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章 对每个男人都不近人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7章 对每个男人都不近人情

    

    睡前,我接到了荣岩给我发的一条短信。

    短信上说,他已经安全到家了,又说今天让我破费了,下次换他请我吃饭。

    还破费了,就那百八十块钱,他荣少爷可真能看得上眼。

    我无奈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原处,刚一抬头,就看到陆敬修正看着我。

    他低着声音问:“出什么事了?”

    我赶紧摇摇头:“没事没事,快睡吧。”说着麻溜地钻进了被窝。

    陆敬修便不再多问,顺势将我搂进了怀里。

    ……

    翌日,我准时去到公司,刚走到办公区,就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用暧昧的目光看着我。

    我见状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找来小张,问这是怎么了。

    小张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的办公室,犹疑着进去一瞧,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是那副表情了。

    桌子上放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老远看过去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浮夸。

    我审视了一会儿,没走近去看,而是转头问小张:“怎么回事?”

    小张眼睛里还冒着星星,闻言连忙正了正神色,答道:“是花店一大早送来的,说是有人订了这99朵玫瑰,刚从荷兰空运过来的,特别新鲜。咳咳,还是指名送给您的。我们拿不了主意,就只能先收下了。余总,这花是不是……”

    我看着她又八卦又好奇的表情,顿时有些无语。

    因此我问也不问了,直接把她往外推:“去去,好好工作去,一天到晚都把心思花在乱七八糟的地方了,当心年底的红包。”

    红包是每个员工的死穴,小张一听“啊呜”一声,脚下生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则是反手关上了门,深吸一口气后,我走到桌前,来不及欣赏花的美丽,直接拿起花中的一张卡片看了起来。

    卡片上的字很是漂亮,洋洋洒洒一两百字的长度,落款是一个“程”字。

    我就知道,这花不可能是别人送的。

    陆敬修自不必说,他那个性子要是能送花给别人,我会以为天上要下红雨了。

    而其他唯一有可能的荣岩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昨天他刚跟我说,不会过多打扰我的生活,根本不可能转头就明目张胆地送我这样一束花。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程先生能做出这种事了。

    我免不得长叹一声,找出程易江的号码拨了过去。

    他倒是很快接了电话。

    上来的一句就是:“花收到了?”

    得,我都不用问,他直接就招了。

    我暗暗咬了一下牙,忍住要质问他的冲动,努力平心静气地问道:“为什么送花给我?”

    他听完哼笑一声:“没什么为什么,想送就送了。”

    “程总!”我对他的态度真是恨得牙根痒痒。

    偏偏他浑然不觉,甚至以此为乐:“余总,这是合作伙伴间正常的沟通交往,你别多想,除非你本来就对我有什么想法。”

    我:“……程易江,你再胡说的话,我真的要翻脸了。”

    “哟,终于不叫程总了。”他笑的更畅快了些,“翻脸?你要怎么翻脸?要骂我吗,还是冲过来打我?”

    ……什么叫有恃无恐,这就叫有恃无恐!

    程易江算是吃准了我只是嘴皮子上跟他斗上两句,真要是动起真格的,我怕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是,我没底气。

    我不光要用他的钱,我还欠着他天大的人情,我哪有那个立场去跟他撕破脸面呢?

    但是人都有脾气吧,我就算欠他再多,我也不用去受他这个气。

    我握紧拳头,深呼吸一口,冷硬着声音道:“以后别送我这些东西了,我不喜欢,也不需要。”

    程易江也不似方才那般玩笑,语气稍稍敛了起来:“对待每个男人,你都是这么不近人情吗?”

    “这不是不近人情,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这么做才是失礼。”

    程易江闻言沉默片刻,而后沉哑着嗓音缓缓道:“我就是喜欢你,也不行吗?”

    就是喜欢我……

    苍天啊,能不能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我怎么就突然转了桃花运,身边的男人一个两个都说喜欢我呢。

    而我真正放在心里的那个,对我又是若即若离的,真是太戏弄人了。

    我捏紧手机,一时之间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是毫不留情地回拒掉他,还是直接挂掉电话,那样他应该也就知道我的态度了。

    再三想了想,我还是选择了前者。

    “程易江,你说你……喜欢我,我很感谢。你很好,很帅,又有钱,会有很多女人为你倾心。但我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的心里只有他一个,就算是遇到再好的人我也没办法再动心。所以,很抱歉,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表白和好意。如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抽身,希望你能明白。”

    我字字句句说的清楚,相信程易江也听懂了。

    他的呼吸沉了沉,似是有些着怒。

    像他这样的男人,或许活到现在从来不会有女人推拒掉他们,他们有钱有势,他们无往不利。

    只是这世上总有金钱和权势买不来得不来的东西,人心可以轻易收买,也可以无坚不摧。

    还是荣岩说的那句话,我要守好自己的心,也能够守得住。

    程易江大概是真的生气了,没再说什么就摔了电话。

    我站在原地听着忙音,心里竟然一片平静。

    抱着那一大束玫瑰走出去,那几个小姑娘又开始起哄。

    我无奈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走过去,把花放在公共区。

    “喜欢的话就拿回家,不喜欢就让清洁阿姨收走。”说完我转身要回办公室。

    小张见此喊了我一声:“余总,这么漂亮的花……”

    我打断她:“花是漂亮,但送花的人我不喜欢。下次要是再有这种事情,记得别让进来。”

    “那就是一概不收?”

    “嗯,一概不收。”

    反正我念着的那个人又不会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