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 想活8个明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后的几天除了工作外,我的心里一直被一件事牢牢占据着,哪怕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但还是控制不住,还是会不经意地想起。

    甚至有好几次,我都生出些冲动,想打电话给陆敬修,问问他,他不是知道我的身世吗,那我的家人都在哪里,他们都还好吗

    只是这样的念头一生出来,就被我生3;148471591054062生压了下去。

    之前是我说不想再听到跟他们有关的消息的,现在主动去问,怕是会让人笑话。而且在我的心里,当真也是存着些犹疑和害怕,害怕我的存在是被人不喜的,他们也许并不想见到我,那我又何必去打扰人家的生活。

    在这样的纠结下,我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选择一如既往地做个胆小鬼。

    不过这之后我倒是找了秦颂一次,他老板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我还是能找得到的。

    我想问问他,到底知不知道陆敬修在英国做些什么,又什么时候会回来。

    虽然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问了好几次,得到的答案也总是“不清楚”“不确定”之类的,但我还是不死心,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我似的。

    陆敬修我是没办法追问,秦颂嘛,倒是可以重点“攻破”一下。

    秦颂接到我的电话时声音略显得无奈和纠结,我还没说什么呢,他自己就先开口了:“余小姐,我只是按照陆先生的意思行事,其他的我真的不清楚。”

    我等他说完,才悠悠道:“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你就知道了”

    秦颂的声音更苦了:“不管是什么事,我真的真的都不知道。”

    我叹了口气:“秦助理,我们两个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没什么交情,也能说得上几句话对吧。”

    秦颂愣了下:“对。”

    “所以啊,我不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我就问你一件事,你要是回答我了,我保证以后不再找你,怎么样”

    秦颂像是思考了片刻,而后犹豫着答:“您想问什么”

    我按照之前想好的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我知道陆敬修这次回英国是有急事,但具体是什么事,他不跟我说,我也没办法问。我们两个,说实话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我也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跟他起了什么嫌隙。但要是不问明白,我心里也总是慌得厉害。你换位思考一下,要是你爱的人一声不吭地走了,还不告诉你因为什么,你着不着急。”

    秦颂:“着急。”

    “那就对了。其他事情我没什么兴趣,我就是想知道陆敬修在那边大体做些什么,危不危险,起码能让我安下心来,别整天为他提心吊胆的。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也不能答应我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我在犹豫着要不要再加一把“料”,要是能把他给绕进去,说不定就能让他吐口。但我也怕过犹不及,秦颂是个聪明人,还是个相当聪明的人,别让他起了什么疑心才好。

    就在我还下不了决定时,秦颂倒是给了答案,他低着声音说:“您还记得我以前跟您说过,陆先生在英国亲人的事吗”

    在英国的亲人

    我怔了下,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应了声。

    “那位已经去世两年的时间了,但还留了些身后事需要处理。陆先生平时对什么事都不是很在乎,可一牵扯到那位,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放手不管的。余小姐,您要相信,陆先生的心里是有您的。但是那边的情况实在太复杂,他肯定是不想让您担心,才没有告诉您。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很抱歉,我只听命于陆先生,其他我没有更多能说的了。”

    秦颂说了这些多,我的脑海里却只盘旋着一个念头。

    陆先生在英国的亲人,他唯一的亲人,应该是他的母亲。

    可是我记得有一次他曾经带着我去过他母亲的墓园,那一天还是雾蒙蒙的天气,空气湿冷,连带着情绪都是忧伤低沉的,我想的很清楚。

    陆敬修那时虽然没有跟我多说什么,但是他不经意间展露的眷恋悲伤,我看的真真切切。

    既然他母亲的墓已经迁到了南城,那英国那边还会有什么事呢

    秦颂说是他母亲的身后事,难道是遗产债务之类的事务

    也不应该啊,都过了两年的时间,该办完的早就办完了,何必拖到现在。

    包括上一次,陆敬修那段时间的低落消沉也都不是假的,也是跟英国那边有关。

    到底那边发生了什么,存在着什么,会让他牵挂至此。

    我发现不问还好,一问疑虑反而更多。

    但显然秦颂已经不能为我解答。

    我闭了闭眼睛,轻叹一声,说:“好的,我知道了。时机合适的话,我会再亲口问他的。”

    “余小姐,其实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秦颂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我心下一惊,不过想法却很是简单:“但我就是想活个明白。我活到这么大,没有稀里糊涂得过且过的时候。”

    秦颂便不说话了。

    我也不期望他能懂我的感受,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能接受太多的隐瞒,更遑论欺骗。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他能跟我说那些话,我已经挺感谢他的。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只听命于陆敬修,于我,他并没有什么告知的义务。

    临着收线前,我想了想,最后跟他说了句:“你跟他联系的时候,记得提醒他,在那边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有什么事总会过去的。”

    “余小姐为什么不自己说”

    我无声笑了笑:“我觉得他最近好像并不是很想听到我的声音也没关系了,只要能有人提醒他就好。我就在这边,耐心地等他回来就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