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9章 习惯他不章在的日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跟秦颂通完这个电话,我心里莫名有些堵。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个头,若是不能一直探寻到底,确实会让人心痒难耐,放在现在的情况下,又平添了几分担忧和焦躁。

    但这种情绪不能带到工作上来,目前来说,我做的都很好。

    荣氏的案子到底还是定下来了,确定合作开发。

    抛去私人情绪,利益总是首位的。

    而且很奇怪,自从上次见了荣岩,发现他比以前变了那么多后,我对他的排斥慢慢也减少了一些。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愉快。

    程易江近来倒是没有再找我,期间开了一次股东会,他也是委托人出席。

    对此我甚是轻松,也甚是满意。

    省的他总是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做些不合时宜的事,让彼此当然更多的是让我尴尬。

    等到大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翻了下日历,发现已经是十一月的中旬。

    陆敬修已经离开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度日如年的,上班的时候时不时会想起他,下班和周末的时候就去到他的家里屯着,用他用过的东西,睡他睡过的床,装作他还在一样。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症状慢慢地缓解了,到目前为止,我可以很好地习惯他不在的日子了。

    习惯的意思是,你可以过好自己原本的生活,但心头的位置还是存着那么一个人,随时准备好迎接他的归来。

    入冬之前,我跟慕萱出来聚了一次。

    美其名曰联络联络感情,其实就是吃吃喝喝了一通。

    我们平日里都要在外人面前扮演好自己应有的角色,不管喜不喜欢,麻不麻烦,总之不能出一点差错,任何不该有的个人情绪都要完美地隐藏起来。

    也因此,能够找到一个放下伪装和面具的人坐在一起,也更能放得开。

    或许正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一开始的时候才会那样“相吸”吧,毕竟我不怕她拆穿我,她也不介意我嘲笑她。

    坐在海鲜大排档里吃饭的时候,慕萱忍不住跟我抱怨,说选什么地方不好,非得找这么接地气的地方,还冷。

    我闻言给她倒了杯酒:“喝酒就不冷了,你不是酒量好吗,今晚管够。”

    慕萱仰头喝了一杯,不甚在意地用手抹了一下嘴:“说实话以前我可没来过这种地方,跟你是头一回,姐们儿够面子吧。”

    我“切”了一声:“够面子够面子。不过换成其他人,我还不乐意带他来呢,这里的蟹子龙虾味道一绝,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慕萱闻言斜了我一眼,很快我们俩倒是都笑了出来。

    吃完“蟹虾宴”,我又带着她去了“世间”,南城最大的夜场。

    走到门口的时候,慕萱拉了一下我的胳膊,贴近我的耳边问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吧”

    我眯了一下眼睛:“当然,别告诉我你没来过。”那样的话我可有带坏良家妇女的嫌疑了。

    谁知道慕萱听完就相当不屑地轻捶了我一下:“姐姐我可不是那么没见过世面的人,以前玩的开的时候,我可是这里的常客”

    我拱手抱拳:“原来是同道中人,幸会幸会。”

    走进去,我找到相熟的经理,要了我以前常待的包厢。

    走的路上慕萱还小声地问我:“你这么熟练,你家老三知道吗”

    我摸了摸下巴:“不但知道,还相当支持。”

    想当初我们俩还是单纯炮友的时候,有一次我心情不好,就找他来了这里,十分“熟练”地打了一炮,啊不对,三炮呢。

    咳咳咳咳咳。

    进到包厢里面,我把门关上,又把灯都打开。

    这里什么设施都有,沙发,按摩椅,电视机,点歌机,想干什么都行。

    以前我喜欢一个人来这,倒不是贪恋什么声色犬马,就是想找一个清静,又不那么清静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骨子里有种叛逆,但又不敢全部显现出来,特别矛盾。

    慕萱把手里的包一放,然后大喇喇坐到沙发上,拿起桌上一瓶啤酒就开了瓶。

    我目瞪口呆:“又要喝”

    慕萱摆摆手:“在家的时候陆敬峰管着我,我又得保持形象。现在出来了,不喝个痛快怎么行呢”

    我无言以对:“要是这次喝醉了,可没人再送你回去了。”上次我脑抽了才会找陆敬峰过来,这次我还清醒着,我再不会做那样的傻事了。

    谁知道慕萱听了根本不在意:“没人送我我就在外面睡一晚。凭什么陆敬峰整天找那些小明星小野模逍遥自在着,我就得装个好媳妇好妻子在家守着,我不乐意”

    得,这还没开始正式喝呢,已经有点喝醉的前兆了。

    但她的酒量好是好,我却也不能让她真的醉了,就在一边劝着拦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慕萱一把搭上我的肩膀,喷着酒气问我:“怎么不找个人进来啊”

    我:“找谁”

    “切,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找、找少爷啊”

    她所说的“少爷”,我大体也听说过,就是专门陪那些富太太找乐子的。

    但我从来没见过,更没主动找过。

    一方面是我觉得我还没到“富”的那种程度,另外一方面,我也不饥渴,我家陆三公子,和陆三小公子,都让我甚是满意。

    慕萱见我不说话,便推了我一下:“怎么,不敢啊”

    我制住她的手:“你适可而止啊,别等醒了之后后悔。”

    “我、我后什么悔我又不是给陆敬峰那个王八蛋带绿帽我就是找个乐子怎么了”

    舌头都开始大了。

    这什么好酒量啊,喝了这点儿就开始耍酒疯了。

    我被她闹得实在没办法,只能顺着她说:“好好好,给你找。不过你得答应我,别越界啊,出了事我可担待不起。”

    慕萱竟然嘻嘻笑了声:“真以为我醉了,我没醉。看你这良家妇女的觉悟,老三看你这样,肯定特放心。”

    我暗暗翻了翻眼睛,陆敬修放不放心我不知道,总之我现在特别糟心。

    我感觉自己正走上一条“不归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