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3章 豁出一切去挽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或者不喜欢一个人,这当中的差别应该挺容易分辨的吧。

    我虽然平时时有迟钝,但我不傻。

    一次两次的还好,时间长了,谁都免不得会怀疑。

    但我也比任何人都期盼着,我的怀疑是错的。

    他不是不喜欢我,他只是不太会表达,他不是不在乎,他只是都藏在心里。

    所以啊,陆敬修,你告诉我啊,你是爱着我的,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仰着头看着他,等待他答案的同时,眼里也慢慢蓄满了泪。

    陆敬修垂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神情在昏暗的夜色下显得冷清又疏淡。

    之后他抬起手,抚了抚我的脸颊。

    指尖冰凉。

    “别胡思乱想。”他轻启嘴唇说出这几个字,声音不带任何温度。

    我闻言一怔,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避开了他的手,自己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真是没出息,这动不动流眼泪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过来。

    吸了吸鼻子,觉得情绪能控制住后,我才继续说下去:“我不知道是怎么了。不知道你,也不知道自己。而且我真的想不通,那时候我们明明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次我没等到陆敬修的回答,因为秦颂开着车到了。

    老远我看到他的身影,知道今天的谈话需要到此打住了。

    那么那么多的疑问,陆敬修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我也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想再去追问他。

    得过且过,将错就错。

    以往我从来不会做的事,到了现在,竟然能够坦然地接受。

    坐上车,我浑身有些僵冷地靠在车座上,阖上眼睛。

    昨晚担心得没睡好,白天又是精神紧张,此刻的我真的是累了,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迷糊之间,我感觉到有人攥住了我的手。

    我想抽回来,奈何连这样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于是我只能不动,继续装睡。

    这个时候的我,无论心里多么难受,多么不安,却还是想豁出一切去留住,去挽回。

    我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喜欢到愿意放弃原则,只为了和他在一起。

    但世事哪有那么简单,哪有那么容易,哪是你费心去做,就一定能够实现的。

    等到幻想破碎的那一天,人才会最终懂得,别贪心,莫强求。

    ……

    接下来的时间我还是照常上班,陆敬修也回到了陆氏。

    而陆老爷子的病况到底还是稳定住了,不久我也终于知道,原来老爷子心脏不太好,常年吃药控制。

    他发病的时候,好像是陆敬修从英国回来,两个人见了一面之后。

    没人知道他们两个究竟说了什么,导致一个发病入院,另外一个态度冷漠。

    但即便是这样,也没人敢去问陆敬修,更遑论苛责他。

    陆老爷子对这个小儿子的宽容和宠爱有目共睹,甚至都有些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到达了一个近乎越过底线的地步。

    只是我有点不明白,陆敬修以前大多时间都在国外,父子两人根本没什么相处的时间,就算是血脉亲情相连,又怎么会生出这样深厚的感情。

    难道在这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直到这时我才恍然想起当初慕萱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她说陆家的水太深,别人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要走进陆家,必须时时小心,处处提防,免得失足溺毙。

    当时我还觉得她说的太过严重,不过是一个家族而已,里面的人看着也都不坏,哪会那样可怕。

    可到了现在,我竟然能体味到当中的些许深意了。

    不过就目前来说,我接触的也很可能只是其中的一角,还没能看到核心,多纠结和担心也无用,只能做好准备,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身边的人。

    ……

    又过了两天的时间,荣岩联系到了我,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想请我吃顿饭。

    这是我们上次说好的了,以老同学的身份聚一聚。

    我不想食言,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便答应了下来。

    原本我以为他会选一些高级的西餐厅,谁曾想他告诉我,想去以前高中后门的小吃街逛一逛。

    为了赴这个“约会”,我出门的时候特别换了套休闲装,脚下踩着运动鞋。除此之外,头发也挽成了一个丸子头,颇有点装嫩的嫌疑。

    到目的地一碰面,我发现荣岩的打扮也相当年轻活力,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真像是回到了神采飞扬的少年时代。

    只是于我来说,学生时代真算不上美好的回忆,一般情况下我并不愿意去多回想。

    荣岩和我并肩走在小吃街上,周围都是卖东西的小摊,老板们扯着嗓门吆喝。

    上学的时候我很少来这,倒不是觉得乱啊脏啊什么的,就是没人陪我一起。

    一个人到这种热闹的地方来,特别容易觉得孤单。

    但荣岩显然不会有我这样的经历。

    那个时候他算是呼风唤雨,兄弟遍地,总是一群人呼啦啦地出现,别提多拉风了。

    走了一会儿,我转头问他:“想吃点什么?”

    荣岩笑的灿烂:“听你的。”

    还挺有风度的,女士优先吗?

    我没跟他推辞,而是随便找了个摊子,坐到了一个避风的地方。

    今天出来的时候我就想着,我得做东请客。

    不仅仅是为了现今跟荣氏的合作,还有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虽然没人知晓,但总归是我心里的一根刺,若是不找机会拔出来,也是个祸患。

    荣岩看上去相当轻松愉快,他认真看了会儿菜单,还来跟我认真地探讨想吃什么。

    我是没什么胃口,但见他如此,也决定配合。

    点完了单,我们面对面坐着,荣岩开始颇有兴味地说起上学时候的事。

    当然不掺杂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仅仅是学校间、老师间的趣事,有些我还真是闻所未闻。

    但听着听着,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勇气和冲动,我打断了他,稍稍低着声音说道:“当时你出国之前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吗?”

    他听完一怔,然后我看到他咧着嘴没心没肺似的笑道:“那件事啊,当然记得啊。”

    【今天暂时一更。从明天开始调整更新时间,下午六点准时更新。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