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7章 别跟他走的太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程易江今天请的人是荣岩,这个消息我着实消化了好久才最终接受。

    而我也想不明白,怎么我避之不及的两个人,竟然好巧不巧地凑到了一起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

    我真是无奈了,也真是认命了,爱来就来吧,老娘也不是缩头乌龟,不至于怕了他们。

    程易江和荣岩看上去相谈甚欢,我坐在他们身边,插不上话,也根本不想说话,就沉默着,顺便发着呆。

    直到有人喊了我一声,“余清辞。”

    我才恍然清醒。

    “怎么了?”我没听到他们方才说什么,有些惊疑。

    荣岩先笑了笑,声音轻和:“饿了吗?”

    这句话倒是说对了一半。本来就是饭点,别人都去高高兴兴吃饭了,就我们坐在一起说些无聊的话,我还没参与进去。

    但真要是有食物摆在眼前,我又不一定能吃下肚。

    我在心里轻叹一声,说出来的话却略显冷硬:“不饿,你们继续聊吧。”

    程易江这次不咸不淡地说道:“荣总算是客人,怎么这么说话?”

    我想下意识地反驳,我怎么说话了我。

    就凭我跟荣岩的过往,我能安下心来跟他坐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

    但后来一品,突然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味儿。

    怎么像是……我跟他是一家子似的,他在用“男主人”的姿态在跟我说话。

    我斜了程易江一眼,后者却是根本不认为刚才说的话不妥,还挑着眉看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

    好啊,我回答他。

    我咬着牙,一字一句清晰道:“荣总是我的客人,您也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您别介意。”

    后来我们倒还是去吃饭了。

    程易江本来兴致挺高地建议去做个水疗,我一听就特别想翻白眼,我下午还要上班呢,哪像他们大老板这样清闲,还做水疗。

    还没等我反对,荣岩先开口说,休闲活动还是留在下次,他下午还有事,吃点东西就得赶回公司。

    程易江就算不把我的意愿放在心上,对贵客的话还是颇为尊重的。

    正好水疗馆外面有家格调不错的餐厅,我们三个一行便走去那里。

    期间我不小心触上荣岩的目光,后者眼含笑意,看到我看他,笑意更深了些,眼神还颇带着点,“我站在你这一边”的意味。

    我见到了更想翻白眼了。

    能不能不要表现出跟我很熟,又很为我着想的样子,我跟你们一个二个的,都、不、是、很、熟、好、吗?

    ……

    就如我先前说的那样,等到食物上了桌,看到色香味俱全的牛排套餐,我是半点想吃的欲望都没有,就一个劲儿地喝水。

    荣岩见状问我:“东西不合胃口吗?”

    我摇摇头,不想说的太多,就近乎搪塞了一句:“是我的问题,早晨吃的有点多,现在还不是很饿。”

    其实哪有什么早餐,就到公司灌了两杯黑咖啡而已。

    程易江看上去挺喜欢这家的牛排,吃饭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手中的餐具一直没停下。

    这样也好,省得他倒出空来说些不着四六的话,让大家都尴尬。

    吃完了这一餐,我自觉地起身去结账。

    哪怕是心里再不想见到他们,但我欠着程易江的人情,荣岩又是程易江的座上宾,于情于理我都得这么做。

    不过等我刚一起身,荣岩也跟着站起。

    “洗手间在直行右侧。”他说。

    我张了张口,想回答我不是想去洗手间,就看到他眼里了然的光。

    这人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在这堵我呢。

    我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决,下意识地看了眼程易江,后者却是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好像根本不干他事一样。

    我也懒4;149430473794456得去看他了,以后再跟他这样出来,就当我是我脑子有泡。

    之后我才知道,这家餐厅,包括刚才去到的水疗馆都是荣家的产业,程易江这次跟荣岩见面,是想进军南城的服务行业,找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

    我也承认,荣家确实有这个实力,而且荣岩……也真的变了很多。

    褪去了少年时的张狂恣意,现在的他可以称得上风度翩翩、进退有度,着实让人另眼相看。

    回公司的时候,我还是开自己的车,副驾上也依旧坐着个目空一切的大爷。

    路上,大爷……啊呸,程易江状似不甚在意地问我:“你跟荣岩以前认识?”

    本来我是不太想跟他说话的,但是在他这样问出口之后,我突然起了点戏弄的心思。

    我想,不能总是我在他那里吃瘪,我也得找机会反击一次。

    于是我轻咳一声,回答:“我们是老同学。”

    程易江哼了哼:“看上去你们还挺熟。”

    我痛快地承认:“上学的时候他追过我。”

    程易江闻言一顿:“你那个时候……同意了?”

    这次我倒是不能睁眼说瞎话了,只能沉默下来,说的文艺点就是留白,留点自由想象的空间。

    而程易江也没再追问,等红灯的间隙,我瞥了他一眼,发现他阖着眼睛靠在车座上,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好像刚才主动跟我搭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到了公司,我把车停好,没问程易江需不需要把他送回去。

    我想的是,他既然能来,肯定也能回得去,我何必替他操心。

    下车的时候,刚才还一直端着的某人倒是终于又出声了。

    他说:“以后别跟荣岩走的太近。”

    我听完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我到底什么时候想离荣岩太近了,明明是他诓我去的,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程易江此时的表情很是严肃,问我:“记得了?”

    我气笑不得:“我跟他走的近不近,这跟你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程易江丝毫不觉得不妥:“我这是好意地提醒你,让你别轻易吃男人的亏。”

    “如果这样说的话,以后我离你也应该远远的了。”我半点不妥协。

    我想不想见荣岩是我自己的事,还轮不到他来管,他也太多管闲事了他。

    程易江这次听完没出声,神情能看出来稍稍不自然。

    我没耐心跟他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多说,光是一个陆敬修我都操心不过来了,哪还顾得上别人。

    也或许是,我的心都被一个人填满了,再没有分给其他人的空间。

    【今天一更,明天多更,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