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8章 有事要拜托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8章 有事要拜托你

    

    早晨的送花风波并没有影响我一天的心情。

    上午看完几份文件,我打了内线让邹楠过来一趟。

    经过上次余氏换帅的动荡和风波,在公司内部相当多的一部分人辞职或是撤换后,她还能屹立在原先的岗位不倒,对此我还是颇为钦佩的。

    而且她自己似是也想明白了,懂得朝我靠拢,我也看重她的能力,因而将过去的事情都抛在一边,大家和平共处,愉快做事。

    这次找邹楠过来,主要是她提交上来的财务报表有些问题,我想找她问清楚。

    快要到年底了,每个公司都开始核账,这可马虎不得。

    她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坐到我面前,戴着黑框眼镜显得格外干练。

    我轻笑着把文件放在桌上,没开门见山地说正事,而是先寒暄了两句。

    我听说邹楠的父亲近来身体好像不太好,便问她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了。

    邹楠扶了一下眼镜,神色平常:“肾脏出了点问题,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很快就可以做手术了。”

    我闻言既觉得欣慰又觉得挺新奇:“据说有钱也不一定能等到肾源,还得需要很大的运气。”

    邹楠的目光微微一闪:“是啊,运气比较好。”

    简单说了两句,我就打开文件夹,开始指出我不太明白的点。

    邹楠都一一解答了。

    我也不是外行,听她一说大多能都理解。

    只是独独有一笔账,我不太清楚支出的名目。

    邹楠见我问了,沉默片刻,而后不急不缓地解释起来。

    她说这是跟香港一家公司的资金借用协议,帮助其上市,等到时候连本付息再转回来。

    先不说这笔交易合不合法,单单是实施都不可能。

    这么大一笔钱从余氏支走,我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了更不会同意。

    邹楠看上去也有些无奈:“这是以前余淮林余总签下的。”

    余淮林签下的。

    我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只剩下躁意和气愤。

    他当真是什么生意都敢做,就不怕这样被人查到,毁了公司吗?

    更何况余氏本身就元气大伤,都自顾不暇了,又拨出去这么大一笔钱,万一受到什么冲击,到时候又该怎么应对。

    我捏紧手中的笔,颇有些心乱如麻的滋味。

    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我看向邹楠,问她这笔钱什么时候能收回来。

    邹楠说年底前就可以,不会影响整个年度的账务。

    我点点头,觉得若真是能按时收回来,事情倒不会发展的太糟糕。

    待她要走的时候,我又叮嘱她一句,一定要密切留意这笔资金的动向,随时向我汇报。

    邹楠微微一欠身,然后面容平静地走了出去。

    她走后,我坐在原处还有些怔愣,心里也着实揪着放不下。

    这笔账一天不收回来,一天就是个定时炸弹,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了捅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但又一想,发现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措施去解决,只能等。

    那就盼着,事情能顺利地过去吧。

    【本文首发小说网(http://),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章节~】

    ……

    下午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陆老爷子派人打来的。

    陆老爷子会找到我,我其实并不意外,甚至早有预料。

    听完那边的人说的话,我应了声,收线后就立马起身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正要离开,我听到手机“叮”得响了声,拿出来一瞧,居然是陆敬修。

    他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

    我看到了只觉得一阵懊丧。

    陆敬修现在主动约我吃饭,我是多高兴啊。

    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刚才陆老爷子的人告诉我,让我现在去见一见老爷子,但不要声张,任何人都不要透露。

    我对陆敬修原本没什么可隐瞒的,不过我对陆老爷子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他的意思,我犹豫着要不要违背。

    思索再三,我决定先去医院看看,听听老爷子要跟我说些什么,到时候再告诉陆敬修也不晚。

    于是我满心不情愿地回复过去:“不了,我晚上有点事,明天再约好吗?”

    过了会儿,手机又进了条短信。

    “好。”

    ……

    开车来到医院的住院大楼,我依照上次的记忆去到了陆老爷子的病房。

    这一次病房前没有那么多人守着了,只有一个人站在门口,看到我之后,他抬步迎上来。

    “余小姐?”他不确定地叫了声。

    我点头应下来:“我是。”

    “您好,我是陆董事长的私人律师,我叫袁振。董事长已经等候多时了,您请进。”说着他替我打开病房的门。

    走进去之前,我略略地打量了他一眼。

    他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很讲究,长相也很斯文。

    不过他全身上下最出彩的应该是眼睛。

    精明得像是能洞悉一切的眼睛。

    很快我收回目光,轻步走进了病房。

    陆老爷子此时正平躺在床上,阖着眼睛,手上还是插着针管,样子看着还是很虚弱。

    我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叫醒他,但当我一走到病床前,他便发觉了,睁开了眼睛。

    “你来了。”他的声音嘶哑得厉害,还挣扎着像是要坐起。

    我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他,给他的身后垫上枕头,“您小心。”

    陆老爷子最后坐稳了看向我时,呼吸还是有些沉重,喉咙也咕隆着,像是有点难受。

    我见此便担心道:“您还是先休息吧,有什么话可以改天再说,我会经常来看您。”

    陆老爷子闻言轻摇了摇头,沉缓着说:“不用……我没事。找你过来,是有件事要拜托你……”

    从陆老爷子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拜托”这两个字,我着实是有些受宠若惊。

    包括上次,我跟陆敬修一块过来,他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让我帮着劝劝陆敬修。

    那大概也是属于一个父亲的请托。

    我微微躬身,发自内心地敬重道:“有什么话您尽管说,我在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