的烟圈化在如墨般的夜色里。

    “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我嘴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继续回答:“还好,他可以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老爷子应了声,眼睛又看向远处。

    或许是眼前的老人背影显得有些寂寥,也或许,单纯是因为我胆子大了。

    我见他又是长久地没出声,便鼓足勇气主动开口问了句:“您既然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亲自找他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