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9章 不会轻易听人说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9章 不会轻易听人说教

    

    陆老爷子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然后用一贯严肃的语气开口,只是这时候多了几分虚弱:“你跟老三,你们两个……以后确定要过到一起?”

    我虽然有些意外老爷子会这么问,但答案是很明确的:“是。”

    “好、那好……咳咳……那我告诉你,以后我会把公司给老三,但他要接手没那么容易……我说的话他不会听,你在他身边,多提醒着他……”

    我心下一凛,突生一阵凉意。

    之后老爷子又断断续续说了很多,好多次都咳得不像话,我都想去找医生了,却还是让他拦下。

    到最后,待他终于把想说的都说完了,我才找到机会劝上一句:“您现在不能多操劳,得好好休息。等您好起来,亲自跟敬修说,他会听的。”

    陆老爷子闻言勉强笑了一下:“别安慰我了,那个臭小子会听我的才怪。这三个兄弟里,数他最叛逆。也难怪,他从小就不在我身边,对我这个父亲也没多少感情……咳咳……”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

    按理说感情深浅都是双向的,既然陆敬修对他父亲没什么亲情眷念,那后者为什么会如此偏疼这个小儿子呢。

    甚至于把毕生心血都给了他。

    但让我疑惑的这些,我并不能直接问出来,在陆老爷子面前,我只需要装的乖巧懂事就好。他疼陆敬修,不代表会对我有什么优待,我心里有数。

    扶着老爷子躺下,我正考虑着要不要留下来照顾一段时间,就听到他沙哑着嗓子,疲惫地说:“让袁振进来。”

    袁振就是刚才在门口的那个男人,好像是老爷子的私人律师。

    这个时候找律师过来,我免不得会多想。

    不过多想还是无用,轻声应下之后,我悄声走了出去,一打开门就看到袁振还站在原先的地方。

    他看到我先是淡淡一笑,极具客套,然后问我:“董事长要找我?”

    我在心里暗叹一声料事如神,接着就侧开身体,示意他走进去。

    袁振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也如我刚才那般,不经意地打量了我一眼。

    我曾经对他生出的那些评价,估计他自己心里也有了一套。

    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病房的门被关上后,我在门口站了会儿,之后就抬步离开了。

    我想这里并不需要我,陆老爷子会找我过来,也仅仅是想让我当一个传声筒,他跟陆敬修之间的传声筒。

    他觉得陆敬修不会听他的话,就想让我代劳,觉得陆敬修怎么都会给我面子。

    但他还是料错了一件事,他的小儿子啊,可不会轻易听人说教,哪怕那个人是我。

    有些时候,我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无力。

    ……

    离开医院回到车上,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下来了。

    现在就算是回家也是一个人,冰箱里也空空如也,想了想,我决定在外面解决一顿。

    最近这段时间没好好吃饭,总觉得胃有些不舒服。

    谁的身体都不是铁打的,我也惜命着呢。

    找到一家看着挺不错的韩料店,我进去点了份年糕火锅,还有炒饭,酸酸辣辣的应该挺开胃。

    菜品上桌,我脱了外套就开始大快朵颐。

    正吃得头冒热汗呢,突然有个人走到了我面前。

    我以为是服务员,刚想抬头说我没什么需要的,就看到一个挺熟悉的身影。

    陆敬希……

    我下意识地咽了咽,心里也顿时有些紧张。

    但陆敬希却是神色如常,他走到我面前的位子坐下,像往常一样笑的温和又无害:“自己一个人?”

    我点点头,想起什么之后赶紧拿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

    “挺巧的,我也是一个人。刚才还在想要吃什么,结果路过看到了你就进来了。怎么样,这家的东西好吃吗?”他一本正经地解释为什么会来,还问我东西好不好吃。

    我觉得这情况有些尴尬,不过也无法避免,就只能僵硬着继续点头:“还不错……”

    陆敬希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招手叫来服务生,点了跟我一样的套餐,又要了两碗汤。

    我看着他自然得不得了的动作,心里除了凌乱,那就是费解了。

    陆敬希干嘛要找上我啊,他有什么目的啊……

    还有上次,我们偶然碰见,他知道是我生日还送了我一只大笨熊,至今还在家里储藏室待着呢。

    我向来秉持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我跟他完全没什么交情,身份的鸿沟也在这里摆着。

    他要是像陆敬峰一样对我冷嘲热讽、万分看不上的话,我觉得挺正常,可他这样“热情”得过了头,我就觉得有点不妥了。

    我在这边乱七八糟地想着,陆敬希却像是根本没察觉到我心思的纠结,甚至自顾自地把外套也脱了下来,里面穿着黑色的毛衣,嗯……看上去还有点帅。

    陆家的这三个兄弟啊,每一个推出去都是祸水级别的,真考验人坐怀不乱的定力。

    不过鉴于我已经“收服”了其中的一个,“免疫”级别也就提高了不少。

    因而此时此刻,陆敬希这样的男人坐在我面前笑的再勾人,我也能垂下眼睛继续面不改色地吃东西。

    很快他也加入了吃东西的行列,而且吃着比我还香的样子,真像是饿坏了。

    难道他刚才说的是真的?

    他真的是出来找地方吃饭,偶然碰到我的?

    存着疑惑吃完饭,我想直接结账离开,谁知道陆敬希一个快步挡到我面前,神情依旧温和,还带着些商量的语气:“时间还早,一起坐着聊聊吧。”

    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些警铃大作,心想着完了完了,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想到这,我还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这一次陆敬希应该是能猜出些我心里的想法了,只见他无奈一笑:“我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也没有什么恶意,我只是想跟你说一说,老三跟父亲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