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1章 用婚姻的方式帮你摆脱困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明明知道陆敬希可能不怀好意,明明知道问下去的结果或许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

    想问问他,究竟隐情是什么,究竟我不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但刚才还侃侃而谈的男人,此时却是一副不愿在多言的样子。

    陆敬希拿起自己的外套,神色如常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站起身就要走。

    这回是我拦下了他,没有他这样的,话说了一半,就要走

    陆敬希的眉眼敛了敛:“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去问老三,我相信他会告诉你的。”

    我张了张口,打算说些什么。

    他却又紧接着道:“除非,你不敢去,或者是担心他不愿意坦诚相告。三弟妹,对你们的感情有信心一些,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以后你们怎么可能走到最后呢”

    话音落下,他径直走了,留我在原地僵愣着,好半天,我才拿过自己的衣服,穿好之后也离开了餐厅。

    开车回到家,我有些恍惚地换了衣服,洗了澡,之后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拿出手机翻看着。

    下班之前陆敬修给我发过一条短信,问我有没有时间一块吃饭,我当时急着去见陆老爷子,就回绝了他。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是已经回了家,还是依旧在公司加着班。

    都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个工作狂,而且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他应该也不会松懈。

    我躺在床上滚了一圈,纠结得不得了,不确定现在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就算是打了,我要说什么呢

    直接问当初他为什么要跟我结婚,问是不是遵从他母亲的遗愿,如果是的话,他的母亲又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跟我有什么渊源吗

    我发现自己想问的太多太多,而陆敬修的会回答的却太少太少。

    我甚至都能预想到,我问出这一大串问题之后,他长久的沉默,还有无声的推拒。

    最后终是一场空。

    可是有时候人即便知道前路行不通,却依旧想要试一试。

    要不然的话,只留在原地打转,会把人给逼疯的。

    我长吸一口气,觉得心里还是有些慌,便又吸了好几口,而后才找出他的号码拨了过去。

    陆敬修的声音倒是很快传来:“回家了”

    我咽了咽:“嗯,回来了。”

    他低低应了声,再无话。

    我的心里却藏着千言万语,等到要说的时候,一时却找不到话头。

    好在陆敬修给了我足够的耐心和时间,等到我开口的时候,他也没有不耐烦地挂断。

    我小心翼翼道:“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今天说出来,希望你能如实地回答我”

    “什么事”他的3;148471591054062声音很轻淡。

    我却还是紧张得不行,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稍稍有些颤:“我从来没问过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又为什么要离婚。本来我觉得,只要我们现在和以后能在一起就可以了,以前的事我不在乎。可是不说出来,我心里总像是别着一根刺所以我就想问问,你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断续了几下说出来,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不安和窘迫,反倒是蓦地平静下来。

    豁出一切去估计就是这个滋味,无论答案怎么样,结果怎么样,反正问是问出来了,我再也不用憋在心里一个人较劲了。

    只是陆敬修的回答依然很重要,我悄悄秉着呼吸,等着他开口。

    不过在这之后很长的时间都是静默,他此般反应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约莫着过了一两分钟的时间,我才听到他低缓着声音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件事情来了”

    我的舌头打了个弯儿,没把碰见陆敬希的说出来,怕他多想,只道:“就是偶然想起来了”

    陆敬修又顿了会儿,之后声音更低哑了些:“那个时候你并不认识我。”

    我应了声,确实如此。

    他接着说:“但我却知道你。”

    我的心开始跳的很快,而且莫名的有种预感,难道陆敬希说的是真的陆敬修从他妈妈那里知道了我的存在,才会推掉他以前的婚约,转而跟我登记结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算什么呢

    连一颗棋子都算不上。

    陆敬修那边传来清浅的脚步声,应该是他换了个地方。

    我顾不上他在哪,全心还在想着刚才那个话题,还有他说的话。

    “你说你早就知道我,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你常年待在英国,我从没出过南城,我们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见到。”

    “是通过其他的方式。”他说。

    “哦,是什么方式我为什么想不出来,完全想不到你为什么会找到我跟我结婚。”

    我的语气有些激动,声调也控制不住地上扬起来。

    倒不是我真的失了控,我只是在逼他,逼他把话说清楚。

    我是爱他没错,是愿意容忍他没错,但不代表我会甘心做一个傻子,被蒙在鼓里还傻傻地望着天,自欺欺人说无所谓的傻子。

    人总要活个明白吧,之前我或许还能忍下去,但此时此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问清楚。

    只要他今天都摊牌说了,那我可以保证,以后绝对不再提旧账。

    当然,如果他不说,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充其量只是继续忍。

    等到哪一天真的忍不下去了,我再好好审视我们两个的未来。

    审视一段感情中只有一个人擅长妥协和忍耐,到底能不能走的长远。

    还有像陆敬希说过的,没有绝对的信任加持,我跟陆敬修要怎么走到最后。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似是轻叹一声,很轻微,我不确定听得是否清楚。

    在这之后不久,他沉哑着声音道:“我的母亲,跟你的父母是旧友。她离世之前对我说过,让我找到你,好好地保护你。我才会用婚姻的方式,帮你摆脱那时的困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