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 生存的本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陆敬修近在咫尺的俊脸,我的眼睛眨啊眨,眨啊眨,一瞬间跟傻了似的。

    其实也不怪我,因为我就算是想破天际,也绝对不会想到他现在会亲我啊!

    不仅亲,还用牙咬是怎么回事?!

    我全身僵硬着回不过神,倒是陆敬修自己先退开一点,看着我的眼睛又问了遍:“叫我什么?”

    我怔怔地看着他的嘴唇;“……陆先生。”

    他凑过来又咬了一下。

    “叫什么?”

    “……陆先生。”

    又咬。

    “叫什么?”

    “陆……敬修。”

    ……

    平日里我真不是那种脑袋不灵光的人,可一遇上陆敬修,我确实是像他说的,又笨又傻,真是又笨又傻。

    我抿着嘴唇,心里特委屈地想,你干嘛这样啊,你这是非礼你知道吗?

    而且我叫你陆先生怎么了,我们俩现在这关系,我可不得这么叫你嘛。

    要不然你又得说我痴心妄想,又得说我得寸进尺。

    被人“非礼”的时候,我没那个心思和胆子推开他,等到他满意地退开了,我才在心里狂吐槽,估计眼神看上去也挺“凶狠”。

    但是陆敬修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在意,给我做完冷敷之后,他拿起些瓶瓶罐罐给我喷了几下,应该是消肿的药。

    我实在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想了想,最终还是绷着脸问了句:“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呀?”

    陆敬修眉眼间像是带了点笑,但语气还是淡淡的:“你觉得呢?”

    我撇开头冷哼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整天喜怒无常的,把人当猴一样耍。谁要是摊上你这样的,每天不是被气死,就是被郁闷死。”

    我虽然语气有些不太好,但话说的还是挺中肯的。

    陆敬修帅是帅,有魅力是有魅力,就是这性格太阴晴不定了,上一秒还是和风细雨地搂着人秀恩爱呢,下一秒就冷着脸冷着心把人批个体无完肤。

    饶是我心脏承受能力再强,长时间下来也绝对会被弄成个患得患失的疯女人。

    我才不会让自己变成那样呢。

    我转过头重新看向他,没了方才半赌气的冲动,只是很认真地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欺负啊,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即去?”

    “不是。”他很快回答。

    我又接着问:“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要是觉得我哪些地方做的不好,直接跟我说就行了呀,我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无理取闹的人,真的。你如果跟我说,‘余清辞,我不喜欢你缠着我,你收敛一点’,我绝对二话不说就跟你保持合适的距离,绝对不会越界半步。”

    这其实也是一直挺困扰我的一个地方。

    那天跟他闹翻的场景我回想了很多很多遍,虽然每想一次难受一次,但慢慢地,当时没注意到的一些细节也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陆敬修在聚会上的时候其实一切都挺正常,他展露出不悦,是在送我回家的路上。

    但我当时确定自己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所以他不高兴,很可能是从早前就埋了个由头。

    可会是什么事让他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出手捏住了我的指尖。

    他看着我的时候,我也看着他。

    我们都想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些东西,但我没能成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结果。

    沉默良久之后,他松开了我的手指,用我没听过的嘲弄语气说道:“我当医生的时候,收治过不少癌症病人。其中有一部分人在知道病情后,选择放弃治疗回了家。但过了几天,有人会选择回来。再过几天,又有人回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缓缓摇了摇头。

    “一开始是因为害怕,所以选择逃避。但知道自己不接受治疗会死之后,又舍不得那点生存的机会。生存是人的本能,比起死亡,治疗的痛苦根本算不得什么,是吗?”

    他一字一句说的很慢,也很清楚,我也都字字句句认真听了。

    可为什么……为什么听不太懂呢?

    我在跟他说我们吵架闹掰的事,他跟我扯病人生存什么的干什么?

    我抿抿嘴唇:“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明白。”

    他眼里的嘲意散去,只剩下平静无波,然后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早晚会明白,不明白也没关系。”

    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身上像是有股子难言的无奈,还有……落寞。

    哪怕他的神色跟平常无异,可就是不一样。

    我想了会儿,轻轻吸了口气之后,说:“好,我不问了。你想告诉我我就听着,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

    话说完之后,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我先轻咳了声要起身。

    结果还没等挪开一步,就被他捉住了手,腿也是。

    “脚不疼了?”他又用那副看小孩子不听话的医生表情来看我。

    我吸吸鼻子:“可是我想去洗手间。”

    人有三急,这个理由总能过关吧。

    我以为用这一招肯定能顺利脱身,结果陆敬修是谁啊,我估计他又看穿了我的把戏。

    这不,他拦腰将我稳稳抱在怀里的时候,眼里还是极了然的光。

    我避开他的眼睛,心想着你厉害厉害,我以后不敢跟您撒谎了行吗?

    我本来是觉得尴尬,想先躲一会儿的,顺便换套衣服。

    可是这么被他抱着,我只觉得更尴尬了。

    趁着还没到洗手间,我赶紧示意他转弯:“我又不想去洗手间了,我想去换衣服。”

    陆敬修没数落我的出尔反尔,倒是极听我的话,我说去哪他就去哪。

    他这个模样,让我不自觉地想起了Ian。

    当初我们两个还是“闺中炮友”的时候,他也这么抱我来着。

    而且也像现在这样,我说什么他都听,还总带着特别宽容的笑意看着我。

    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真心宠着一样,感觉特别特别好来着。

    想起过去,我不由得叹了声,心想着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

    我叹气的时候,陆敬修低下头看了我一眼,但没说什么。

    来到衣帽间,我让陆敬修把我放在一张高脚的布艺椅子上,然后对他说:“你先出去吧,我得换衣服了。”

    他没动。

    于是我特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你亲了我就算了,还想看我换衣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