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2章 什么事都章可能发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程易江扯了扯嘴角,像是不在意,又像是挺在意。

    他似笑非笑地问我:“这么防着我呢。”

    我也笑了笑:“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这还是您提醒过我的。”

    程易江敛下笑意,懒得再看我,之后站起身,像是要走。

    怕是怪我“不知好歹”,生气了。

    我还真是盼着他走,他来这么一趟,不知道要给我添多少心塞。

    只是他的步子刚迈出两步,突然又冷不丁地转过身看我。

    “还有事”我问。

    程易江的脸色变了变,似是有些纠结,也不知道纠结个什么。

    过了会儿,他问:“你男朋友对你好吗”

    这问题我好想吼他一句,说关3;148471591054062你什么事啊,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跟我男朋友怎么样需要跟你说嘛

    但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交善不交恶,我不想把气氛闹得太僵,于是就耐着性子回答:“很好,他对我很好,我们感情也很好。”

    “你就那么喜欢他”他又问了句。

    我轻吸一口气:“是,我特别喜欢他,只喜欢他一个。”

    这下他终于没再说话了。

    在我以为我已经把天聊死了,他“怒气冲冲”要走的时候,程易江居然缓了缓脸色,平静道:“我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可能今天还死心塌地地爱着,明天就心灰意冷地分道扬镳。”

    我气得有些说不出话:“你在咒我吗”

    “不是,只是预估一下可能性。”他的声音愈发凉薄,跟刚才那个挑着眉打哈哈的那个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

    反正我是真的看不透他了,也许从一开始,人家就没打算让我看透过。

    我垂下目光,真的不想把感情的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说,还是跟他说。

    我以后跟谁好,好不好,都是我自己的事,跟他程易江半点关系都没有,他操心的可不要太多。

    估计是我的脸色太难看,送客的意思明显,程易江便没再多留。

    走前他没说什么,我看着他的背影,只觉一阵烦躁。

    不过因为程易江而产生的坏心情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下午大概三点左右,我接到了一同来自英国的电话,自然是陆敬修。

    一听到他的声音,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被治愈了一样。

    我的嘴角忍不住弯啊弯的,连文件也顾不上看了,直接起身走到窗边,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边轻快着声音问他:“那边是早晨吧,刚起床吗”

    陆敬修淡淡应了声,还咳了一下。

    我一听立马有些紧张:“怎么,着凉了感冒了吗”

    他回答:“有点。”

    我顿时有些无奈,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他一个大男人,在外面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伦敦的天气又那么多变,他会感冒也不奇怪了。

    现在的我已经忘记了他曾经是医生的事实,典型的关心则乱,总觉得他不会照顾自己。

    但是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陆敬修接着道:“上次说的事,考虑好了吗”

    我有些怔愣:“什么事”

    “你的家人,你想见他们吗”

    本来我已经决定把这样的想法压在心底了,可是此时经他一提,竟又是有复苏的前兆。

    我一时之间没了主意,陆敬修也不催我,就静默地等着。

    我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最终低声说了句:“我不知道。”

    陆敬修的声音略显低沉:“不管怎么样,都是你最亲的人,要是有机会,别给自己留这样的遗憾。”

    我揪了一下头顶的发,觉得脑袋一涨一涨的:“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帮你找。”

    “找不到怎么办”

    “找得到。”他说。

    我看着淡蓝无云的天色,还有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这城市。

    明明是万千热闹,却总是感到孤独的自己。

    或许是心上一直有个豁口,周遭的人和物都在将这个豁口拉扯大,我却不想去把它填补好。

    现在终于有了填补的机会,我又要放弃吗

    不,不想放弃。

    有生之年,我不想给自己留下弥补不了的遗憾。

    有时候人得到了可能会后悔,但得不到,却一定会后悔,还会记挂一辈子,伤怀一辈子。

    我不愿意那样。

    想明白之后,我闭了闭眼睛,轻声道:“帮帮我吧我还是想找到他们的。”

    陆敬修的声音更低了些:“好。”

    我没问他怎么找,也没问他去哪找,但我想他总有办法。

    而有一件事,我也确实想问问他。

    “下个月就正式入冬了,这个月底之前,能回来吗”

    陆敬修听完顿了会儿,本来不是个多困难的问题,但他却着实想了好久。

    最终他回答:“尽量。”

    又是一样的答案。

    我在心里叹了声,有些伤感,也有些好笑。

    伤感自不必说,好笑是因为我并不惊讶,早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答案。

    但是女人嘛,有时候就是会犯傻,明明知道问出来没用,还是不死心要试一回。

    不过因为事先想到的缘故,失落倒没有那么深。

    我无声笑了笑,温柔着说:“没关系,你办好自己的事最重要,我在这边一切都好。还有你家里,也都好。有时间的话,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吧,听到你的声音,他会很高兴的。”

    这次陆敬修应答的很快。

    之后就又是沉默。

    以前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是也到了没话说的地步,但气氛还是亲密的,还是泛着甜味儿的。

    只是到了现在,总是会有种难言的尴尬涌动。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

    应该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他的原因,就是感觉变了。

    或许是离得太远了吧,几千公里的距离,不是一根电话线就能完全联通得起来的。

    等到他回来,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嗯,一定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