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4章 都是陆先生的意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婉的生日过后,很快我便重新投入到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里。

    跟担心不知名的可能性相比,还是过好当下最为重要。

    过了两天慕萱找到我,问我有没有时间,晚上找地方聚一聚。

    这次我是真不能跟她一块出去了,湿地别墅区的项目马上就要启动,我忙的真是够呛。

    她倒也不在意,让我好好忙,还说羡慕我有自己的事情做。

    我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世上哪有人不喜欢清闲,说的她真想像我一样通宵加班似的。

    临着挂断前,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她:“林姨是不太喜欢绣品这类东西吗?我上次给她的时候,看她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慕萱闻言也有些困惑:“我也不清楚诶,要不我帮你留意一下。”

    “嗯,谢谢啦。”

    “不用谢,充其量下次一块吃饭的时候,你请客喽。”

    “那是必须滴,我亲爱的大嫂。”

    收了线,我放松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轻吐一口气,继续工作。

    周四下午开项目会的时候,荣氏的那个案子重新被提起,与会的绝大多数人都赞同合作,觉得这对公司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荣氏做了最大限度的让步,对余氏来说就跟捡着便宜没什么两样。

    我倒是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不过目前看来当真是一点差错都寻不到。

    案子被我再次搁置,打算再好好评估调查一番再做决定。

    当然我也不会贸然地直接回绝,以荣氏在南城的地位,要是不知深浅地开罪了,以后在业界也不太好混。

    处理完公司的一大堆事,我开车回到家,身体疲惫得不行,连洗澡的力气没了。

    趴在床上迷迷糊糊要睡过去的时候,我恍惚间听到手机好像响了。

    惊醒着坐起来一瞧,还真是。

    不过这次联系我的人我还真没想到,竟然是秦颂。

    自从陆敬修走后,他也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很是神秘。

    我摁下接听键,秦颂熟悉的声音很快便传来:“余小姐,您现在有时间吗?”

    我挠挠头发,心里有些莫名:“有时间啊。”

    “是这样的,陆先生临走的时候交待我保管一样东西。我考虑了很久,觉得还是交给您比较好。”

    ……

    来到跟秦颂约好的咖啡馆,我还一直在心里猜测,究竟陆敬修给他的东西是什么,他又为什么要交给我。

    难不成是什么机密文件?

    可是陆敬修干嘛要弄得这么神秘,他不是很快就会从英国回来,到时候自己保存着不更好吗?

    我还在绞尽脑汁猜着,秦颂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他看到我,稍微点头示意了下,然后走到我的面前坐下。

    服务生过来点单,我因为晚上总失眠就没要咖啡,点了杯柠檬水,秦颂则要了杯蓝山。

    待到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看着他,先问道:“你找我出来,是想给我什么东西?”

    秦颂的脸上满是凝重,也似是有些犹豫,不过他没有沉默太长的时间,很快开口反问道:“余小姐,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做错了事,以后想要改正,您能原谅他吗?”

    我皱皱眉,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说这句话,但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在乎一个人,就不会肆意地去伤害他。而面对一个不在乎自己的,我又为什么要原谅。”

    话说的有些拗口,但秦颂是听明白了。

    我看到他的脸色又变了变,眼神也微微垂着,并不看我。

    他这个样子可真是太奇怪了,在我的记忆里,他的笑脸可从来没断过,何曾像现在这样愁眉苦脸。

    难道是陆敬修为难他了?

    不会吧,陆敬修平日里虽然冷冰冰的,可一看就不是那种苛责下属的人啊。

    我被他弄得心烦意乱的,没办法只好追问:“秦助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秦颂这才从随身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一样东西给我。

    我定睛看过去,看清楚那是什么之后不由得一愣。

    秦颂这时候低声缓缓说道:“陆先生走的时候比较匆忙,这段时间我也没办法联系到他。我这样做,也算是自作主张。”

    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听得并不是很真切,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拿出来的东西上。

    那个木盒子。

    曾几何时,它也到过我的手里。

    那个时候陆敬修让我帮他保管一样东西,我忍着好奇没去动,等到完璧归赵的时候,他却又反问我为什么不看。

    当时我还颇懊恼来着,早知道他会让我看,我怎么也会瞧上一眼。

    但那个时候的遗憾,到了现在,是要被抹平了吗?

    我盯着那个又陌生又熟悉的盒子看了许久,问秦颂:“你把它给了我,怎么跟你老板交待?”

    秦颂的眼神有些闪躲:“没、没关系,陆先生不会为难我的。”

    我点点头:“就算他不会为难你,我也不能就这样平白拿了这东西。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要偷偷给我。”

    秦颂的声音已经蒙上一层焦虑:“您、您就别问了……”

    “秦助理,”我平静地说,“我想4;149430473794456听的理由,真的有这么难以启齿?”

    秦颂没回答,他的肩膀绷紧前倾,行为学上来说是处于很紧张很纠结的状态。

    我是真的不晓得了,他今天唱的到底是哪一出戏。

    如果真想给我,那坦白说就是了。如果不想给,那也根本不必找我出来。

    虽然我特别想看看那个盒子里面有什么,但跟稀里糊涂地接受相比,我还是想弄个清楚明白。

    秦颂犹豫了会儿,刚抬起头想说话,服务生便端着刚才点的饮品过来了。

    谈话中断,我却并不着急。

    我低头喝了一小口柠檬水,很酸,酸的鼻子都有些微疼。

    看秦颂的脸色,估计咖啡也相当的苦。

    两相静默片刻,到底还是我的耐心占了上风。

    秦颂说:“其实,这都是陆先生的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