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6章 什么都变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闻言毫不犹豫地回答:“不想,一点都……不想。”

    把我抛下这么多年的那些人,我真的半点都不想再见到。

    陆敬修听完低低应了声,没再劝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这已经是近日来我们通话时间最长的一次,可明明是该高兴的情景,我的心情却是跌到了谷底。

    甚至有一瞬间我特别想挂掉电话,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

    谁让他做这些了,谁让他把人的伤口撕开了……

    但平静下来,我又比谁都明白,我没资格怪谁,更没办法逃脱应该面对的场面。

    陆敬修没做错什么,我甚至还应该感激他。

    要不是他,我还不知道要自欺欺人多少年。

    以前难道没有机会去找曾经的亲人吗?

    有的,有很多次。

    但我始终都没能跨出那一步。

    因为不敢。

    我怕他们是真的不要我了怎么办,万一我找到他们,被告知我真的是个弃子怎么办。

    与其那样,还不如就继续这样过着,我可以告诉自己,麻痹自己,说不定他们是有苦衷,说不定……他们还是爱我的,只是没办法将我留在他们身边。

    一个人活着的感觉太孤单了,要是没有点幻想和欺骗,怎么坚持下去呢?

    我慢慢蹲在地上,过了会儿,眼泪啪嗒掉在地板上。

    只是这次我没哭出声来,眼泪啊,大多数时候是给自己看的,没人能体会你的悲伤,也不必奢望他们会跟你感同身受。

    我努力平复着声音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陆敬修的回答跟之前一样:“尽快。”

    我用手背抹掉眼泪,突然有点儿生气,气他总是这么打发我,气他最近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了,我明明想靠近,却反而被渐渐推离他的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呢……

    ……

    来到公司,小张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

    我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很吓人,很丑。

    眼睛肿着,脸色惨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失魂落魄得跟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但我就是丢了东西,丢了放在心尖上的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找的回来。

    上午的效率极其低,两页纸我看了几个小时也没看完。

    午饭时间,小张进来问我想吃些什么,她帮我从食堂带过来。

    我说不用,我没什么胃口。

    等她离开之后,我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脑袋有些疼,乱到极致的那种疼。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推开了,估计还是小张,我睁开眼睛,刚想让她别随便来打扰我,就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个高大的身影。

    高大的身影显然不是小张。

    我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然后坐直身体,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程易江闲适地靠在门口,一副乐悠悠的模样:“我怎么不能来,我可是这儿的大股东。”

    “是,您是大股东。”我懒得跟他多说,看到他我只觉得脑袋一涨一涨的更难受了。

    程易江大概不知道什么叫礼貌,什么叫客套,我没开口让他来,他已经不请自到,还自顾自地走到会客沙发前坐下。

    他这么不客气,我却是不能失礼地把他赶出去。

    深呼吸一口,我起身倒了杯水,走过去放到他的面前。

    我一走近,程易江就眯着眼睛看我:“脸色怎么这样?”

    我无力地瞪他一眼:“这跟你好像没什么关系。”

    “余总,你现在说话是越来越不客气了。”他幽幽叹了声。

    “不是您说的吗,不喜欢我叫您程总,不喜欢我太见外。”我拿他以前说的话呛他。

    程易江还真的就无话可说,他端起我给他倒得水,装模作样地放在嘴边吹了吹。

    其实水根本就不烫,我故意接的凉水。

    他喝了一口,才重新抬头看我:“还没吃饭吧,一起吧,正好我也饿了。”

    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真是,我又不欠他的。

    ……就算是欠他的,我以后会找其他机会还上,我才不想当长期的饭票呢。

    我冷着脸回答:“我不想去,我不饿。”

    程易江不甚赞同地摇摇头:“人是铁饭是钢,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吧。不吃饭怎么能行呢?”

    “程易江……”我当真是要被他弄疯了。

    程易江却丝毫不在意,他放下杯子,站起身,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然后,他弯下身体,脸凑到我的耳边,放轻声音道:“难道是我上次说喜欢你,把你吓着了?”

    我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又气又恼地瞪着他。

    程易江摆出“果然如我所料”的表情,看着真是欠打。

    “放心,我就是对你有一点点的欣赏,就你身上这二两肉,还没到把我迷得神魂颠倒的地步。”他毒舌又冷酷的作风又回来了,“今天吃的这顿饭,谈的是公事。”

    “公事?”我有些不太相信。

    他不屑一笑:“要不然呢,难道我每天放下那么多事,就为了找你去吃顿饭,还得看着你的脸色?”

    我不自然地转开头,心想着还不是你的信用太差,要不然我至于这么排斥吗?

    到了最后,我还是跟他走了。

    程易江这人虽然阴晴不定了些,但他还不至于拿工作上的事开玩笑。

    毕竟我也不是傻子,是真是假很快就能发4;149430473794456现。

    出去的时候程易江跟着我上了车,我忍着焦躁问他怎么不坐自己的车去,他那车可是顶级豪车,还有司机接送,别提多舒服了,何必跟我来挤这十几万的小轿车。

    程易江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我就喜欢坐这车,怎么了?别废话,赶紧开车。”

    要是眼神能在人身上戳个洞的话,估计他身上早就是马蜂窝了。

    我暗暗咬了咬牙,发动起车子,踩着油门就离开了停车场。

    程易江选的地方是家SPA会馆,对此我已经能够做到很淡定了,毕竟他这人不走寻常路,脑回路也不太正常。

    进去之后我左右看了眼,想瞧瞧周围都有谁。

    程易江说来谈公事,肯定是有人要来。

    过了片刻,我还在张望,突然感觉后面有人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以为是程易江,刚皱着眉转身,想让他哪凉快哪待着去,就看到一张笑的无害温和的脸。

    “嗨,又见面了,真巧啊。”来人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我则是半点笑不出来,也高兴不起来。

    程易江这时候也走过来,朝着来人伸出手,寒暄道:“荣总,幸会。”

    荣岩啊。

    上天跟我开的玩笑,还远远没有结束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