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2章 我们么就这么算了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他母亲跟我亲生父母的交情,他才会用婚姻的方式帮我摆脱困境。

    这话听着离谱,但细想起来却又是无比的合理。

    若非如此,当初跟我毫无交集的他怎么会找上我,还“纡尊降贵”地要跟我结婚。

    我当时还想当然地以为人家要利用我,可我身上有什么能让人利用的地方。

    有什么能让他这个陆三少利用的地方。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和态度去面对这样的情境。

    按理说我除了惊讶之外,不该有其他的情绪的,可是我的心里真的堵,堵得难受。

    我将手机稍稍拿远了些,兀自在一边深深吸着气,然后就听到那边的男人继续说道:“对于现在的你我来说,过去并不重要。”

    我听完认同地点点头,缓缓开口:“是,是不重要。之前我总认为过去并不是多愉快的经历,极力地想摆脱那段记忆。我满心规划的,只有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顿了顿,我轻叹一声,接着说:“可是我有些不太明白,如果你是因为那个原因跟我结的婚,为什么没有坦白告诉我你是觉得没必要,还是在顾虑着什么呢”

    “余清辞”他的声音沉了沉。

    我却是有些不依不饶:“都到了现在,还是不能都说出来吗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了,有什么话都别藏着掖着,想什么都说出来。我自认一直都遵守着这个约定,而你呢,你什么都不跟我说。甚至去了一趟英国之后,你开始对我那样冷漠。我装着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待在你身边,你以为我是不在乎我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得出来。我只是尊重你的想法,相信你的真心。但从你身上,我从没感觉出这些。陆敬修,不如今天你就明明白白告诉我每一句,你到底还爱不爱我,到底想不想继续跟我一起过下去。如果你说不想,那我二话不说,一定会离你的生活远远的,死缠烂打的事我做不来。如果你说还爱,那就拜托你表露出几分真心,别让我像个可笑的小丑一样,一个人唱着可悲的独角戏”

    这番话说完,气氛像是凝滞住了一样。

    我在这边压抑不住激动和忧伤,而陆敬修呢,他的呼吸也似是沉了几分。

    但也只是如此。

    我没再继续说,他也没出声。

    我用双臂抱着腿,下巴靠在膝盖上,整个人像是裹上了一层壳,压得我喘不过气。

    方才说的那些话,有些是藏在我心里好久好久的,有些则是情之所至脱口而出的。

    但无论是哪种,都是我的真心话。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要被这个男人逼疯了。

    但凡我少爱他一点,少依赖他一点,我可能就会中途放弃了。

    一个不能完全对你敞开真心的男人,一个无论什么事都把你排除在外的男人,哪怕是再好,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无非是让自己伤心罢了。

    但世上的感情真的不是说断就断的,就像是我对陆敬修,就算是再觉得伤心难过,可一想到他,一见到他,整颗心还是会忍不住沉迷。

    情深入骨,病入膏肓。

    想到这,我突然笑了一下,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你是不是就仗着我喜欢你啊,觉得我喜欢你,就可以随便地对待我了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太倒贴,太犯贱。就为了你你这么一个男人,我干嘛那么憋屈自己啊。反正你不稀罕我,又不心疼我”

    我吸了吸鼻子,装作欢快地开口:“要不然,我们就这么算了吧。别为难你自己,也别为难我了。以后你找个自己喜欢的,好好对待人家姑娘,别总是把人晾在一边。再深的感情,都经不起这样的消磨和践踏。至于我,我也会重新找一个,找个能全心全意待我的,把我疼在心上的。我长这么大没什么人疼,以后找个伴儿,可不能再委屈自己了。”

    又顿了顿,“再见吧,陆敬修。”

    然后我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关了机。

    趴在床上将脸埋在手臂里,我再也不用强忍着不在乎,不在意,想哭就直接哭了出来,放声大哭。

    跟在陆敬修身边那么长时间,我连哭一场都得瞻前顾后,有时候还得偷偷摸摸的。

    人的情绪在被压抑到一个极点之后,总会出现崩塌和反弹。

    我觉得刚才就是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地方触发了我心里最痛的那个点,情绪爆发就在所难免。

    但在发泄过后,没过多长的时间,我脑袋里那根叫理智的弦好像又绷起来了。

    我跟陆敬修说了那些话,他听了应该是生气了吧,倒是不一定会伤心。

    反正我在他心里没什么分量。

    可还没伤敌八百,就先自损了一千,我不可避免的,有些后悔了。

    如果时光能够重来一次,我不一定会做出同样的事。

    但事实如此,做已经做出来了,要说畅快,也真的是畅快。

    把所有的疑问和忧伤都藏在心里,这样才不是我的风格。

    余清辞啊,从来都是不会一味把苦果往自己肚子里咽的性子。

    别人伤了我,我通常会原路甚至数倍地奉还回去,没有例外。

    不,是3;148471591054062曾经没有例外。

    遇到了陆敬修,就是我此生最难以预料、难以把控的例外。

    好在,现在终于要慢慢回归正轨了,那些我掌控不了的存在,我宁可抛弃。

    毕竟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了,不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