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3章 目标是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跟陆敬修通完这次电话,回家之后我便翻出之前的那张照片,仔仔细细又看了好多遍。

    照片上的人物都已经褪色许多了,二十年前的发饰衣服也不再是流行的模样。

    但真是挺奇怪,饶是这般,自己竟也会觉得无比熟悉,无比眷念。

    甚至于,连带着即将到来的相遇,也会有所期待。

    不过在这3;148471591054062样的场景真正发生之前,有件事倒是让我不得不分神去关注。

    万苏科技近来负面消息层出,网络媒体和纸媒齐齐渲染,造成的社会影响很是不好。

    之前方婷钰跟我说过,万苏的老板实际上是陆敬修,虽然这件事我没去求证过,但无论是不是,我都免不得有些担心。

    为此,我特地打电话给顾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者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是轻松:“没事儿,都是正常的起伏,万苏这两年发展的太快,竖的对手不少,被盯着也很正常。”

    我闻言并没有完全相信:“真的没问题?”

    “当然,我也不是没见过风浪的,很快消息过去就一切正常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方便再多问,而且商场上遭到对手打压这种事倒也正常,我便只道一声完事小心。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如顾正所说的那样。

    这天傍晚,我听到消息,万苏被多家网商共同告上法庭,指控其泄露商业机密。

    这可不是小事,做科技这一行的,技术机密就是本钱,没人会去砸这块招牌。

    但世事都是无风不起浪,如果真的清白,又怎么会牵扯这样的官司。

    几番思虑之下,我又给顾正打了次电话。

    这回他的语气已经不如上回那般笃信。

    我便问:“外面传的那些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顾正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不是,我们做的都是正经买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这句话我相信。

    “那你是得罪谁了?谁要这么整你?”我不由得猜测。

    顾正听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再开口,声音已然压得很低:“是有人故意设的局,但目标并不是我。”

    我心里咯噔一声,一个念头已经生成在脑海。

    “目标不是你,难道是……陆敬修?”

    顾正没承认,但也没否认,只是静默。

    我觉得他也瞒着我一些事,就跟他的好兄弟一样,什么事都不愿意跟我说,就让我一个人猜,一个人担心。

    要我原先那脾气,我管他有什么事呢,爱告诉不告诉,我乐得无事一身轻。

    只是人心里一旦有放不下的东西,对很多事情也同样会有执念。

    反正我是没洒脱得起来,也没直接扣了电话。

    我起身走到窗前,手指放在窗台上,无意识地点动着。

    某一个瞬间,我想到一件事。

    “你能不能动用一下你的关系,查一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梗。最重要的,是确认一下,这件事跟陆家的人有没有关系。”

    顾正闻言像是一惊:“陆家的人?”

    我应了声,声音平静:“对,很多事情我没办法跟你详细说,因为我自己也没理清。但是直觉告诉我,没那么简单。”

    我其实是想到了上回陆敬峰出车祸的情景。

    当时也是所有的不利证据都指向陆敬修,证明他是害他大哥的凶手。

    要不是陆老爷子全力保下,估计他当时也会很麻烦。

    那个时候我是被弄得有些懵了,只盼着陆敬修没事就好,根本就没往深处去想。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有些地方很是蹊跷。

    比如,那辆肇事的车辆是陆敬修有的车型,还有车上的那个平安符,据说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那些都一齐出现在案发现场。

    伪造这些东西的可能性也有,但那必须有一个前提,是这个人非常熟悉陆敬修,甚至能近距离地接近他,不然的话不会对他如此了解,制造的“犯罪证据”如此有指向性,如此完美。

    陆敬修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对他也算了解。

    他性格内敛,除非必要,很少跟外人打交道,更不会主动去招惹谁。

    由此,能靠近他的人,无非就是他的家人,工作上的伙伴,个别朋友,还有我。

    如果是其他人想对付他的话,直接冲他去就好了,根本不会迂回地采取栽赃嫁祸的方式,害的还是陆家的大公子,一定意义上的陆家太子爷。

    联想至此,我便不由得怀疑,造成上一场事故的人,会不会就是陆家内部的人。

    只有陆家的人,才跟陆敬修和陆敬峰同时有利益纠葛。

    而且曾经我最想不通的一点是,陆敬修明明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为什么不曾给自己辩解和申诉。

    甚至之后有段时间他还毫无顾忌地开着那辆“出现”在车祸现场的沃尔沃,仿佛要给谁看一样。

    当然了,这些不过是我的猜测,没有经过任何的证实。

    但是如今又发生这种事,我忍不住将两件事联系起来,或许这当中真的有什么关联。

    顾正见我态度如此坚决,倒是也答应下来。

    我知道他近来的心情不会太好,压力肯定也很大。

    想了想,我犹豫着问他:“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跟陆敬修说过了吗?”

    顾正声音更疲惫了些:“没有,一点小事而已,不用惊动他,他有更重要的事……”

    我一听太阳穴突然跳了一下:“你知道他在英国做什么?”

    顾正:“……不、不太清楚,他没跟我说过。”

    我的心顿时凉了下来。

    也是,我还存着期盼干什么呢,陆敬修摆明了是不想让我知道,无论是他的助理,还是他的好兄弟,哪怕他们都知情,也肯定不会告诉我。

    我也由一开始的不舒服,很失落,变成了现在的很习惯,很无奈了。

    改变不了的事,强求不得的事,我懒得再去花心思探究。

    收线前,我对顾正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他度过这个难关。

    帮他,应该也是帮了陆敬修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