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章 你的家人一直都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次回到家,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将近半夜12点。

    整座楼的灯光已经所剩无几,我浑身疲累到极点,却半点想睡的想法都没有。

    我大衣都没脱,就直接去到书房,把带回来的木盒子放在桌子上。

    盒子通身深棕色,还雕刻着精致的花纹,看上去很是古朴,也很是神秘的样子。

    我的手放在上面按了一会儿,深吸口气,才鼓足勇气打开。

    回来的路上我设想过很多次里面会有什么,比如首饰、印鉴、钥匙等等,或者是会放个U盘内存卡之类的电子设备。

    但待我一打开,呈现在我眼前的,却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一样。

    一张照片。

    还是张泛黄褪色的照片。

    我拿出来一瞧,看到上面有两个人,准确点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和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小孩子。

    女人抱着孩子站在海边的礁石旁,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

    小孩子的手抓着女人的衣领,像是在咿咿呀呀说些什么。

    而在捕捉到这个瞬间的镜头后,应该是个男人。

    男人很高,很健壮,胳膊特别有力,被他抱着的时候,会觉得特别有安全感,特别温暖。

    我的眼前慢慢模糊,等到反应过来,一摸脸颊,上面已经都是眼泪。

    我慌忙去手背去抹,却发现越抹越多,最初的无声流泪也慢慢地发展为啜泣。

    我双肘撑在桌面上,手抱着头,不想看那张照片,但眼睛却还是禁不住去瞥。

    上面的影像慢慢变得模糊,又像是慢慢变得清晰。

    每张老照片的背后,应该都有个故事。

    故事不都是完满,有的满是缺憾。

    我以为我已经记不起那些场景了,那些当初很幸福,后来次次想到都觉得锥心的场面,我真的好久没有想起过了。

    但是有人把它们送到我的面前,大喇喇地展现出来时,我才发现,原来都记得。

    从来不曾忘却过。

    我摸到桌上的手机,抖着手找出一个号码。

    也不管那边现在是什么时间,更不管他现在在做什么,我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表现的善解人意。

    很多时候,我也是个任性的姑娘,他早就应该知道了。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切断,我不死心,又打了好几遍,对方也一次次地挂断,直至最后关机。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提示音,我捂住眼睛,只觉得刚才的喝的那杯柠檬水像是倒灌进了眼里,酸的发疼。

    这一晚我没睡,就一直坐在书桌后,到了天亮。

    那张照片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最后看的麻木了,我才想把它收起来。

    拿在手里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眼背面,发现上面用铅笔写着一行字:

    宝贝,妈妈永远爱你。

    字迹很潦草,看得出来写的相当匆忙,底下的落款更模糊,勉强能看出来是个“乔”字。

    这些字,估计就是照片中的女人写的。

    但她写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爱自己的孩子吗?

    如果真的爱的话,怎么会忍心把她抛弃。

    她一个人躺在冰天雪地里要冻死的时候,她做妈妈的在哪里。

    我摁了摁眼睛,实在是哭不出来了,满眼满心就只剩下疲惫和疼痛。

    将照片收进盒子里,我起身去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中脸色苍白,眼窝深陷的自己,我伸手拍了拍脸颊,心想着真是太不经事了,就因为这么一张照片,至于这么失魂落魄的嘛。

    那个女人早就不要你了,还为她伤怀什么。

    傻子。

    我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笑的很难看。

    【本文首发夏至网(http://om),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

    无论多难受,多不舒服,班还是要上的。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刚穿好衣服,手机就一阵阵地震动起来。

    还没看到屏幕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预感,打电话的会是谁。

    但是真正接通的时候,心情又是另外一种模样。

    我将手机轻轻放在耳边,声音更轻,却免不得嘶哑:“你忙完了?”

    陆敬修听上去只比我更疲惫:“怎么了?”

    我吸了一下鼻子,之前的酸涩仿佛又漫上来了。

    咬住嘴唇,我停顿了好久,才终于找回话语:“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世的。

    后半句我没说出来,但我想陆敬修肯定明白。

    他能让秦颂把这张照片给我,想必已经做好了跟我对峙的准备。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也沉默片刻,隔着电话线的距离,我只能听到他渐沉的呼吸声。

    于是我有点后悔,我干嘛不等他回来再问。

    等他回来,我当面看着他,瞧着他的神情变化,瞧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至于让自己这般被动和担忧。

    我咬的下唇更紧了些,上面几乎已经起了牙印。

    在我耐不住要先开口之前,陆敬修倒是终于出声了。

    他说:“很久之前。”

    我吸了口气:“你调查我?”

    他回答:“不是。”

    “4;149430473794456那你、你怎么会找到这张照片?”

    “清辞。”他突然这样叫我,平日里只有极少数时刻,他才会用这样温柔缱绻的语气喊我。

    我的心立马就软了,也有些难受。

    “不用追究照片的来源,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家人一直都在。”

    我没忍住呵笑一声:“一直都在?他们在哪呢,都过去二十年了,他们怕是见到我也不认识了吧。”

    我也是,我其实早就记不清曾经最亲的人,还有总是抱我亲我的那些人的样貌了。

    就算是想到了,也不过是个模糊的轮廓。

    但真是奇怪,有些人你确实记不得他们,但只要一看到,却能立马认出就是他们。

    我闭了闭眼睛,胸口像是堵了块大石头,像是要喘不过气了一样。

    陆敬修这次没有让我等太久,很快他便说:“如果有机会,你想见见他们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