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8章 怕是要变天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老爷子急病住院了。

    我一听这个消息,脑袋顿时有些懵。

    我想到了之前见他的场景,明明是个身体特别硬朗,还特别严肃威严的老人,怎么就突然病了呢?

    我还想多问问,陆敬修却是没多言,很快挂了电话。

    我听到他那边环境似有些嘈杂,寻思着他这个时候估计不便说话,也就没再追问。

    只是下班回到家之后,我又斟酌着给他发了条短信,问他老爷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方便让我去看看他吗。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才收到回信。

    陆敬修说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但还需要观察几天,等情况稳定了我再过去。

    他这么说了,我便晓得我还是别过去的好,过去了也是添乱。

    这一晚陆敬修自是没有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有些心神不宁的。

    次日一醒来,我拿过手机一看,却发现各个新闻端的推送已经炸开了锅。

    “陆氏掌门人急病入院,命悬一线!”

    “陆氏紧急召开股东大会,或推举新任主席。”

    “陆氏若是易主,谁将问鼎巅峰?”

    ……

    凡此种种。

    我瞬间清醒过来,立马打开新闻一条条查看,很快发现这不过是媒体的猜测,陆氏那边并没有给出官方的回应。

    只是无风不起浪,陆老爷子住院是事实,若是没听到风声,凭借陆家在南城的地位,媒体也不敢这样乱写。

    我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反应过来,第一时间给陆敬修打了个电话。

    现在的他肯定最了解内情,而最让我担心牵挂的,也是他。

    铃声响了许久许久,那边一直没有人接通。

    我没办法,只好又去联系秦颂。

    这次倒是找到人了。

    秦颂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不知道是晚上没有休息好还是根本没睡。

    情况紧急,我无暇去顾及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陆敬修现在在哪呢?”

    秦颂闻言顿了会儿,最后似是下定决心说道:“在南郊别墅。”

    ……

    开车去南郊别墅的路上,天空中又纷纷扬扬下起了小雪,天色也是阴沉沉的,没什么日光。

    景色哪怕再好我也没心思去看,我双手握紧方向盘,微皱着眉头看向前方,脚下也踩着油门。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到达目的地,车一停好就赶紧下来,踏着薄雪去到门前。

    来给我开门的秦颂,一看到我,他的眼睛像是一亮。

    “余小姐好。”他侧开身体请我进去。

    我朝他点头示意,寒暄的话没心思说,只问他:“他在哪儿?”

    秦颂指了指楼上。

    我见此便想上楼,谁知道秦颂竟然伸手拦下了我。

    “余小姐……”他有些犹豫地看了我一眼。

    我淡淡应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有什么顾虑。”

    他咽了咽:“陆家怕是……怕是要变天了……”

    ……

    来到二楼的书房,我看到门没关,想了想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一踏进去,扑面而来的是有些浓重的烟味儿。

    我没忍住轻咳了一声,不远处站在窗前的男人便转过身来。

    我朝他轻轻一笑。

    陆敬修走到桌前把烟熄灭,然后抬头看向我,眼里深沉得像是泼了一层墨。

    我没由来地一阵心疼。

    记得有一次,好像是英国那边出了事,他也是这般,自己一个人待在书房里,抽烟抽得特别狠。

    怕是心里特别难受吧。

    这次也是一样。

    我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掌,低头看了眼上面的纹路。

    “吃早饭了吗?”我轻声问他。

    回答我的是低沉微哑的一声:“没有。”

    我说:“我也没吃。我出去准备,待会儿一起吃一点吧。”

    陆敬修突然抽回了自己的手。

    过了会儿,他声音更沉了些道:“没有问题要问我?”

    我依旧是低着头,盯着空空如也悬在半空的手看得出神,连回答他的话都慢了好几拍。

    “问题啊,当然是有。不过比起那些,我更关心你有没有吃饭,有没有休息好。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没那么重要……”

    说着我抬头看向他,“陆敬修,在我的心里……你最重要。”

    这番话任谁听来都是表白,甚至都称得上肉麻。

    只是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最是擅长不动声色,就算是泰山崩于顶,他也不太会有什么明显激烈的情绪。

    所以此时对他的沉默,我一点都不惊讶,也不失落。

    我重新握住他的手,语气也轻快起来:“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下楼去吧,我们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其他的事,都先缓一缓,早晚都会面对,也早晚都会过去的。”

    这次他没推开我的手,而是缓缓地、有力地反握住我的手指。

    下楼之后我第一眼看见守在客厅的秦颂,他也第一时间朝这边看过来。

    秦助理的心情显然也不轻松,那张爱笑的脸都皱起来了,额头的褶子特别扎眼。

    我知道我关注的点不太对,只是越是到了紧张艰难的时刻,我越是想找出些乐子,让自己和别人不要绷得那么紧。

    我拉着陆敬修的手站定在秦颂面前,半眯起眼睛笑道:“秦助理,回去之后记得做个皮肤保养,都还没娶媳妇呢,脸上都有包子褶儿了。”

    秦颂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想明白了,才受惊似的捂住自己的额头。

    我没继续笑他,而是正了正语气,说道:“你也没吃饭吧,我去做一些,待会儿一块吃。”

    秦颂闻言连忙拒绝:“不用……”

    我打住他:“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俩在这边等一会儿,我加快速度,马上就好。”

    来到厨房,我从冰箱里找出两捆细面,还有些小葱和菠菜什么的,最后又翻出几个鸡蛋。

    我的厨艺实在是贫乏,真到用上的时候,一抓一把瞎。

    偏偏平日里我还“不思进取”,想着只要有陆敬修就好了,我根本不需要学。

    只是我忘了,他不能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就算在我身边,他也有低落有难过的时候,我哪能总是让他来做。

    嗯,我算是真正下定决心了,从现在开始勤练厨艺,争取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厨”,到时候若是变魔术似的弄出一桌子的菜,陆敬修肯定会特别惊讶,说不定也会特别高兴。

    能让他高兴的事,我从来都想去做的。

    说到底,我还是心疼他的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