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4章 有点反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万苏那边的情况我之后一直在跟进,好在失态并没有进一步的恶化。虽然万苏吃了一场官司,但是听说原告证据不足,可能很难形成有力的控诉。

    由此我也暂时放下了心,但这件事幕后推动的那只手,我却还是在查。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是有点心神不定,总觉得像是会发生点什么。

    这次的事件只是个小小的触发点,不,或许只是针推动剂,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局面就慢慢有些失控了。

    ……

    程易江经由小张联系到我的时候,我还有些惊讶。

    以往他找我何曾这样正式过,无非就是一个电话打过来,或者是直接找到办公室来,让我措手不及的。

    小张跟我转达了一下对方的意思之后,我琢磨了一下,还是给程易江回了个电话。

    早知道这么兴师动众的,他还不如一早自己找我呢。

    只是这次号码拨过去,接电话的人却不是他。

    我以为是自己打错了,赶紧看了眼屏幕。

    没错啊,就是他的号码。

    于是我便存着疑惑问道:“请问程总在吗?”

    那边应声的是个男人,声音有点粗,还有些沙哑。

    “程总暂时不在,有什么事我可以转达。”

    我闻言便答:“那他什么时候方便,有些事我想亲自跟他商量一下。”

    “您贵姓?”

    “我姓余,余清辞。”

    “余……”他的声调拖长了一些。

    我见此有点奇怪:“有问题吗?”

    “没有,余小姐,程总回来之后我会告知他您的来电。再见。”

    说完他就直接收了线。

    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心想着真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哈,简单点就是物以类聚。

    程易江平日里那么目中无人冷峻霸道的,他身边的人也颇有这种风范。

    好笑,真是有点好笑。

    我无奈把手机收起来,心想着待会儿要是程易江打给我,我可得好好问问他,他所谓的商务会谈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张跟我说,ck的程总想邀请我参加一个商务会谈,希望我能出席。

    我想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场合,小张也没跟我说清楚,我就只能去问他。

    下午临着下班时,我倒是终于接到了这位程总的回电。

    “你找过我?”一上来他就冷哼一声。

    我在心里冷哼了两声,心道明明是你找的我,怎么说的像我倒贴一样。

    不过碍于正事,我就只能把心里的不忿忍下来,努力平静着声音道:“我的秘书说你想让我参加一个商务会谈,什么意思啊?”

    程易江不甚在意道:“字面意思。”

    我:“……程总,我是在很认真地跟您确定行程,您能好好解释一下吗?”

    程易江:“这得看我心情。”

    我:“……那我不去了。”爱啥啥会谈,我要是去了,我就是傻!

    这下子程易江像是严肃起来,不再打哈哈了:“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想给你介绍一个投资商。最近他正好来南城考察,我就要了他一天的时间,腾出来给你见见。”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那次他说想带我一起去新加坡见投资商,我没同意,说要是在南城,我可以做东款待。

    没想到他的效率还真高,这么快就办成了。

    见投资商还真是个大事,也是个正经事,我犹豫了一会儿,虽然对他还是有些气着,但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我有些别扭地问道:“什么时间见啊?定好了吗?”

    程易江答:“快了,就这两天吧。你提前空出时间,到时候我通知你。”

    我:“好,谢谢你了……”

    我这人向来把事情都分得清楚,他惹我的时候我吐槽他,他帮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感谢的。

    同时还有些纠结。

    有人帮虽然是好事,3;148471591054062不过他越是帮我,我欠他的就越多,以后要怎么还呢?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恼之下,猛地想起久前的一件事。

    我蓦地有些激动,立马问他:“对了,之前你让我帮你找一个人,是你妈妈的老朋友来着,叫什么,什么……”

    “乔同韵。”

    “对对地,是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还需要找吗?”

    程易江闻言突然沉默下来,连我都想不到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不说话,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等了好半天,我才听到他缓声道:“需要找,很快就找到了。”

    我心下更奇怪了些:“所以这算是进展的很顺利?”那时候明明说的很难来着。

    程易江沉声应了声。

    如此我也不多问了,顺利就好,他找到了想找的人,我能帮的就帮上点,帮不上的话再找其他的机会。

    说完了这些,好像没有其他能多言的话题了。

    程易江也没有要跟我多说的意思,但他却没直接挂了电话。

    这还真不是他一贯的风格。

    保险起见,我便多问了句:“还有事吗?”

    “没有了,挂了。”

    然后传来的又成了忙音。

    对待如此喜怒无常的人,我能做的唯有长叹一声,然后告诉自己,我忍!

    ……

    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偶然翻动了一下日历牌,发现了一个十分意外的事实。

    今天好像是……我的生日。

    过去的很多年间,我没过过什么生日,因为一个人没什么意思,也懒。

    久而久之的,这一天就跟一年中其他的三百多天没什么差别了。

    只是今天想起来,感觉还真是有些不太一样。

    因为这点不太一样,离开公司之后,我没直接回家,而是稍微绕了一点路去到了市里一家挺有名的蛋糕店。

    走进店里,店员笑容可掬地迎上来,问我有什么需要。

    我就说我想要一个蛋糕,小蛋糕。

    来到摆放蛋糕的橱窗前,我真是被五颜六色、造型各样的蛋糕模型迷花了眼。

    正看得入神时,周围突然有人说了声。

    “这个黑森林还不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