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6章 你回来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到家之后,我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才把那只笨熊运上了楼。

    等到我跟它一块倒在沙发上时,我愈发地确定,陆敬希肯定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看我出糗呢!

    不过等到缓过了气儿,再看笨熊的时候,我发现它好像也不是长得太难看。

    捏捏它的耳朵,摸摸它的胖身子,好像也挺可爱的。

    算了,看在它这么卖萌的份上,我就原谅它了。

    把笨熊安顿好,我把买来的蛋糕放到桌上,还郑重其事地插上了一根蜡烛。

    将蜡烛点燃的时候,我就在心里盘算着,待会儿要许个什么愿。

    我以前总觉得许愿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还特可笑,要真是想一想事情就能成真的话,那干脆什么都不用干了,每天在家祈祷就成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竟然还挺想试试的。

    也许,人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一种愿景,并不是真的指望能成真,只是为了找个心理寄托。

    能实现最好,实现不了,也不至于失去希望嘛。

    我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脑袋里一下子闪过许多念头,许多场景,不过最终都定格在一处。

    我轻启嘴唇,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缓缓说道:“我希望,陆敬修能实现他的所有愿望。就算把我的幸运都给他,我也愿意。”

    ……

    一个星期之后,南城第一场雪降临,冬天是真的来了。

    早晨出门的时候,楼下有些小孩子在兴奋地大叫,玩雪,高兴得不亦乐乎。

    我踩上几公分厚的白雪,脚下咯吱咯吱地响,心里居然也没由来地一阵开心。

    来到公司,大家都在兴奋地讨论这场雪,说是今年的初雪来的特别早,都说瑞雪兆丰年,说不定是有好事要发生呢,最好是年底包个大红包什么的。

    我听完忍不住笑出来,这帮人,心里想着的“好事”可真好,看来我是要努力了。

    来到办公室,我把大衣和围巾都拿下来挂到衣架上,搓了搓有些僵冷的手,然后就打算开始工作。

    中午到了吃饭的点,小张进来喊我,我说没胃口,让她自己去吃吧。

    小张一听3;148471591054062小脸就皱起来了:“余总,你怎么每天都不吃饭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都不行的!您都瘦成这样了,真的不用再减肥了!”

    听完她的话,我放下手里的笔,轻笑着看向她,说:“不是故意不吃,是真的吃不下。”

    她却还是没办法释怀:“可是……”

    我只能妥协:“那要不你给我带回来一点,清淡点的,别太多。”

    “好嘞,那我快去快回,您别着急啊!”

    办公室的门被风风火火地关上之后,我靠在办公椅上,转身看向窗外。

    冬天到了,雪也下了,然而他并没有回来,消息也愈发少了。

    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颇有点相思成疾的前兆,表面上虽说还好好的,但是那点儿病啊痛啊的,都在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朽了。

    下午公司没什么事,我就提前走了一会儿,打算去超市买些生活用品。

    最近一心扑在公司,什么事都没能顾得上,家里的冰箱啊储物柜啊全都空了,回去之后都感觉冷冷清清的。

    到超市速战速决之后,我开车回到了家,拿着东西上了楼。

    来到家门前,我低头去包里找钥匙,奈何手里东西太多,掏钥匙的时候也挺费劲。

    只是还没等我最终掏出来,房门突然从里面“啪嗒”一声,被人打开了。

    我还保持着掏东西的姿势,等到门被完全推开,里面的人最终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脑袋里一根绷得死紧的弦才倏尔断了。

    “你……”我瞪大眼睛,全身有些僵硬。

    陆敬修穿着黑色的毛衣,黑色的长裤,还有和我同款的情侣拖鞋,就挺拔地立在哪里,浅浅笑着看我。

    “回来了。”他很是自然地接过我手里的东西。

    我原本还紧紧抓着塑料袋,反应过来之后才赶紧松开手。

    再然后,我几乎是依靠着本能上前,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肩膀处,大口地呼吸着。

    “你回来了啊……”说着,声音就带上了哭腔。

    陆敬修空着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腰上,慢慢收紧。

    “嗯,回来了。”他说。

    ……

    对于陆敬修突然回来的事实,我在惊喜和高兴之余,还觉得特别神奇。

    白天的时候想到家里还一阵头疼呢,这么冷的天,回来还是一个人,别提多难过了。

    结果一转眼的功夫,房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的存在。

    因为他的到来,灯光更亮了,厨房也有温度了,还有空间也像是充实了许多。

    一个人竟然可以改变这样多。

    我换完衣服就坐在餐桌后面,托着腮看陆敬修在厨房里的背影。

    这样的场景真的好久都没出现过了,久远的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等到热腾腾的餐饭上桌时,我胃里突然一阵空虚,叫嚣着要赶紧吃东西,要把这些东西都吃下去。

    嗯,因为某个人,我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厌食”症状也得到缓解了,治愈了。

    太厉害了他。

    我开始狼吞虎咽,陆敬修就坐在我的面前,不动筷,就静静地看着我。

    偶尔我抬头瞥他一眼,发现他的目光依旧落在我的身上,我心里就高兴得不得了。

    我有那么好看吗,要这样一直看。

    还是说,他也想我想的厉害了啊。

    嘻嘻。

    这样甜滋滋地吃完饭,我自觉地起身去洗碗,结果陆敬修拦住我,自己收拾着碗筷进了厨房。

    我跟在他后面笑的又恣意又含蓄,心想着这男人是怎么了,难道是心疼我?觉得离开这么久有点对不起我?想补偿我?

    切,我又没有真的怪他,不用他补偿啦。

    陆敬修在洗刷的时候,我就站在一边,看着他敛着神色、一本正经地做事情。

    都说认真的男人特别有魅力,我现在就觉得他特别特别有魅力。

    等到他都弄完了,我赶紧扯过一块干净的毛巾给他擦擦手。

    在我低头给他擦手指的时候,陆敬修却突然开口,低缓着、沉哑着声音道:“你的母亲,找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