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不会无缘无故对谁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老爷子听完我的话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依旧是肃立。

    我虽然觉得敬畏又有距离感,但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和毅力,我又问了句:“您现在还在生他的气吗?”

    陆老爷子的目光像是沉了沉,本来他整个人就够威严够严肃的了,此时眉眼一凛,当真称得上可怕。

    我也着实被吓着了,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多言。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从头顶上方传来浑厚低沉的一声:“是他让你跟我说这些的?”

    我摇摇头:“不是,他没跟我提过家里的事,是我有些担心才多嘴问您的,希望您不要介意。”

    陆老爷子喉咙里咕哝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说什么。

    外面的冷风越吹越劲了,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老爷子也终于发话让我回去。

    只是在我转身离开之前,他突然又跟我说了句:“跟他说,让他早点回来,整天待在国外像什么话!”

    语气有些不善,但明白人都能听得出来,这是老爸想他儿子呢。

    要说陆敬修跟陆老爷子这对父子也真是有意思,一个比一个严肃,一个比一个寡言,但从他们身上,却是能让人真切感受到什么叫血缘亲情,什么叫父子情深。

    起码这陆老爷子是4;149430473794456如人所说,把小儿子疼在心里的。

    不过放在心里疼着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特别是陆敬修那个感情迟钝的,要不是直白又持续地跟他说,他怎么会懂。

    看来慕萱是当真看的透彻了,所以事先提醒过我,要我当个“中间人”,把父子两个的关系拉近一下。

    只是现在这情况,我就算是有心也无力,我跟陆敬修联系的时候,也跟他说不上几句话呢。

    回到屋内,林婉和陆敬峰他们都坐在一处吃饭后茶果。

    见到我走进来,林婉便热情地招呼我过去坐。

    陆敬峰依旧是看也不看我的样子,一直在低头玩手机。

    陆敬希倒是对我笑了笑,估计是人长得帅的缘故,他一笑起来,只觉得周围也跟着亮堂起来了。

    我还是挨着慕萱坐下,主要其他地方我也不适合坐。

    趁着其他人没注意,慕萱在旁边偷偷拉了一下我的手。

    我们俩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默契却像是天生的一样,刚才她避着我的眼神,不愿意看我,此时又这般动作,我便知道,她是想避嫌,但又特别高兴我能来。

    喝茶的时候,林婉跟我拉了拉家常话,之后又状似不经意地提起陆敬修。

    她轻叹着说:“本来以为这次能全家一起聚聚的,谁能想到老三会突然去了英国。”

    话音一落,我感觉周遭的气氛也变了变,变得静滞了些许。

    我则是轻笑道:“等到他回来,我再陪他一起来看望您,算是跟您赔罪。”

    林婉摆摆手,还是无奈:“什么赔罪不赔罪的,一家人能好好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比什么都要来的重要。”

    我微微点了点头,应了声:“是。”

    这个话题算是就这么过去了。慢慢地我发现,其实一个人来到陆家,面对陆家的人,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跟以往回趟家跟上战场一样,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相比,在这就是纯粹的紧张,纯粹的拘谨。

    林婉跟我也没有太多可说的,她招来佣人换茶的时候,坐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陆敬希突然站起身,从不远处的柜子上拿来一个礼品盒一样的东西,走回来笑着递给林婉:“妈,生日快乐。”

    林婉自是惊喜,当着我们的面就拆了礼物。

    我定睛一瞧,是块成色相当好的玉,价值肯定不菲。

    慕萱见此也将她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是条珍珠项链,浑圆的珠子让灯光一照煞是好看,流光溢彩的。

    相比较之下,我拿来的东西就显得朴素得多。

    这副苏绣是我托人加急买来的,听说是苏绣大师刚完成的作品。

    云海,古松,仙鹤,上面大体绣着的就是这些的,据说很适合用来给长辈祝寿。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林婉一瞧见这东西,脸色竟然微微一变。

    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她便很快恢复如常。

    “谢谢你,清辞,有心了。”她轻笑着把绣品收起来。

    我压下心里的疑惑,依旧微笑示人。

    离开陆家的时候,林婉让陆敬希送我回去,说我一个女孩子晚上回家不太安全。

    我自然是推辞,说自己是开车来的,很快就回去了。

    林婉也是坚持,说起码把我送到门口。

    跟陆敬希一块走出去时,我觉得有些不太自在,便主动离得他远了些。

    陆敬希也不是个多话的人,直到走到车前,他才看向我含笑问道:“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去?”

    我赶紧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二哥。”

    他略一点头,然后替我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另外一只手撑在车顶,示意我上车。

    我见状就算不是受宠若惊,也颇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会这么的……有风度。

    我站在原地没动,他便轻轻带了一下我的胳膊,让我坐了进去。

    “路上小心,到家之后通知一声,再见。”他关上车门。

    我反应过来之后连忙降下车窗,稍稍探出头去说道:“谢谢二哥,再见。”

    他摆了摆手,站在夜色中,身形挺拔得不得了。

    回去的时候,我开始回想起今天见到的那些人,还有他们种种的表现。

    陆老爷子不必说,一个明明很想儿子却别扭着不说的老人家,还严肃得吓人。

    林婉其他的都很正常,除了看到我送的那副苏绣时变了下脸色。

    还有慕萱,陆敬峰,这两夫妻扮演的都是事不关己的角色,基本上没见他们参与到什么话题中去。

    最后剩下陆敬希。

    他这个人,怎么说呢,因为跟陆敬修长得很像,所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差。

    而且他见人总是笑着的模样,哪怕笑意并没有深达眼底,却也让人觉得他这人很温和,很和善。

    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恶意,更没有无缘无故对谁好。

    他这个人究竟是本性如此,还是刻意表现出这样的面貌来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