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0章 不准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躺在病床的陆老爷子应该也是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他的手稍稍抬起,嘴里则是含含糊糊念着一句:“老三,老三……”

    病房里的人一听,俱是一震。

    我偷偷地抠了一下陆敬修的掌心,后者面上看不出来,脚下已经朝着病床边走了过去。

    陆敬修站定在陆老爷子的病床前,有人给他让出了一个座位。

    我站在不远处,能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

    很快,我听到陆老爷子沉哑着嗓音断续道:“你、你个臭小子,去哪了……”

    陆敬修回答的很平静:“您别多说话,好好休息。”

    “你就是很着我,恨着我呢……”

    陆敬修便没再出声。

    但周围人听到了恐怕是跟我一样的心情,意外,疑惑,担忧。

    谁也猜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陆老爷子的手一直半悬着,上面插着吊针,颤颤巍巍地抖着。

    可陆敬修却一直没有握上去,哪怕他比谁都清楚,眼前的老人渴盼着他的靠近,他也没有这样做。

    过了会儿,看似阖上眼睛的老爷子突然又开口了。

    这次发声,声音已然沉了许多。

    “你想离开这个家,别想……陆氏、陆氏给你,你拿着,不准走……”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都静下来了,静的可怕。

    仿佛谁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到。

    我的余光见处,陆敬峰像是要上前,但站在他身边的慕萱拉住了他,没让他动。

    是啊,若是我身处在同样的情境下,我也不会让自己的男人出头。

    陆老爷子是谁,从来说一不二、雷霆万钧的一家之主,就算是现在病倒了,他的话也是这个家里不容违背的,起码在我看来是如此。

    而旁边林婉的身形似是一颤,陆敬希扶住了她。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声,唯有陆敬修。

    偏偏他也长时间地静默着,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陆老爷子开始咳嗽,一声一声的,像是要把心肺咳出来一样,听着都揪心。

    林婉想要上前,但被老爷子的手挡了回去。

    这个时候,陆敬修终于是说话了。

    他用一贯平静无波的声音道:“陆氏,那是你的东西,我不要。”

    陆老爷子闻言费尽力气抓住他的手,边喘着粗气边说:“是不是、是不是你妈妈告诉你,要离我……离我远远的?”

    陆敬修低下了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想,那上面应该沉冷如冰。

    “别提她。”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

    老爷子却还是不死心:“我给你的,你必须拿着……就算是为了你妈,你也给我拿着……”

    陆敬修像是要挣脱他的手,但老爷子力气出奇得大,前者估计也没有用狠力,因而并没有挣开。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直到老爷子的目光瞥到我,像是看到希望一样让我过去。

    “老三媳妇儿,你、你劝劝他……这个臭小子不听我的,你、你劝着他……”

    有句话叫病急乱投医,陆老爷子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情况。

    陆敬修铁了心跟他作对,不顺他的意思,他便想让我帮着劝说。

    若是其他事,我可能推托一下就置身事外了,毕竟在这里,我绝对和陆敬修站在一边,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态度。

    但这件事不同,老爷子说要把陆氏给陆敬修,这样的大事,这样的好事,陆敬修嘴上说着不要,心里果真也是如此想的吗?

    我想了想,最终半蹲在床边,靠近了对病床上的老人说道:“您先养好身体,我们都盼着您赶紧好起来。”

    这样说的同时,我悄悄地摸到了陆敬修的小腿,在上面轻点了两下。

    之后他状似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

    就是这一眼,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我轻吸一口气,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低声继续道:“您说的事,回去之后我会劝着敬修的。您的苦心,他以后也会明白……”

    ……

    陆老爷子因为体力透支,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病房里静悄悄的,没人大声说话,彼此之间的目光也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汇。

    方才林婉身体突然不舒服,陆敬希先带她回家了。之后陆敬峰很快也走了,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像是憋着一股火。看到我的时候,眼神利得像针,恨不得刺我两下一样。

    我看到了也装没看到,反正他不能拿我怎么样,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于是这里只剩下陆敬修、我,还有慕萱。

    陆敬修本来也是要走的,但我自作主张拦下了他。

    倒不是因为老爷子要把陆氏给他的原因,而是我觉得,他该留下来。

    之前余国霆住院,我们的关系那样不好,我都能从他身上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以及人性的柔软。

    在病痛生死面前,什么都可以暂时放下。

    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血缘亲情,我不想让他以后有后悔的可能。

    有些事,错过了真的不可能再重来。

    三个人静静地坐了会儿,慕萱突然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俯下身在我耳边,让我出去一趟,她有话跟我说。

    陆敬修也察觉到我们的动作,他看着我,我便对他轻轻一笑,让他放心。

    然后我就跟慕萱走了出去。

    宽敞的走廊上,我们找了个避人的角落,面对面站着,中间隔了二十多公分的距离。

    就像是一条鸿沟,分隔开了我们的立场。

    想到之前的事,我心里没办法做到完全的平静。

    毕竟陆敬峰是相传已久的“太子爷”,大家也都说,只要没什么意外,陆氏十有八九是他的。

    可现在这意外发生了,还是在一种不可控的情况下发生的,情况也就全变了。

    我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先说些什么,就算不是道歉,也别让氛围变得这样疏冷。

    不过慕萱没给我这样的机会。

    因为她先开口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